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5 2021年4月17日 星期六

美中就高层会晤是否为战略对话出现分歧,专家:会谈不太可能出现突破


资料照片:美中国旗在一家美国公司驻北京的办公楼外飘扬。(2021年1月21日)

在美中两国的高级官员刚刚敲定下周在阿拉斯加举行重要会晤后,双方在这次会议是否是战略对话的问题上出现分歧。分析人士说,这显示出美中双方在国内都面临避免在重新接触时显得软弱的压力。有美国权威观察人士表示,双方展开对话是积极的,但鉴于美中双方在诸多问题上存在根本性的分歧,这次会晤不太可能出现任何突破或是做出重大宣布。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3月18日至19日在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与中共主管外事工作的政治局委员杨洁篪和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的会晤,这将是拜登总统上任以来双方最高层官员首次面对面会晤。布林肯将在出访日本和韩国这两个东亚盟国后返回华盛顿的途中与中国官员会面。

战略对话,是还是不是?

但华盛顿和北京很快对于这次会晤是否是战略对话出现分歧。

布林肯国务卿星期三(3月10日)在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的一场听证会中说:“这不是一次战略对话---目前没有进行一系列后续接触的意图。这些接触如果要继续下去,就必须基于这样一个前提,即我们在对中国的关切议题上看到了具体的进展和具体的结果。”

在布林肯做出上述表示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星期四的例行记者会因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当天在人大会议闭幕后举行中外记者会而暂停一次的情况下以发言人答记者问的形式,对布林肯的有关表态做出回应。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回应中说,“中美将于近期举行高层战略对话”,而且特别点明是“应美方邀请”。

这份声明还对美方提出了一系列的“要求”,包括要求美方“客观、理性看待中国和中美关系,摒弃冷战、零和思维,尊重中方的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停止干涉中国内政,按照两国元首通话精神,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重回健康稳定发展的正确轨道。”

双方为了应对国内压力而故作姿态?

彭博社的一篇报道说,这是双方为了应对国内的压力而故作姿态。

报道写道:“这种摆姿态显示了这次会晤的高度重要性,这可能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外交关系定下基调。拜登面临着两党要他保持特朗普对北京的强硬手法的要求,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必须面对支持对美国在从贸易到台湾等问题上的压力进行反击的强烈的民族主义。”

何瑞安:会晤应以拜习通话为基础

奥巴马总统任内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蒙古及台湾事务主任何瑞安(Ryan Hass)在通过电邮回复美国之音记者的提问时没有直接对双方就这次会晤是否是战略对话出现的分歧意味着什么发表评论,而是说:“即将在阿拉斯加举行的会晤应以拜登总统和习主席最近的通话为基础。”

拜登总统在2月10日中国农历新年到来前夕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通了话,就一系列问题向习近平表达了“根本性的关注”。

前白宫国安官员何瑞安认为,这次的会晤不太可能出现任何突破或是重大的宣布。

“这次会议应该被视为使两国关系回归到两个成熟的全球大国如何直率地与对方打交道迈出的一步,与通过推文或演讲进行交流形成对照,”他说。

在特朗普政府执政后期,在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后,美中高层之间基本上没有什么面对面的接触。特朗普总统习惯于发推文来表达他的看法或宣布与中国有关的政策决定。时任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司法部长巴尔、国安顾问奥布莱恩等高层官员相继发表了重大政策讲话,阐述美国如何应对中国共产党政府在各方面所带来的挑战。

李克强:希望中美有多领域、多层次的对话

中国总理李克强星期四在记者会上谈到中美关系时说,中美两国相处时难免会有矛盾和分歧,甚至是比较尖锐的分歧,但双方还是要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地进行对话沟通。

他说:“我们希望中美有多领域、多层次的对话,即便一时达不成共识,也可以交换意见、增信释疑,这有利于管控和化解分歧。”

蓝普顿:新政府再次强调对话是积极的发展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荣退教授蓝普顿(David Lampton)认为,在美中两国在很多问题上都存在重大分歧的时候,双方举行这次高层对话本身是一个积极的发展。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我的感觉是,新政府再次强调对话,但会比奥巴马时代对话的次数少一些,级别更高,在关注点上更具战略性,因此我对这次会晤表示欢迎。”

但这位长期关注美中关系的专家承认,人们必须对这次会晤可能产生的结果“有现实的期望”。

他说,这一次会晤不可能解决双方之间存在的所有问题,但会对如何管控危机有更好的判断,并指出双方可以合作的领域。他还认为,双方就如何改善两国的经贸关系达成一些共识是完全可能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