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6 2022年1月21日 星期五

塞尔维亚中资企业雇佣越南劳工,非人待遇被批当代奴隶制再现


在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以北50公里的塞尔维亚北部城镇兹雷尼亚宁附近,越南工人在一家中国汽车轮胎工厂建筑工地工作。(2021年11月18日)

中国政府近年大力发展一带一路项目,在巴尔干国家投建项目成为挺进欧洲重地。然而,近期山东玲珑轮胎在塞尔维亚的工厂因为生活和劳动条件苛刻恶劣,引来雇佣的大批越南工人不满和抗议。尽管欢迎中国投资的塞尔维亚官方极力维护,塞尔维亚人权组织以及欧洲议会均表示,非人道的劳动和生活待遇完全不应该是一个欧盟候选国所应有的作为,而雇佣工人过程中出现的欺诈和人身自由限制更是几近恶劣到人口贩卖的程度。

塞尔维亚中资企业雇佣越南劳工,非人待遇被批当代奴隶制再现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0:12 0:00

中资企业雇佣的越南劳工爆发抗议

今年11月中旬,位于塞尔维亚北部城市兹雷尼亚宁的数百名越南工人举行罢工,抗议他们极其恶劣的生活和工作条件。之前几个月内,大约500名来自越南的工人在当地一家中国投资的轮胎厂建筑工地工作。工人们住在简陋拥挤、连床垫都没有的上下铺宿舍内,没有热水、暖气和电,也没有基本的医疗保障。这并不是工人们的第一次罢工:之前几个月中已经有过两次抗议拖欠工资和食物短缺的罢工。消息传出,立刻引起了各大媒体的注意,也将这家工厂背后的中资企业——山东玲珑轮胎股份有限公司推上风口浪尖。

塞尔维亚兹雷尼亚宁一家中国汽车轮胎工厂的施工现场。(2021年11月18日)
塞尔维亚兹雷尼亚宁一家中国汽车轮胎工厂的施工现场。(2021年11月18日)

2019年3月30日,中国山东玲珑轮胎股份有限公司欧洲工厂在塞尔维亚兹雷尼亚宁(Zrenjanin)市举行项目开工仪式。该工厂总投资约10亿美元,年产量约1千3百万只轮胎,规划总建筑面积近40万平方米。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Aleksandar Vucic)在开工仪式上致辞说,玲珑轮胎的投资能为当地创造1200个就业岗位,提高当地居民收入水平,并将吸引更多中国企业在兹雷尼亚宁工业区投资。

兹雷尼亚宁是玲珑轮胎第二个海外工厂。就在3月30日项目启动当天,玲珑轮胎同时宣布冠名塞尔维亚足球超级联赛,并且冠名签约中欧国际象棋精英赛塞尔维亚站比赛。当日风光无限的玲珑轮胎不料想在近两年后以“虐待劳工”的恶名登上热门新闻。

这500名越南工人的遭遇引起了塞尔维亚两个组织的格外注意:一个是致力于保护经济和社会权利的非政府组织A11,一个是反贩卖人口组织ASTRA。根据两个组织共同发布的调查报告,这些工人住在拥挤的宿舍里,500人共用两个厕所,没有干净的饮用水和热水。报告称工人们工作时没有得到足够的安全保护,劳动时间长,工资被拖欠。ASTRA的代表缇娜‧皮斯库历蒂斯(Tina Piskulidis)认为,这些越南工人和服务于中国企业的越南中介签署了为期12个月的协议,协议语言却是他们看不懂的英文,工人们的护照被没收,行动受到限制,以上种种已经构成了人口贩卖的特征。她补充说,“这些工人签的协议上并没有标明劳动开始的日期,他们也没有钱自己买机票回越南。”

塞尔维亚北部城镇兹雷尼亚宁附近一家中国汽车轮胎工厂建筑工地工作的越南工人光着脚站在工房前。(2021年11月18日)
塞尔维亚北部城镇兹雷尼亚宁附近一家中国汽车轮胎工厂建筑工地工作的越南工人光着脚站在工房前。(2021年11月18日)

