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12 2019年6月24日 星期一

六四30周年纪念日前夕中国当局强力维稳并封锁信息


1989年6月4日凌晨天安门广场解放军装甲车突入镇压后场景

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八九民运六四屠杀30周年这一最刺痛中共敏感神经的纪念日即将到来之际,中国当局展开强力维稳,多位异见人士人士“被上岗”或“被旅游”,还有的被失踪和拘留。

据网上消息,安徽前检察官、异议人士沈良庆失联一周后,近日被证实从5月16日起就遭“寻衅滋事”刑事拘留。多次被抓的沈良庆经常在网上发表评论文章,并接受外媒采访。

5月28日午夜,北京民主维权人士、新公民运动的活跃参与者张宝成被抄家和抓捕。据张宝成家人说,警察称是涉枪,但外界质疑张宝成被抓与他推特转发有关六四的帖子有关。

此外,北京维权人士追魂等6名北京宋庄艺术家5月28日下午在南京失联,电话和微信全都联系不上 。据悉,这6位艺术家正在进行良心运动在中国巡展的途中。记者星期三晚间联系追魂的家人,被告知仍然没有任何消息。

中国资深自由媒体人高瑜的儿子赵萌5月29日傍晚向美国之音证实,高瑜当天已经被当局带走外出旅游,具体去处不明。他会在晚些时候争取联系她。

记者:“今天被带走,您知道是什么地方?云南还是什么地方?”

赵萌:“不知道。我早上上班去了,下午回来,这人没了。”

记者:“完了也没给你留个信儿,微信或者什么其他的?”

赵萌:“没有。她给我留信让我喂猫的时候我正开车呢,没法给她回。晚上再联系吧。”

高瑜八九民运时期担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因参与学运6月3日被逮捕,一年多后才获释。

中国人权活跃人士、欧盟萨哈罗夫人权奖得主胡佳告诉美国之音,他将于星期四上午“被旅游”。

胡佳:“这肯定是要离开北京的。跟过去一样,跟过去15年的状况是一样的。本来今天就要走,但是他们那边有些事情,所以说明天早上走,6月5号回北京。”

记者:“张宝成,我看网上消息说昨天被带走了,你还有知道什么其他人吗?”

胡佳:“我这几天就是联系不上我的好朋友齐志勇,他是六四伤残者。他因为有这个透析,他是无法离京的。但是我联系不上他,很奇怪,就是他是不是被限制了。很有可能他被当局限制,比如说给他的电话设置技术性的障碍。因为他是六四伤残者,他的腿被锯掉了,所以他是一个活的证据嘛。所以,严厉限制他在那个期间见到媒体记者呀之类的。”

此外,北京维权人士李蔚因母亲生病拒绝离开北京,但被告知将“被上岗”。

刘蔚说:“是要上岗,但是因为我这两天我母亲身体有病,我这两天在我母亲这儿照顾她,可能会晚两天。已经跟我打招呼了。我不出去,但是上岗,我拒绝出去。”

30年来,六四一直在中国大陆是一个政治禁忌,政府至今对镇压期间到底有多少伤亡没有说法和解释,任何有关六四的信息都遭审查和删除。个人纪念活动都遭到限制和警告,甚至抓捕。

中国当局将有关六四的记忆从一代人身上抹掉。有大量报道显示,中国目前绝大多数70年代末以后出生的人没有听说过六四,即便知道的也多数是通过翻墙或者到港澳台及海外以后才得知的。

海外民运组织计划今年举办各种纪念活动,尤以在美国华盛顿和纽约的将会非常隆重。此外,在六四屠杀后曾有一百多万愤怒的港人走上街头抗议的香港,支联会自六四后,每年都在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举办要求平反六四的纪念烛光晚会,往往都有十来万人参加,显示港人拒绝遗忘六四的历史。

由于近年中国政府加紧打压香港“一国两制”下“两制”的自治空间,限制港人的言论自由权利,令外界批评“一国两制”严重走样变形,民怨高涨。预计,香港今年会有人数或创纪录的各种纪念活动。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