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31 2020年9月23日 星期三

美国盟国加强联盟遏制中国海上扩张


南中国海诸岛位置示意图

分析人士本周表示,澳大利亚最近对中国采取了更加强硬姿态,这将使美国的盟国之间的政治和军事协调更紧密,这些国家都希望遏制北京的海上扩张。

尽管贸易来往频繁,但由于同这个共产党控制的政府之间存在一系列问题,堪培拉在5月、6月和7月接连发出严厉的批评和声明,从而改变了自己原先对中国保持的中立立场。尤其是澳大利亚上个月在美国的公开支持下致函联合国,认为北京对有争议的南中国海海域的主权声索是非法的。

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周三(8月5日)在一次演讲中表示,澳大利亚将同本来就已经关系紧密的印度、日本和美国盟友更加密切合作。一家中国报纸5月曾援引网友的话称堪培拉是华盛顿的“走狗”。

这四个国家同属成立于2007年、被称为“四方联盟”(Quad)的“四边安全对话机制”,其主要目的是讨论包括中国行为在内的亚洲安全问题。专家预测,在澳大利亚的带动下,“四方联盟”将更加活跃,美国通常在这个地区安全对话机制中处于领导地位。

澳大利亚迪肯大学(Deakin University)管理学教授斯图尔特·奥尔说: “至少澳大利亚认为,自己正在努力发挥重要领导作用,而不是扮演追随者角色。”

莫里森星期三在印度太平洋安全论坛(Indo-Pacific security forum)上讲话中提到与印度达成的联合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这种伙伴关系规定(两国)国防部长至少每两年召开一次会议。莫里森补充说,澳大利亚7月与日本签署了一项有关太空合作的备忘录,他还表示澳大利亚准备采取“具体行动支持我们的太平洋和东南亚的盟友。”日本和印度各自都和中国有激烈领土争端。

过去数十年来美国和澳大利亚政府一直在合作抵制华盛顿不喜欢的外国政府。现在美方卷入了与中国的贸易争端,这两个西方国家都对中国涉嫌盗窃技术的行为感到愤怒,并希望调查中国是否是冠状病毒发源地。

今年5月,澳大利亚提议对世界大流行的新冠病毒病在中国的源地进行正式调查,一个月后莫里森又说,澳大利亚已成为“国家组织的”的网络攻击的目标。北京则称(莫里森)六月的讲话是抹黑(中国)。

东京国际基督教大学政治与国际研究高级副教授斯蒂芬·纳吉表示:“与其它担心北京的国家相比,我认为华盛顿和堪培拉在与中国问题上的立场上步调一致。”

他说:“我认为他们更加强烈意识到两国必须团结一致共同以灵活方式抗衡中国”

“四方联盟”国家中没有一个对南中国海提出主权声索,但它们都认为中国将领土范围扩展至其陆地边界以外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它们也没有忘记北京曾是冷战中的敌对国。

中国与文莱、马来西亚、菲律宾、台湾和越南就南中国海领海主权问题存在争端。与中国相比,其他五个国家的军事力量都相对较弱,他们在该海域的数百个岛礁上的基础设施也更少。这些国家对350万平方公里的南中国海提出主权声索,因为该海域拥有丰富的渔业和能源资源以及航道。

北京的官员引用了历史使用记录来支持中国拥有南中国海约90%海域的说法。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海洋安全研究员高瑞連(Collin Koh)说:“中国至少必须保持警觉,与此同时,它还不得不对以澳大利亚和美国为首的更广泛的外部力量对南中国海所表现出的兴趣和它认为的干涉感到关注。中国认为这些都是不受欢迎的。”

伦敦媒体组织印度公司在莫里森会见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后发表评论指出,由于印度前不久与中国在一个有争议陆地边界附近爆发军事对峙,印度可能希望“四方联盟”发挥更大作用。

学者的分析认为,澳大利亚在“四方联盟”中领导发挥领导作用可能意味着会有更多的海上联合军演,这会激怒中国。

日本和澳大利亚上个月加入了以美国罗纳德·里根号为首的一个航母打击群在中国东南部进行的联合演习。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东南亚问题名誉教授卡尔·塞耶(Carl Thayer)说:“美澳军事演习的频度会越来越高,尤其是在日本、印度和传统的美国欧洲盟友如法国和英国加入(那些海上军演)后。”

尽管那些对南中国海海域提出主权声索的东南亚国家与北京的主张重叠,但面对澳大利亚新的强硬姿态,它们表现出的热情却不及“四方联盟”国家。文莱和菲律宾等一些国家都从中国获得援助和投资。他们组成的谈判机制“东南亚国家联盟”希望最终与北京达成南中国海地区海上行为准则。

“但是,他们欢迎四方联盟从“道德角度”参与南中国海事务。”高瑞連说。

澳大利亚和越南这两个最敢发声的南中国海海域主权声索国去年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对南中国海地区事态的发展,包括吹沙填海以及在有争议礁滩上设立军事装置表示严重关切,这种关切可能是针对中国在那里活动。

塞耶说,可以预见的是澳大利亚最终会加强与越南的接触。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