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38 2018年7月16日 星期一

缅甸向中国提请缩小皎漂港工业园投资规模


皎漂港位于缅甸若开邦,是中缅油气管道的起点。(2013年11月11日,美国之音朱诺拍摄)


据日本《日经亚洲评论》(Nikkei Asian Review)报道,缅甸计划和财政部部长梭温(Soe Win)在接受该媒体专访时表示,缅甸政府正在考虑向中国政府提请,缩减皎漂港经济特区开发项目的规模。

记者在一个月前曾经报道,出于对缅甸从中国贷款规模过大的担心,缅甸政府正在考虑重新评估若开邦的皎漂深水港项目。上周,梭温再次表达了这种担忧,他说:“缅方参考了其他国家的情况后认为,过度投资并不会带来良好的结果。”

然而,同是在上周,7月6日,缅甸政府部门宣布,缅中两国政府已经就“中缅经济走廊”达成了15点谅解备忘录,双方有望在今年年底之前签署有关协议。缅甸官方对于中国投资释放出这些看似矛盾的信号,令观察家们感到相当的困惑。

是否存在“债务陷阱”

由中国中信集团牵头的企业联合体财团于2015年赢得了皎漂深水港建设的竞标,该项目还包括在港口周边建设一个1000公顷规模的工业园区。其中港口的计划建设造价约为75亿美元,工业园区造价约为20亿美元。

澳大利亚学者、缅甸政府的经济顾问肖恩•特尼尔(Sean Turnell)不久前对媒体表示,在皎漂深水港项目上投入75亿美元巨资是“疯狂且荒谬的”,“缅甸如果参与这个项目,需要承担很大的风险。”

特尼尔的说法得到了一部分人的呼应,同时也遭受到来自中国媒体的驳斥。中国官媒《环球网》在其后就刊登文章反驳说:皎漂港项目在最初的投标方案中,按照中方85%、缅方15%的股份比例,缅方以土地入股,缅甸政府不承担债务。后来,由于缅甸国内对双方股份分配产生争议,中方将股份降低为70%,而中方出让的15%股份转给了缅甸政府指定的当地企业,该企业需要提供相应股份的约11亿美元投资。但是,这笔资金的融资来源由该企业提供,缅甸政府没有融资责任,不承担债务风险,“中方也没有硬性规定该企业只能从中国进出口银行贷款。”

6月7日,缅甸特别经济区中央工作委员会秘书吴昂梭在接受《缅甸时报》采访时,对有关“债务陷阱”的质疑给出了含混的答案。他说:“有关签署皎漂特别经济区深水港和工业园两个项目框架协议一事仍在商讨中,因此,无需为债务问题和股权比例担忧。”他还表示:“缅甸政府只有在有需求时才会借债”,而目前阶段,双方“正在商讨的商务模型,尚未确定股权比例如何分配,因此还不能确定是否需要贷款。即便确定,也需要认真考虑以避免给国家造成负担。”

周边国家的影响

近来,国际媒体对有关中国在海外投资是否给被投资国造成“债务陷阱”的问题进行了多方报道。6月25日,《纽约时报》深度报道了斯里兰卡过度借贷而无力偿还,最终将汉班托塔港交给中国经营99年的细节。与此同时,马来西亚新当选的政府已经暂停了中国在马国投资的三个大型项目,总理马哈蒂尔表示,将于近期访问中国,并就重新谈判这些项目的合同与中国方面进行沟通。

巴基斯坦媒体也开始讨论,中国一带一路的旗舰项目 —— 中巴经济走廊是否会为巴基斯坦带来“债务陷阱”。《南华早报》7月3日报道,中巴经济走廊620亿美元的投资可能在当地引发了一定程度的政治紧张和反华情绪,未能获益的当地人和因项目建设而被迫拆迁的民众已经开始表达出对项目的不满。

对于缅甸来说,皎漂港和工业园区的建设还处于初始阶段,但缅甸政府已经从周边国家的态度转变中得到了某种警示。计划和财政部部长梭温在谈到缩减皎漂港经济特区开发项目的规模时表示:为了避免陷入“债务陷阱”,缅甸将试图切断所有不必要的开支。

至2017年年底为止,缅甸政府的外债规模为96亿美元,其中40%的债务来自中国。

中缅经济走廊的顾虑

然而,令外界感到矛盾的信息是,缅甸一方面极力规避“债务陷阱”,另一方面又在推进更大规模的中国投资项目。

据缅甸媒体《伊洛瓦底》(Irrawaddy)7月6日报道,中国和缅甸官员就建设“中缅经济走廊”(China-Myanmar Economic Corridor)达成了15点谅解备忘录。缅甸政府投资和公司董事局局长吴敏佐乌(U Min Zaw Oo)确认,谅解备忘录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希望两国在年内签署协议”。

中缅经济走廊的建议是2017年11月中国外长王毅在会晤昂山素季时提出的,并得到了缅甸方面的积极响应。吴敏佐乌介绍说,中缅经济走廊是中国“一带一路”计划的一部分,覆盖从中国的云南省到缅甸中部的曼德勒,然后向东延伸至仰光,西至皎漂经济特区。

根据双方的谅解备忘录,两国政府同意就基础设施、建筑、制造业、农业、运输、金融、人力资源开发、电信、以及科研等许多领域开展合作。新近上任的缅甸投资委员会主席吴当吞(U Thaung Tun)于6月27日至29日参加了在香港举行的第三届一带一路峰会,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缅甸对外国投资的迫切需求仍然存在,“缅甸优先考虑与中国的经济合作,特别是中缅经济走廊协议”。

缅甸官员对于中国投资的不同声音,让部分中国学者感到困惑。有人认为,缅甸政府支持中缅经济走廊,大概是相信中国方面会为保障该项目的顺利进行,而向缅北“民地武”施加压力,促进缅甸和平进程的推进;也有人认为,缅甸官员的不同声音正是代表了缅甸政府内部杂乱无章、步调不一、缺少一言九鼎的决策者的现状。

尽管中缅经济走廊得到了缅甸政府的大力支持,缅甸学者仍然提出了自己的顾虑。“缅甸战略与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员佐青青(Khin Khin Kyaw Kyee)认为,缅甸政府需要考虑以下这些问题:比如,政府是否制定了避免债务陷阱的战略计划?政府将如何协商融资过程,尤其是针对每个具体项目的投资?政府是否有权邀请第三方参与投资?中缅经济走廊将穿过边境冲突地区,政府是否会就项目建设与周边民众进行接触?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