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7 2019年3月25日 星期一

北京“公函治港”引发多方关注


香港主权移交中国20周年之际香港街道上空的中国国旗与香港特区旗帜。(2017年6月27日)

北京中央政府罕见地以“公函”方式,要求香港特首提交报告,说明禁止香港民族党运作的情况。支持香港独立的人士对此做出反应。与此同时,港府再次表示,一国两制和独立司法原则不能妥协。

北京中央政府2月26日以国务院公函方式,要求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提交,“就依法禁止‘香港民族党’运作等有关情况,向中央人民政府提交报告”。这份公函同时表示,北京中央政府支持特区政府“依法禁止‘香港民族党’运作”。

资料显示,香港民族党主张香港独立,因此被香港政府取缔。该党成立于2016年,主张脱离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独立主权国家“香港共和國”。2018年9月24日,特区政府以刊宪方式禁止其运作。该党为此提出上诉,不过,2019年2月21日,上诉已经被驳回。2月26日,特首林郑月娥宣布取缔民族党。民族党继续运作就是违法,任何人参与相关活动都会触犯法律。

被取缔的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的电话,星期三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香港“民族阵线”发言人梁颂恒对美国之音说:“整个事情到现

在,民族党可能回到法院,去做一些法律的程序。中国政府在这个时候,采用这种公函的方式,我们从来都没有听过。从前有什么大的事情的时候,北京政府会用公函的形式跟香港政府沟通。本来所谓的一国两制,就是你做你的,我做我的嘛。香港发生的事情,香港政府自己搞定了。所以多大的事情香港政府也没有什么报告、公函,但是现在这次有。”

至于北京以公函方式,要求特首提交报告的目的,梁颂恒表示:“我看,我看用意是给法庭压力啊,告诉法庭,这个就是北京政府的意思。你跟不跟?不跟,我再做下一步的行动。政治上给法庭压力的意思很明显。”

梁颂恒说,香港政府在整个民族党事件过程中,一开始其实就很过分。 不过,他表示: “很难说,这是一国两制框架下香港政府的意思。很明显,这是中国单方面的意思,香港政府只是给它执行而已。”

梁颂恒说,港府保安局援引所谓“社团条例”取缔民族党,而条例针对的是黑社会帮派组织,并不适用持不同政治观点的团体。

与此同时,继星期二特首林郑月娥表态,取缔民族党的事情已经完成,看不到影响一国两制和高度自治之后,星期三下午特区高官,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公布新财年预算记者会上说: “我们有独立的司法机构和法制。对于我们来讲,香港的成功是赖以这些机制的,我们永远都不会妥协。”

北京公函事件引发舆论关注。香港苹果日报星期三头版标题:“中央公函治港”,此举“为启动基本法48条开先例”。该报还说,北京对付港独,即使有关做法会危及国际社会对一国两制信心也在所不惜”。

明报星期三援引美国驻港总领事唐伟康的话说,下一份美国国会的“香港报告”,预料将更加严厉,因为香港的高度自治已经被削弱。

报道援引建制派政党工联会的黄国健的话说,民族党问题涉及国家安全,不是单纯的特区政府内政,中央要求港府提交报告并无问题。天津南开大学台港澳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晓兵说,中央政府的做法有法可以,体现中央政府对香港的管辖权。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