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42 2021年12月2日 星期四

六四象征去留存疑,“国殇之柱”的创作者与港大展开拉锯战


香港大学校园里展示的悼念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死难者的“国殇之柱”。(2021年10月13日)

被视为六四最后重要象征的雕塑“国殇之柱”是否会从香港大学校园移走备受各方关注。校方周三(10月13日)在移除限期届满后一直没有采取行动。创作者、丹麦雕塑家高志活(Jens Galschiot)正透过法律途径尝试与港大校方接触。他形容,移除“国殇支柱”等同损害港人及中国人纪念及谈论历史的权利。外界关注事件会否演变为外交风波。

六四象征去留存疑 “国殇之柱”的创作者与港大展开拉锯战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9:23 0:00
“国殇之柱” 竖立港大校园逾20年。(照片提供:高志活)
“国殇之柱” 竖立港大校园逾20年。(照片提供:高志活)

“国殇之柱”由丹麦雕塑家高志活在1997年六四事件八周年的时候制作。1998年,香港大学学生会投票,通过“国殇之柱”永久在港大校园摆放。港大上周致函支联会两名清盘人,要求在10月13日周三下午5点之前移走“国殇之柱”。限期届满后校方并未采取行动。高志活强调自己是“国殇之柱”的拥有者。近日他委托在香港的律师向港大发信,要求就是否移除“国殇之柱”举行听证会。

67岁的高志活周四(10月14日)透过电邮回复媒体查询。他透露,至今仍未收到港大通知。他说,自己需要时间准备和安排新的位置摆放“国殇之柱”,包括移送到香港其他地方,但是据他了解,港版国安法下,雕塑根本不允许留在香港。

高志活:争取亲自拆卸“国殇之柱”

在电邮里高志活表示,自己有可能到香港亲自拆卸“国殇之柱”,并争取在其他地方重新展示,包括欧美和亚洲其他地方。

高志活形容,把“国殇之柱”移离已经摆放24年的位置将损害香港人及中国人纪念及谈论历史的权利。他批评港大校方要求移走“国殇之柱”有损港大声誉并留下污点。

“国殇之柱”当年由高志活连同3名助理,花了3年时间完成。他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形容 “国殇之柱”独一无二。

高志活说:“‘国殇之柱’记载着1989年发生在天安门广场的血腥镇压。让‘国殇之柱’完好无缺的一直保存下去是非常有必要的。”

他说,在“一国两制”下,“国殇之柱”得以在港大校园竖立,回忆当年,自己曾对“一国两制”深信不疑。

高志活说:“‘国殇之柱’诉说着香港的故事。当年的香港是中国境内唯一自由的地方。人们可以悼念六四,‘国殇之柱’也可以公开展示。现在的香港却连一座象征自由的雕像也容不下。中国占地 9600多万平方公里,却不能留出6平方米纪念在天安门广场死去的学生。”

2013年高志活赴港统筹“国殇之柱”维修工作。(照片提供:高志活)
2013年高志活赴港统筹“国殇之柱”维修工作。(照片提供:高志活)

如今幻想破灭,高志活最担心的是港大校方会胡乱移除“国殇之柱”,损害雕塑的结构。他盼望“国殇之柱”能有序和丝毫无损地运出香港。

高志活说:“2013年我亲自统筹雕像的维修,以混凝土把‘国殇之柱’加固,当时的构想是‘国殇之柱’可以永久竖立在香港大学校园。‘国殇之柱’经历二十多个寒暑后已十分脆弱。在拆除时必须经由专家小心处理。”

呼吁港人捡拾“国殇之柱”碎片

高志活表示,大学一般主张自由、学术讨论。港大要求移走纪念六四的雕塑是羞耻的事。若国殇之柱受损,校方必须负责赔偿。根据他的估算,重新制作国殇之柱至少要120万欧元(约1000万港元)。在他眼里,国殇之柱的历史价值无法以金钱衡量。

上世纪德国柏林围墙倒下时,不少当地人和游客到场捡起围墙碎片。高志活呼吁港人,一旦“国殇之柱”受损,要把雕塑的碎片捡起来。

“国殇之柱”被视为六四最后象征。(照片提供:高志活)
“国殇之柱”被视为六四最后象征。(照片提供:高志活)

高志活说:“碎片象征‘帝国灭亡,但艺术永存’。我呼吁香港人把‘国殇之柱’的碎片捡起。将来有集会,我会考虑使用这些碎片,重新创作‘国殇之柱’。”

代表港大就“国殇之柱”事件对外交涉的是美国律师事务所孖士打(Mayor Brown)。高志活表示,孖士打在港大要求下就移除“国殇之柱”制定短暂的限期,手法残酷不仁,形同犯罪。

高志活谴责孖士打作为美国的律师事务所,理应注重民主价值,却“支持中国共产党甚于香港法律及传统”。

香港大学回应媒体查询时表示,仍就事件继续征询法律意见,并将与相关单位按合法合理基础处理。

支联会:已无法律角色

支联会其中一名清盘人蔡耀昌上周去信港大校长张翔,要求校方让国殇之柱继续在港大竖立,以体现港大对自由与公义等价值的坚持。

他向美国之音表示,他尊重高志活所说,自己拥有国殇之柱。由于这个原因,如何处理国殇之柱应留待高志活与港大交涉,支联会没有身分继续参与。

蔡耀昌说:“支联会已在10月13日回覆香港大学。目前最合适的处理方法是由香港大学直接和高志活商讨。从法律角度而言,支联会已没有身份去跟进事件,也期望香港大学和高志活能达成共识。”

蔡耀昌期望港大校方能慎重解决“国殇之柱”风波。

蔡耀昌说:“暂时校方还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支联会一直认为,‘国殇之柱’能够继续在港大摆放是最好的安排。香港大学是高等学府,必须依法和合情合理去处理此事。

目前全球共有五座“国殇之柱”,分别安放在德国柏林、意大利罗马、巴西巴西利亚、墨西哥和香港。香港的一座“国殇之柱”刻有多个身躯扭曲面容痛苦的人,象征血腥镇压中的死伤者。雕塑的基座正面以中文刻上“六四屠杀”和“老人岂能够杀光年轻人” (The Old Cannot Kill the Young Forever)。连日来,不断有市民和游客到港大为“国殇之柱”拍照或录像。

酿外交风波对中国没好处

为挽救自己的心血,高志活联络丹麦议会部分议员,并要求丹麦外长介入事件,联络中国大使馆,希望确保“国殇之柱”能完整运出香港。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学者苏紫云表示,“国殇之柱”事件不仅涉及丹麦, 而且越闹越大。一旦酿成外交风波对北京没有任何好处。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防战略与资源研究所所长苏紫云。(照片提供:苏紫云)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防战略与资源研究所所长苏紫云。(照片提供:苏紫云)

苏紫云说:“现在欧盟在紧缩中国对欧洲国家的投资项目,避免冲击欧洲的产业安全。估计未来会把更多‘筹码’放在台湾、欧盟一方面会对中国更高度警戒,另一方面会给予台湾相对平等的空间。”

20多年前,高志活把“国殇之柱”运到香港,目的是在中国土地上竖立悼念六四的雕塑。苏紫云说,北京进一步收紧对香港的控制下,估计“国殇之柱”能留在港大校园机会十分渺茫。

苏紫云说:“不管是移到台湾,美国,还是其他欧洲国家,它原本寻求的精神将一一被消除,对香港人来说就比较可惜了。我最关心的是香港那八百万市民,现在连最基本的人权都被北京当局扑灭了。这是最令人担忧的部分。”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