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25 2020年8月7日 星期五

和平还是人权?向朝鲜发送宣传品的脱北者给首尔出了一道难题


资料照:韩国民间组织和国际活动人士向朝鲜发送反对朝鲜的宣传品。(2011年4月29日)

人权律师出身的韩国总统文在寅最近因压制呼吁朝鲜改革的活动团体而受到外界严厉的批评。

韩国政府最近从多个方面对以“脱北者”为主的活动团体采取限制措施,阻止他们把装有反对朝鲜传单的气球和瓶子投送到朝鲜。

这些宣传品的内容主要是批评朝鲜的人权记录,嘲讽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偶尔,瓶子里面也会装有某些有价物品,例如一元美钞或者、装有韩国电视剧的优盘。

朝鲜长期禁止国内民众与外界联系。平壤对这些外来的宣传品多次表达强烈不满。6月份,朝鲜人民军炸毁了位于三八线朝鲜一侧的南北双方的联络站办公大楼。朝鲜警告说,韩国如果不停止这种做法,它将采取军事手段进行反制。

希望改善南北关系的韩国政府表示,制止这些活动团体的做法是减缓双方军事关系紧张所必要的。但这些团体则认为,韩国政府对此事件的反应不但前所未有,甚至严重打压致力于促进朝鲜人权发展的民运团体。

严厉镇压

过去几周,韩国政府已多次搜查了这些团体的办公室,并对它们提出刑事指控。当局甚至在某些情况下对活动人士实施监视,短暂拘押,阻止他们前往投放漂流瓶的地点。

韩国政府也透过正式立法,将此类活动视为违法行为,而违法者将判处一年监禁。

上周,这些团体中最为活跃的两个组织被韩国统一部吊销了执照,使得他们的募款能力更为受限。韩国政府发出警告,将会另外25个类似组织进行检查,引起这些团体对执照被吊销的恐慌。

周一,其中一个团体呼吁联合国提供帮助,称韩国政府的调查“不合理,是出于政治动机”。他们说,这些做法“有可能会窒息韩国境内促进朝鲜人权的运动”。

国际谴责

在此同时,许多国际组织对韩国政府的打压行为给予了强烈的谴责。

人权观察的费尔·罗伯逊(Phil Robertson)表示:“韩国不应向金正恩的妹妹低头,应坚持自己该有的原则。”

金正恩的妹妹金与正于6月份称这些放送宣传品的活动人士是“人渣”、“杂种狗”。数小时内,韩国便开始向这些非政府阻止施压。这些组织谴责文在寅为了安抚朝鲜而封杀韩国的言论自由。

罗伯逊表示:“我认为文在寅总统和他的幕僚陷入此事太深,以至于看不到自己已经失去了理智。”“他们的行动违反他们在自己全部政治生涯中所努力建立起来的人权。”

根据东亚日报 (Dong-A Ilbo) 报道,位于首尔的联合国人权办公室也同样对于韩国政府吊销活动团体执照的作法提出质疑。

韩国持续施压

然而,韩国政府并未因为国际间的批评而有所动摇。即使朝鲜在上个月暗示不再对与此类宣传活动进行报复之后,韩国政府依然对这些组织继续进行压制。

外界认为,文在寅在最后两年的总统任期中,将会把南北关系列为优先目标。

一位接近文在寅但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来源在接受VOA访问时,坦率地谈到了首尔在这个问题上的看法。他说:“南北关系的和平管理是我们的首要任务,而人权则是第二位的。”

韩国中间偏左的政治人物们早已不再针对朝鲜侵犯人权的行为进行批评,他们喜欢着重发展与平壤的关系,期望这样做在将来某个时候能够导致朝鲜半岛的统一,使人权得到尊重。他们认为,过于激进的作法不仅仅会成为两韩统一的障碍,还会加深双边的敌意。

接近文在寅的消息来源说:“我们不是美国。我们不能全面抵制朝鲜。我们必须有所选择。目前的问题是和平、非核化,是防止军事冲突和紧张关系升级。这些都比践踏人权问题更为急迫。”

他补充:“对我们来说,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稳定,是关系到国家生存的问题。”

法律依据

不论是保守派或是自由派当政期间,韩国政府不时会对活动人士向朝鲜发送传单的活动加以阻拦。

官员们通常提出的理由就是“国家安全考量”。 2014年,朝鲜边防部队试图开枪打掉一些传单气球,引起了双方部队的交火。

根据韩国盖洛普(Gallup)公司最近的一项调查,有60%的韩国民众赞成禁止投放宣传品。这种情绪在边界地区非常普遍,那里许多居民害怕朝鲜的报复。

在最近一次的镇压行动中,当局提出了当地居民反对等多种法律理由,也包括环保法规和不具法律约束力的外交协议等。

人权观察的罗伯逊表示:“他们有一大套借口,他们还会继续这样做,不停地抛出来,看看哪一个有效。”

联合国朝鲜人权特别报告员昆塔纳(Tomas Ojea Quintana) 表示,这些放送宣传品的行为是受《世界人权宣言》第19条保护的,因为该宣言保证了言论自由权,甚至包含了跨境传递信息。

昆塔纳补充:“然而与此同时,世界各国也都使用了诸如维护国家安全或社会秩序等种种理由,来限制第19条的使用范围。”

昆塔纳接受VOA韩语组采访时表示,他将会要求与韩国官员见面,了解更多有关吊销执照的情况。他强调:“就我目前所掌握的资讯而言,我当然不喜欢韩国政府的做法。”

宣传品还在发送

虽然存在争议,但首尔的压制策略是否能够奏效却尚未明朗。根据当地媒体报道,自6月下旬至今,至少有三次气球施放已经成功完成。

据报道,其中两次是由韩国烈士之声 (Voice of the Martyrs Korea) 的负责人埃里克·弗利 (Eric Foley) 完成的。与其他脱北者团体投放宣传品不同,福音基督教派的弗利通过气球送出去的是圣经、大米和维生素等物品。

在6月初,弗利在前往投放地点的途中遭遇警方阻拦。自那以后,弗利与它的工作人员就经常受到警方监控。

弗利对美国之音说:“我对于警方动用大量人力及资源来阻止我们感到不解。”“我要做的事情只是放出装有七本圣经的一个气球,并且开的是我自己的车…。而他们却动员了10个警官,把我拦下90分钟,对着我的氢气瓶拍照。”

弗利发誓将会继续做下去,他认为支持朝鲜遭受迫害的地下基督教团体是必要的。

其他非政府组织也誓言将发送更多具有煽动性的资料到朝鲜。

罗伯逊说:“我认为这些韩国人把这个事情闹大,使他们自己跟那些脱北者组织进入了一个长期的猫捉老鼠的游戏。这些脱北者有资金,也有继续干下去的决心 。”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