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31 2021年10月28日 星期四

政治红线无从掌握 香港“黄营”工会危机四伏


香港特区旗帜与中国国旗

香港国安法实施大半年以来,打击面不断扩大。令外界关注的一个问题是,民主派或所谓“黄营”的工会是否会成为特区政府下一波狙击的目标。虽然2019年的香港反修例风波引发新工会浪潮,但2021年,这类工会会员的人数锐减。评论人士认为,国安法下政治红线叫人难以掌握,一不小心就会触碰地雷是关键因素。

政治红线无从掌握 香港“黄营”工会危机四伏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0:37 0:00

政府加强职工会规管

香港劳工处日前建议设立新的“首席劳工事务主任”新职位,负责领导一个40多人的新部门,其中一项职责是加强规管职工会。

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周日(5月16日)在部落格表示,香港国安法条文提及的“社会团体”,涵盖按法例登记的职工会,劳工处有责任教育、宣传、监督及管理,也不排除取消违反“职工会条例”的工会登记。

罗致光这番言论被认为很明显是针对香港民主派工会的,尤其是反修例风波后涌现出的新工会,暗示他们并非纯粹的工会,因此政府将对它们展开全面审视。

香港民主派工会联合组织“香港职工会联盟”总干事蒙兆达周一在香港电台一个节目中表示,罗致光有意摆出强硬的政治姿态,是要威吓工会组织服从当局。香港行政会议成员、资深大律师汤家骅在同一节目做出解读。他认为,负责任的政府有政治责任确保国家安全不受威胁,任何工会或团体只要光明正大,应该无所畏惧。

对于“职工会条例”列明工会经费不得用于任何政治目的,汤家骅有这样的理解。他说:“一般来说,工会处理的是劳资相关利益和纠纷,如果经费不是用于这些方面,而是用作选举之类,这当然是违反的。为什么会认为,从事政治行为就可以不受法律规管呢?”

发动罢工恐违反国安法

蒙兆达在港台节目里说,支持民主和争取公义属于工会的应有之义,他并不认为以往工会有任何行为威胁国家安全。他认为,相关法例条文模糊,红线不断飘移,担心可赋予政府有无上权力取缔工会,日后工会若反对政府政策、发动罢工或与国际工会合作,都可能 “误踩红线”,被指违反国安法,势必冲击香港原本享有组织结社的自由。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香港工业快速发展,制造了大量工厂工人阶级。当时的工会组织以“港英殖民主义”为斗争对象,并响应中国大陆以左翼意识形态批判资本主义的害处。

1967年,香港爆发六七暴动。当年香港左派组织趁着“文革”在中国如火如荼,引入“文革”斗争手段,发动“反殖民管治爱国斗争”。

“香港职工会联盟:执行委员邓建华。 (邓建华提供)
“香港职工会联盟:执行委员邓建华。 (邓建华提供)

香港职工盟执行委员邓建华向美国之音表示,六七暴动过后,港英政府为了加强管制香港左派工会,制定了“职工会条例”,但时移世易,恐怕将来这条法例会用来对付民主派工会。

邓建华说:“(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出现的‘职工会条例’本来是港英政府用作管制工联会的法例。直到香港主权归还中国,左派工会仍具备相当的政治自由度,这也奠定了回归后工联会可以继续存在。而事实上,工联会一直是十分政治化的工会,所谓的‘爱国’,其实是‘爱党’,而它们始终没有被取缔。国安法实施后的现在,特区政府又是否希望全面取缔民主派的工会呢?”

红线飘移容易触碰地雷

1990年成立的职工盟属下有超过90个工会均透过“职工会条例“注册。职工盟认为,“六七暴动”之后,政府对工会尚持自由开放态度。但是,最近,政府的态度出现一百八十度转变,试图操控公民社会。职工盟批评“职工会条例“与“香港国安法”内容空泛,担心政治红线不断飘移,一不小心就会触碰地雷。

邓建华说:“如果民主派的初选是违反国安法,那为什么要到了今年才宣布他们违反国安法,而在2020年7月竞选投票之际当局却完全没有任何执法行动,到了今年又突然宣布他们‘颠覆国家政权’,这就是红线不断飘移的最佳例子。又譬如,(香港记者)以往多年来均透过查册进行侦察报道,而突然之间他们却要因此负上刑事责任。这也是红线飘移的例子。”

香港反修例风波期间,理工大学曾爆发严重冲突。职工盟原定上月为纪录片“理大围城”举行试映会,但在当局要求交待放映场次和负责人资料后,决定延期举行。

邓建华认为,“理大围城”放映会风波正好说明政府的红线模糊不清。他说:“现在根本没有法例提到‘理大围城’是违反国安法的,相反这部电影已获得当局审查通过,也就是,它是一部合法的电影。之所以踩到红线并不是职工盟搞了放映会,而是当局禁止香港传播抗争的记忆。如果当局是这样制定红线的话,要估算如何可以避免违法是十分困难的。”

新成立工会会员锐减

2019年的反修例风波引发新工会浪潮,目的是争取参与选举委员会,选出属于香港人的行政长官。但随着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修改选举办法,大批在反送中运动后成立的工会,可能失去投票资格。事实上,近期不少新工会会员人数大减。有工会领导层认为,这与国安法下社运气氛冷却,加上经济环境转差有关。

香港“医管局员工阵线”副主席罗卓尧。(“医管局员工阵线”脸书图片)
香港“医管局员工阵线”副主席罗卓尧。(“医管局员工阵线”脸书图片)

“医管局员工阵线”是新成立工会中最大型的一个。该工会副主席罗卓尧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敢于讲真话使他们被标签为“政治化工会”。

罗卓尧说:“医管局主席曾公开批评工会的言论,譬如说工会就科兴国产疫苗功效发表了不实言论。诸如此类的情况显示了,在香港,就连一些专业或中立的机构都要面对政治表忠的问题。”

据香港媒体报道,今年3月,医管局员工阵线在社交媒体上发文,建议政府避免为年长者接种数据不足的科兴疫苗。之后,医管局主席范鸿龄便批评一小撮医护人员不断作出破坏政府都防疫政策,并抹黑国产疫苗的行为,敦促他们不要再发表失实言论。

罗卓尧说,国安法实施后,“医管局员工阵线”的会员人数大幅缩减,而部分人退出和担心会遭秋后算账有关。

他说:“(最高峰时)工会约有两万会员,现在则跌至六千人左右。所有工会的名册理论上都能够让外界传阅,也许有人会认为,一旦加入了立场比较鲜明的工会,名字列入了名册,就有可能会受到压迫。而事实上在目前的气候底下,有些医护人员已离开医管局,甚至离开了香港。”

他承认, 工会曾讨论是否需要解散,但结论是疫情一天未结束,工会都有必要维持下去。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告诉美国之音,在国安法之下,香港的民主派工会受到整肃是迟早的事。钟剑华说:“壹传媒集团和香港电台是第一波的整顿对象。接着下来可能是动员能力较大的组织,像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和民间人权阵线,然后第三波会轮到其他公民团体,其中工会将成为主要的冲击对象。”

但是,钟剑华认为,香港特区政府对工会下重手只会适得其反。他说:“当局处理香港电台和壹传媒集团的手法相当过分。如果以社团条例和宣誓等方式瓦解工会,等同完全偏离基本法,也削弱了香港社会原有的基础。特区政府的目的是希望在短期内加强对社会的控制,但其实取缔工会未必能加强政府的管治威信。过去大半年不同民调均显示,香港政府的民望并未因为以国安法采取各种手段而回升,只会越来越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