严格说来,雇佣越南工人的直接雇主是玲珑轮胎厂塞尔维亚项目的承包商 ——中国能源建设集团天津电力建设公司。该集团在新闻爆出之后发表了一份声明说并未违反塞尔维亚的法律,收走工人的护照也只是为了办理临时居住和工作以及打疫苗所需要的证件。

位于纽约的NGO“中国劳工观察” 执行主任李强也注意到了近期中国在海外一带一路项目建设中出现的劳资纠纷问题。他告诉美国之音说:“中国企业的一个问题就是要节约成本。在塞尔维亚,当地劳工成本肯定比在印尼,越南,或者中国的劳动成本高。一个原因是这些人好管理。塞尔维亚有工会,工人有一定的工作时间,他不加班你没办法。如果被侵权,受工伤,可能法律规定要赔偿。像中国,或者印尼,还有其他的地方,工人其实没有保护的。公司想要工人加班多少时间就加多少时间。”

越南劳工梦醒海外挣钱路

著名调查报道组织网站《巴尔干观察》(Balkan Insight)11月29日发布长篇调查报道,称这几百名越南工人遭到“系统性剥削”,他们的遭遇甚至涉及人口贩卖。从该报道展示的多张照片来看,这些越南工人的宿舍像极了九十年代中国蜂拥进入城市工地打工者的居住地:拥挤逼仄的上下铺,宿舍里堆满杂物,床上甚至没有床垫;屋外鞋架上摆着泥泞的球鞋,有一排公用的自来水龙头供大家使用。

在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以北50公里的塞尔维亚北部城镇兹雷尼亚宁附近,在一家中国汽车轮胎工厂建筑工地打工的越南工人和塞尔维亚警察站在工房旁。(2021年11月18日)
在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以北50公里的塞尔维亚北部城镇兹雷尼亚宁附近,在一家中国汽车轮胎工厂建筑工地打工的越南工人和塞尔维亚警察站在工房旁。(2021年11月18日)

《巴尔干观察》取得的一份英文合同上写明,如果工人试图组织工会或者抗议,可能会遭开除。每天工作9小时,每个月工作时间26天。这一条已经违反了塞尔维亚每月最高192小时工作时间的劳动法。在为期12个月的合同上,工人有12天年假时间,但是只能在合同期满之后使用。如果工人在第一个月表现不佳,将拿到比合同规定少的工资,而此条也违反了塞尔维亚劳动法的规定。如果工人被开除或者自己终止劳动合同,回越南的机票费用需要自己解决。

《巴尔干观察》还发现,除了中国能源建设集团天津电力建设公司,还有一家中国公司 – 四川鼎龙(音译)电力工程有限公司,也曾为玲珑轮胎从越南雇佣工人。

根据合同,越南工人的月工资约为700欧元,这大概是他们在越南薪资的四倍。(根据德国之声报道,记者实地走访后,工人告诉她月工资为425欧元)这些工人在来塞尔维亚之前向一家名为SONG HY GIA LAI COMPANY LTD.的越南中介机构支付了2000美元的中介费,并且被要求签署一份“不得参加或煽动抗议、罢工、示威”的保证书。该保证书强调,如果有任何纠纷,工人可以提出申诉,但是在问题解决之前,工人必须坚持上班。《巴尔干观察》采访的一名越南工人说:“我们也不知道塞尔维亚的法律是怎样,这些文件叫我们签就签了。” 另有一名越南工人告诉美联社,他们没有医疗保障。曾有工人出现疑似感染新冠的症状,但也只是被告之留在宿舍不要外出。

“中国劳工观察”执行主任李强(照片由本人提供)
“中国劳工观察”执行主任李强(照片由本人提供)

工人们还必须签署一份“遵守纪律”的文件。文件规定,如果因为违反规定被送回越南,工人必须向公司支付约4000美金(办签证居留证和体检等服务的费用),另外机票自理。除此之外另有一份“不逃跑”协议需要签署。此协议规定,如果工人离开工作场所,需在一周内缴罚款约2200美元。塞尔维亚非政府组织“Zrenjaninska Akcija”的米索‧日瓦诺夫(Miso Zivanov)在探访工人宿舍后告诉美联社说,这些越南工人5月份就来到工地,只领到过一次薪水。他们现在想返回越南,但是护照和身份证件已经被中国雇主拿走。

