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16 2020年6月4日 星期四

新冠疫情终结美国世纪?


2020年3月30日美国空军国民警卫队成员在芝加哥麦考密会议中心搬运医疗设备

在中国的新冠疫情基本上平息下来的时候,美国却成为疫情最严重的国家。美国的一些外交分析人士认为,美国在抗疫上的失误为中国在全球发挥领导作用提供了机会。中国有学者甚至断言,这次疫情终结了自二战以来持续了近80年的美国世纪。不过,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力图对中国的有关叙事方式进行反击。

美国的一些中国问题专家认为,尽管中国当局在疫情爆发之初应对不力,而且隐瞒疫情,但是后来采取果断措施,扭转局势,在自己的疫情得到控制之后,向其他国家提供抗疫的经验和物资上的援助。相比之下,美国的表现却乏善可陈,没有发挥它一贯在全球危机时刻所扮演的领导者的角色。

戴利:中国的成功与美国的做法有关

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 “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负责人罗伯特·戴利(Robert Daly) 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国的确在向很多国家提供公共物资,是口罩、呼吸机、检测试剂盒等物资供应的主要来源,尽管中国提供的有些物资的质量存在问题,在某种程度上对它造成了损害。但它正在力图对此做出调整。”

在他看来,中国基于公共产品的积极公共外交,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或欠发达国家,很可能会提升中国的软实力,而这种结果与美国在疫情上的表现以及之前的一些做法有关。

他说:“中国在提供公共产品上取得的成功部分是因为美国没有提供那么多的公共产品,而且美国加征的关税与言辞等疏远了很多朋友和伙伴,以至于在世界的很多地方,尽管不是所有地方,它自己有一个信誉的问题。”

坎贝尔:利用美国的不作为,中国领导全球抗疫

前美国助理国务卿坎贝尔(Kurt Campbell)和布鲁金斯学会的中国问题专家杜如松(Rush Doshi)最近在《外交事务》杂志上撰文说,美国过去七十多年在全球的领导地位不仅仅是建立在财富和权力上,而且同样重要的是,它也建立在来自美国的国内治理、全球公共产品的提供、召集和协调全球应对危机的能力和意愿上的合法性上。”

这两位作者说,这次的国际大流行病“正在考验美国领导力的所有这三个组成要素”。在他们看来,到目前为止,华盛顿没有通过这个检测。

他们在文章中写道:“除了那些最狭隘的党派人士外,现在所有人都清楚,华盛顿最初的反应是拙劣的。从白宫、国土安全部到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等关键部门的失策削弱了人们对美国治理能力和素质的信心。”

坎贝尔和杜如松指出,与此同时,北京正在极力宣扬自己体制的优越性,向其他国家提供重要的资源,甚至把其他国家的政府组织起来,应对疫情。

文章说,“在华盛顿跌跌撞撞之际,北京方面正迅速而巧妙地利用美国失误造成的机会,填补这一空白,使自己成为全球流行病应对的领导者。”

来自密苏里州的共和党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也认为,中国正在利用这次疫情,为它的战略野心服务。

他在接受美国福克斯电视台的采访时说:“他们显然把这视为一个战略机遇,就像他们看待一切事物一样。他们有一个计划,他们想成为处于世界中心的大国,主导世界的大国。”

新冠疫情可能成为美国的“苏伊士时刻”?

坎贝尔和杜如松认为,对疫情造成的地缘影响的考虑应当次于健康和人身安全问题,但是这些影响,从长远来看,可能证明是同样的重大,特别是当它涉及到美国的全球地位的时候。在他们看来,它可能会重塑国际格局。

他们把美国目前的情况与英国的衰落进行明确的比较。他们认为,英国1956年占领苏伊士运河的行动失利,“暴露了英国实力的衰落,标志着英国作为全球大国统治的结束”。

他们在文章中说,“今天,美国的政策制定者应该认识到,如果美国不迎接这一刻的挑战,这次的冠状病毒大流行病可能标志着另一个‘苏伊士时刻’。”

美国世纪的终结,中国世纪的开始?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 最近也警告说,美国在抗击疫情上缺乏领导力会带来地缘政治上的后果。

他说:“如果美国在遏制病毒方面不发挥领导作用,别的国家可能会转向其他地方。”

马来西亚资深外交官伊格纳迪尔斯(Dennis Ignatius)认为,李显龙的这个警告来得太晚。

他在一篇文章中说:“历史学家很可能会认为这是世界历史的一个转折点,甚至可能是美国世纪的结束和中国世纪的开始。”

