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19 2019年8月20日 星期二

香港抗争者第二次民间记者会 批警方制造白色恐怖


香港反送中运动抗争者2019年8月8日召开第二次民间记者会,批评警方制造白色恐怖。(美国之音汤惠芸拍摄)

香港反送中运动大型游行示威持续接近两个月,未有缓和迹象。因应警方由星期一开始每日召开例行记者会公布官方讯息,抗争者亦由星期二开始召开首次民间记者会抗衡警方一言堂。

抗争者星期四召开第二次民间记者会,公布警方近期的示威清场行动,涉嫌滥用武力的情况变本加厉,而且大肆搜捕示威者,包括市民、学生、记者、议员等人士都被拘捕,抗争者批评警方制造白色恐怖。抗争者否认他们搞”颜色革命”以及”背后有隐形大台”的指控,重申港府一日不回应民间5大要求,示威行动都不会停止。

香港反送中运动抗争者星期四(8月8日)召开第二次民间记者会,以”践踏法治、警暴滥权、以谎言和子弹治港”为主题,公布警方近期的示威清场行动,涉嫌滥用武力的情况变本加厉。

示威者指责港警镇压手法滥权过分

化名“陈先生”的发言人在记者会上表示,在8月5日全香港三罢(罢工、罢市、罢课)7区集会中,警方无视和平集会不反对通知书,在和平集会的场地发射催泪弹,一日发射的催泪弹数量达800发,加上其他各式子弹,包括橡胶子弹、海绵弹等,发弹数量逼近过去两个月的总和。

陈先生表示,警方8月4日在元朗天水围的拘捕行动中,涉嫌践踏女性示威者的尊严。

陈先生说:“8月4日警员在天水围大举围捕集会人士期间,拉脱一名少女之下身衣物,蓄意令其”走光”,严重践踏女性尊严,警方种种滥捕问题实在馨竹难书,而现时已有民间调查的中期报告详细揭示情况,有劳传媒朋友代为跟进报道,令市民认清事实真相。”

陈先生又批评,警方近期间始实行”熄灯清场行动”,认为手法令人心寒,包括8月5日的黄大仙清场行动,以及8月6日深水埗警署外的清场行动都有使用”熄灯清场”的手法,令现场的人群陷入荒乱,争相逃跑、互相推撞,警方特别战术小队更于能见度极低的环境中驱赶人群及施放催泪弹,险酿成人踩人惨剧,亦令到记者难以在黑暗的环境中拍摄及监察警方的清场行动。

陈先生说:“我们对警方8月5日在黄大仙及8月6日在深水埗的清场手法作出强烈谴责。”

陈先生表示,7月21日元朗白衣人无差别袭击途人事件中,警方无视当时手持铁通、木棍等武器的白衣人,认为这些白衣人”无攻击性武器”,但是8月6日晚数名休班探员在深水埗拘捕持有激光笔的浸会大学生会会长方仲贤,就认定可以用作观星的激光笔是”攻击性武器”,显示警方对”武器”的定义有双重标准。

陈先生批评,警方在星期三(8月7日)的例行记者会,以在方仲贤身上搜出的激光笔示范可以在近距离照射报纸引致着火,他认为事件已经进入司法程序,警方这种前所未有的做法,可能破坏证物、涉嫌妨碍司法公正,企图影响法庭判决,而且警方的示范亦与现实状况不符。

陈先生又表示,近期警方滥捕任何在示威现场的人,包括街坊、记者、民选议员、社工以至救护人员,认为警方是藉滥捕制造白色恐怖。

陈先生说:“所谓‘示范’只是警方企图将激光指示器夸大为激光枪的把戏,令人生活在白色恐怖中。”

陈先生表示,警方多次强调公众知情权,因此安排在例行记者会上演示激光笔其中一个可能的效果,他呼吁警方响应网民要求,在之后的例行记者会上,安排人员示范在5米内接受海绵弹、布袋弹及橡胶子弹作射击作测试,让公众了解警方多次重申,有关武器不足以致命的论断。

北京官员企图号召香港建制派挺林郑月娥

因应香港反送中运动持续超过两个月的大型游行示威遍地开花,警民冲突愈演愈烈,中国港澳办及中联办星期三在深圳,就香港当前局势举办座谈会。

港澳办主任张晓明表示,当前香港面临主权移交以来最严峻局面,最急逼和压倒一切的任务是”止暴制乱”,恢复秩序。他又表示,如果香港局势进一步恶化,出现香港政府不能控制的动乱,北京有足够多的办法、足够强大的力量迅速平息各种动乱。

张晓明表示,修例事件已经变质,带有明显的”颜色革命”特征,他认为香港局势要出现转机,不能靠向反对派妥协退让,也不要指望北京会在原则问题上让步,他又强调支持特首林郑月娥、挺香港警队是稳定香港局势的关键。

叶刘淑仪指称有背后黑手

身兼行政会议成员及立法会议员的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星期四在电台节目表示,反修例运动背后不可能”无大台”,她认为连串反修例示威活动背后是有”隐形、非常精密嘅大佬”(隐形、非常精密的大佬),当香港政府举行联合记者会时,这个”大佬”又可发起民间记者会,实时有数名黑衣人现身;而且更能够善用telegram、连登讨论区、AirDrop等渠道,发起连串示威。

叶刘淑仪形容,示威者背后的大台是”非常犀利嘅大佬”(非常厉害的大佬),不过未知身份为何,亦未知政府是否掌握相关资料。

出席抗争者第二次民间记者会的发言人李小姐,响应记者有关北京官员指反送中运动变质为”颜色革命”,以及有行政会议成员质疑抗争者背后有”隐形大佬”,李小姐否认反送中运动是”颜色革命”,并多次重申运动背后没有大台,完全是不同的市民自发参与。

李小姐说:“整场运动里面民间是绝对无大台,唯一的大台就是政府”。

对于示威者抗争的武力不断升级,李小姐认为,主要是由于香港政府一直不愿意响应民意,尤其是反送中运动的民间5大要求。

建制派企图在言论上吹和风

港区中国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星期四在电台节目表示,可以在社会平静后研究如何拆解民间五大要求,他强调没有人说过永远不会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

陈先生响应记者提问表示,香港市民对特首林郑月娥的信任度已跌至新低,反问为何还能信任反修例运动停止后,政府仍会响应要求。他们强调5大要求缺一不可,政府一日不回应5大要求,反送中示威都不会停止。

港警释放被捕浸大学生会会长

据浸会大学学生会会长方仲贤的代表律师表示,方仲贤星期四晚已获警方无条件释放,不再受警方监管,警方亦无落案起诉。他今晚会在医继续院休息,预料最快星期五(8月9日)召开记者会交代事件。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