李强告诉美国之音:“(中国企业)把在中国的那种模式通过一带一路扩大到全球。这个模式是在中国比较适用的,但是现在中国工人用工成本上升了,他就转向其他更廉价的国家的工人,比如越南,非洲。管理模式都是一样的,比方说扣护照,虚假承诺,欺骗性的招募政策等等。中国其他一带一路的项目都面临和这个工厂一样的问题。”

“中国投资者是塞尔维亚的救星”

根据塞尔维亚国家援助控制委员会的消息,山东玲珑轮胎在考察其他中东欧国家之后,之所以选择了塞尔维亚,主要原因是塞尔维亚免费提供了95公顷的土地,并且承诺在2024年底前为招募1,200名工人提供7千5百万欧元的补贴。

从匈塞铁路,到河钢斯梅戴雷沃钢厂、紫金博尔铜矿,到玲珑欧洲厂,近年来,塞尔维亚成为中国一带一路项目通过巴尔干挺进欧洲的攻坚重地。塞尔维亚也是最早获得中国新冠疫苗的欧洲国家之一。2020年3月疫情爆发初期,中国专门向塞尔维亚派出医疗专家组和捐赠16吨包括呼吸机和防护服在内的医疗物资。

今年11月17日,塞尔维亚劳动部在网站发文称,玲珑轮胎的越南工人均为合法工人,劳动部已经派人对工地进行调查。11月19日,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对记者表示:“已经派人调查,还要怎样呢?是要我们毁掉9亿美元的投资,让兹雷尼亚宁止步不前吗?”他还反唇相讥道:“你们真的关心越南工人的待遇吗?得了吧,你们连塞尔维亚工人的待遇都不关心。”

作为一个2014年就开始启动加入欧盟进程的国家,塞尔维亚境内出现如此严重的劳工待遇问题,欧盟无法视而不见。欧洲议会一些议员指出,这些越南劳工简直是“当代奴隶”。议会七名议员发表声明,呼吁塞尔维亚各政府部门尽快采取行动:“作为一个想加入欧盟的国家,(塞尔维亚)不可以容忍这种在自己领土上剥削工人和疑似贩卖人口的工厂”,“塞尔维亚政府在强迫用工问题上保持沉默无异于纵容现代奴隶制”。

欧洲议会议员薇欧拉·冯·克拉蒙。
欧洲议会议员薇欧拉·冯·克拉蒙。

欧洲议会议员,德国绿党和欧洲自由联盟成员薇欧拉·冯·克拉蒙(Viola von Cramon-Taubadel)在接受美国之音越南语组采访时表示,希望像2019年39名越南人惨死英国卡车这样的悲剧不再发生。她说:“我觉得我们在和中国企业合作的时候应该格外小心,尤其是发现有劳动剥削,剥夺社会权利,不让组织工会这些情况发生的时候。很显然,中国企业希望越简单越好,但是对我们欧盟国家来说,合作是要有条件的,对于塞尔维亚这种欧盟候选国家来说也应该是这样。”

塞尔维亚外交部长尼古拉·塞拉科维奇(Nikola Selakovic)对“现代奴隶制”和“贩卖人口,劳动剥削”这些批评进行了反驳,指责这是妖魔化塞尔维亚之举,是有组织的对塞尔维亚进行的政治攻击。对于欧洲议会议员的批评,塞拉科维奇回应说是“针对塞尔维亚和中国的恶毒攻击,和人权根本没关系”。

根据德国之声11月末的视频报道,这些工人已经撤离原来的宿舍。一组人被安置到附近的一家旅馆,并且被禁止和媒体接触。另外一组人被安排到了中国工人的宿舍里,还有一组工人被送往附近的村民家里。

李强告诉美国之音,因为海外媒体的报道可能给中国政府施加了一些压力,中国最近开始调整政策,比如要求领事馆去掌握中企当地的用工情况,要求他们上报违规企业。但是,他不认为情况会得到根本的改善。他说:“塞尔维亚总统出来讲话也好,中国公司也好,只是说一说而已,没有惩罚性的措施。如果没有对这种强迫劳动的行为进行法律追究责任的话,那我想他们还是会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能够继续做这种事情。”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陆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