“美国世纪”的说法是美国《时代周刊》创办人亨利·卢斯首次提出并普及。从1941年美国领导世界抗击反法西斯战争, “美国世纪” 就轰轰烈烈的开始。美国所主导的这个世界秩序一直延续到今天。

王文:美国在疫情上的重大失误标志“美国世纪”结束

马来西亚外交官伊格纳迪尔斯还只是说眼下可能是“美国世纪”的终结,但一位中国学者则下结论说,这场疫情终结了美国世纪。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3月31日在《环球时报》英文版的“变局”专栏上发表的文章中说,新冠疫情是美国1941年以来第一次没有全面介入的全球事务。他说,与1941年美国开始领导全球反法西斯战争截然相反,“这次堪称世界大战级别的病毒抗击战争,美国连自身都难保。”

王文说,美国大规模爆发疫情,是在中国、日本、韩国、伊朗、意大利、法国、德国、英国全面受到病毒入侵之后,本应有足够的防御时间。但是,特朗普政府盲目自信,错失良机,“还不断抱怨与甩锅他国,以至于到3月底美国感染人数就跃升至世界第一,本土死亡人数也超过了“911事件”,成为美国历史之最。”

他还暗示,美国陷入了失道寡助的境地。文章说,“更令人惋惜的是,自称世界领袖的美国,在人类共同灾难面前,非但帮不了他国,也没有任何国家的政府争相去帮助与捐赠美国。”

这位中国学者说,“全世界不应该轻视这个曾经引领二战后全球发展的伟大国家,但疫情终结了美国世纪,这恐怕没有争议。”

美国反击中国领导全球抗疫的说法

特朗普政府的一些高级官员正在反驳有关中国正在领导全球抗疫的说法。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3月31日在国务院对媒体介绍美国对抗新冠病毒疫情的努力时说,美国对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难民署、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世界粮食计划署等国际机构提供的资金与资助金额远超过中国,这些机构正在采取紧急行动,帮助全球对抗新冠病毒。

他举例说,美国去年对世界卫生组织提供的资助超过4亿美元,是中国资助份额的十倍;美国去年对联合国难民署提供的资助将近17亿美元,中国只提供了190万美元;美国仅在去年就向世界粮食计划署提供了价值80亿美元的资助,占其年度开支的42%。

他说,美国也是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首批为国际抗击疫情提供援助的国家。2月初,国务院将18吨民间机构捐助的物资运送到武汉,并承诺向其他受疫情影响的国家提供1亿美元援助,包括向中国提出援助提议。他说,美国目前的援助已远超最初承诺,向多达64个国家提供了共计2.7亿美元的援助。

蓬佩奥还多次表示,中国、俄罗斯和伊朗等国正在发布有关新冠病毒的虚假信息,它们不仅涉及疫情开始的时候,还涉及到各国如何抗疫以及如何提供国际援助的问题。

他3月30日在与来自亚洲或者对亚洲进行报道的记者举行的电话圆桌会上说:“他们试图拿出某种话语方式,这些话语方式各有不同,但都有同样的成分,那就是回避责任,而且试图在全世界混淆视听,不仅在病毒起源问题上混淆视听,而且在各国如何抗击病毒以及哪些国家正在真正在全世界提供援助的问题上混淆视听。我们认为,重要的是,要纠正这些话语方式。”

蓬佩奥还告诫大家要警惕中国目前有关病例数字的准确性以及中国政府目前有关援助各国的宣传。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对蓬佩奥的有关说法做出回应说,“我们无心、无暇也不屑于发起所谓的虚假信息运动。”

特朗普总统:支持中国帮助其他国家抗疫

针对中国正在向世界其他国家捐赠或是出售抗疫物资以及中国正在领导全球抗击疫情的叙述方式,特朗普总统4月1日在白宫举行的记者会上回答美国之音驻白宫资深记者对此提出的问题时表示,如果中国想这样做,他并不介意。

他说:“如果中国帮助其他国家,我把这看成是积极的事情。眼下有151个国家都遭到病毒的围攻。有的国家做得很糟糕。你知道,他们不知道保持社交距离。这些国家不是很发达。他们与世界其他地方没有良好的沟通。我的意思是,他们不知道我们正在做的事情,而其他一些国家能做这些事情。”

特朗普总统与彭斯副总统3月31日在白宫举行的有关新冠疫情的发布会上。
特朗普总统与彭斯副总统3月31日在白宫举行的有关新冠疫情的发布会上。

特朗普说,如果中国能够帮助这些国家,他对此表示全力支持。他还表示,美国正在生产呼吸机等急需物资,而且会把剩余的送到其他国家。

他说:“我们将把多余的分发到世界各地。我们会去意大利,我们会去法国。这些机器会去西班牙,那里受到疫情的严重打击。”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