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14 2018年9月26日 星期三

反偷猎战(2):非洲象杀戮场


反偷猎战(2):非洲象杀戮场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8:51 0:00

反偷猎战(2):非洲象杀戮场

坦桑尼亚塞卢斯野生动物保护区(Selous Game Preserve)有5万5千平方公里,是非洲第二大国家公园。这是一个遍布野生动物的狩猎胜地,也是象牙偷猎者的目的地。这里的象群已经付出了高昂的代价。美国之音记者前往塞卢斯,采访了那些打击偷猎的赤贫户以及偷猎者。

反偷猎战(2):非洲象杀戮场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8:51 0:00

坦桑尼亚塞卢斯野生动物保护区是非洲拥有野生动物最多的地区之一,还有着令人惊叹的壮丽景色,但对于大象来说却是致命之地。

偷猎者屠杀它们,不带一丝怜悯。

2009年,有11万4千头大象栖居在这片大草原。五年后,只剩下4万3千头,60%的大象——消失了。

遍及非洲的长期偷猎导致大象和犀牛的濒临灭绝。

国际协定、强化巡查、数以亿计的保育投入都无力制止偷猎。

穆巴拉克•卡巴利卡是来自塞卢斯东北边界地区塔皮卡村的一名木工。他还有另一份工作:投身于反偷猎战争前沿的志愿兵。

他说:“我们愿意这样做,因为这也符合我们的利益。我们还得到了一些帮助,用于改善我们的学校和医疗保健,因为这些方面的改善非常缓慢。”

招募当地人打击偷猎是由坦桑尼亚政府和世界自然基金会(World Wildlife Fund)的一个合作项目。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向塔皮卡(Tapika)这样的村庄提供用于社区项目的资金。作为回报,村民们保持警惕,提防偷猎者。

WWF坦桑尼亚办事处的阿尔萨吉·卡珠尼说:“在WWF,我们真的认为执法部门和社区之间缺乏联系。如果我们加强这种联系,社区就会成为我们的同盟,成为能够看到当地机构甚至我们自己目所不能及的第三、第四只眼。”

但是村民们还要抵挡另一方巨大的金钱诱惑。

象牙走私贩毫不羞耻地靠着把象牙卖到国外牟利。

一名走私者向美国之音描述了他的非法行动时。他要求匿名。

他说:“要通过坦桑尼亚的机场,你必须要对他们作为运输者的系统有了解。在机场有安全官员、兽医和海关官员。你需要贿赂所有这些反偷猎的人,因为如果他们不给你的包裹盖章,那就出不了关了。

他行贿的资金主要来自亚洲的买家。中国是最大的市场。

那名走私者说:“如果他们有办法通过机场走私了一只长颈鹿,那么我们就有办法走私象牙。这是小得多、可以隐藏的东西。如果你有办法运输了一只藏不住的动物,并且还能到达目的地,那走私象牙就更容易了。

虽然中国大陆近期宣布禁止象牙销售,但它们仍在香港和黑市上被出售。

盗猎者在夜间工作,所以志愿者们开始巡逻。

穆巴拉克是领袖。他的队伍只有一件武器:一支步枪。

他们在保护区的边界停下摩托车,徒步搜索了一夜,直到第二天。

这支巡逻队未有所获。在长达数英里的徒步和在灌木丛中里爬行之后,他们没有发现偷猎者的踪迹。

这些志愿者很贫穷。当他们真的发现偷猎者时,会收钱放走他们。

穆巴拉克说:“我昨天就来了,我不确定我的工作能挣多少钱。”

他说:“不管我们发现谁潜伏在森林里,即使他们在那里什么也没做,我们也把他们当成最法,因为这是法律规定,如果他们愿意给我们2万先令(8美元)或2.5万先令(10美元),我们就会接受,因为我们经常是从前一天起就没吃过东西了。”

贫穷是塔皮卡和塞卢斯边缘其他村庄面对的残酷现实。

如果要靠穆巴拉克这样的人打击偷猎,那么坦桑尼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偷猎者离穆巴拉克并不遥远。事实上,他们是和穆巴拉克一起长大的那些人。生活贫困的年轻村民并不难选择成为偷猎者。

穆萨·欧莱曼·马丁布瓦从他父亲那里继承了偷猎的工作。

他解释了他们是如何偷猎的:“我曾经领导过一个由六人小组……我们确保在安全地区进行猎杀——以防反偷猎官员出现。如果我们被发现,我们可能会被打死。”

他说:“我们有一个曾经送我们到塞卢斯的资助者。我们必须勇敢。这是生死攸关的问题……“有人会在树上放哨,但我们中还是有些人被打死了。”

一个“富人”(tajiri)管理着这支队伍。

孩子们做搬运工,搬运枪支和食物,以及爬上树放哨。

搬运工每搬一公斤象牙赚6美元,而“技工”(fundi)-像穆萨一样的熟练偷猎者的报酬翻倍。

他比划着说:“如果你射对了地方,子弹就会击穿头颅,大象立刻就死了。”

他得到的报酬只是亚洲的象牙价格的一小部分。

他说:“现在我知道了我们所做的值多少钱,我知道我们被掠夺了。”

纳索·金丹博·卢明耶洛说服穆萨洗手不干。

他是塔皮卡地区的公园守护员,但他自己也曾经偷猎过大象。

然而,他偷猎的日子已成过往。

他说:“由于反偷猎行动,我决定放弃。即使在那时,我也知道政府会抓我。我回来了,上缴了我的步枪。

坦桑尼亚的边境管控松散,象牙运输轻而易举。

那位匿名的走私者说:“有很多方法。有时我们会用驴子过境,或者将象牙包装成食物……我们会用运输玉米和胡萝卜等食物的卡车,把象牙藏在食物下面。”

这个象牙贩子说他曾是政府保育机构的官员。他被解雇后,成了偷猎者。

他声称政府高官多年来一直从偷猎集团处获利。

但是坦桑尼亚已经摧毁了一些偷猎团伙。

去年夏天,非营利组织环境调查署(EIA)披露了一个从坦桑尼亚和莫桑比克贩卖象牙的新的中国犯罪团伙。

他们的报告追踪了从莫桑比克奔巴港出发,途经肯尼亚、新加坡和韩国的港口,最终抵达中国的2万3千吨象牙。

坦桑尼亚的偷猎战以及它的大象处在一个危险时期。

而且如今,像穆巴拉克这样的志愿者可能没有多少动力去帮助这些大象。

WWF最近取消了对塔皮卡野生动物保护区的拨款。

穆巴拉克说,如果没有更多的帮助,付出代价的将是大象。

他说:“你看到一些人去偷猎发了财,那也会刺激你。只是看到别人偷猎,就就想跟着做。你看,他开自己的摩托车,而你仍然靠着社区的摩托车来做志愿工作。”

穆巴拉克朝着漆黑的夜幕望去。

他说,这是每个人的斗争。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2018年9月26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1:0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