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42 2021年12月4日 星期六

前副国安顾问博明:美中对峙的潜在“爆点”是中国自身的行为


美国前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3月10日出席由蒙大拿大学曼斯菲尔德中心举办的线上讨论会截图

美国前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hew Pottinger)3月10日在一场美中关系讨论会上表示,中国政府的行为不是一个“自信的政府”的行为,而是出于对本国人民的“惧怕”,未来引爆美中对峙的一个潜在“爆点”(flashpoint) 正是中国自身的行为和制度弱点。博明也指出,拜登政府即将与亚洲盟国举行的“四方会谈”是对中国的有力反制。

在蒙大拿大学曼斯菲尔德中心举办的美中大国竞争讨论会上,博明指责中国借助美国等民主国家的开放平台进行“信息战”,其中包括传播虚假信息、通过政治宣传来加剧西方社会分裂和对民主制度的怀疑、搜集情报和公民个人信息以施展“影响行动”等等。他同时批评了中国近年来在新疆、香港、台湾以及新冠疫情等问题上的做法,并表示,这会成为美中对峙的一个潜在“爆点”。

博明说:“这些都不是一个自信的政府的行为。这些都是一个极度偏执的政府的行为。这个政府惧怕自己的人民远远超过了它对美国的恐惧。它首先惧怕自己的人民。如果你看看中国花在内部监视和内部安全上的钱。这远远超过了他们花在军事上的钱。而且中国的军队有时会被召集来参与镇压国内的平民。我们在1989年天安门广场的学生大屠杀中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我认为中国体制固有的弱点本身就是一个潜在的爆点。”

博明认为,拜登政府在一定程度上延续了特朗普政府的对华策略,他尤其提到拜登政府在推动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Quad)问题上所取得的突破。

博明所效力的特朗普政府曾积极推动“四方安全对话”的概念,并促成了首次四方内阁级别会谈以及一系列内阁级以下会谈。如今,拜登政府将“四方安全对话”带向了一个新的高度。拜登总统将于周五(3月12日)在线上会晤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领导人。这是四国首次进行领导人级别的会晤。

博明指出,“四方安全对话”是对中国的亚太战略的反制。

他说:“中国的战略是在亚洲建立一个等级性的,在某些方面几乎是帝国性的,以中国为中心的势力范围。所以,四方安全对话可以帮助抵消和防止这么一个结果,那就是中国周边国家的主权和独立被削弱,最终繁荣与安全也受到损害。”

在对华战略的问题上,博明并不认同今年1月的一份名为《更长电报》的对华战略文件中所提建议。该文件由匿名的“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撰写,其中建议将对华战略的首要目标设立为,促使中国统治精英继续在以美国为首的自由国际秩序中运作而不是建立敌对秩序。该文件还建议美国将对华目标指向更换中共领导人习近平而不是推翻中国共产党和中共政权。

博明认为,这份对华战略文件中所设立的目标是“有违自然规律的”,“就像是试图把一头大白鲨训练成宽吻海豚”。

他说:“说服中共来支持由美国领导的自由国际秩序而不去建立一个专制的替代秩序,这是一个不现实的目标。这是我们过去所试图实现的,我们为此采取了30年失败的对华政策。这就像是告诉共产党结束列宁主义的一党专政。北京将这种提议解读为某种形式的政权更迭。”

博明还认为,将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和整个中共切割开也是不现实的。他指出,习近平代表了中共长期以来的大战略和愿景,他只是利用了一些更为严厉的措施来加速落实这些战略和愿景而已。博明认为,批判的矛头还是应该直指整个中共。

他说:“我的观点是,作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员应该付出代价。如果你是那个党的一员,那就意味着你要为中华民族(Chinese nation)的耻辱负部分责任,比如正在发生的种族灭绝。我不认为这些行为代表了中国人民,它们也不能代表中华民族,但它们代表了中国共产党。所以我认为,我们不应该胆怯于批评中共或者它的意识形态和它所犯下的可怕暴行。”

博明指出,反制中国咄咄逼人的行为在华盛顿具有很高的两党共识。他在阅读了拜登政府的临时对华战略指导之后,认为其延续了强硬风格并与两党共识相一致。他指出,这是各方都必须面对的“新的地缘战略现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