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0 2019年12月7日 星期六

VOA记者亲历香港历史时刻:理工大学攻防战


在与警察的对峙中一名抗议者在香港理工大学的校园里站在燃烧的大火旁。(2019年11月18日)

在香港社会经历11月11到15日连续5天的堵路和激烈的警民冲突后,11月16日周六一天至晚上基本上平静。在11月12日晚警方在在中文大学与示威者发生震惊国际社会的激烈冲突后,警民冲突的焦点后又转到位于红磡车站附近的香港理工大学。学生和示威者自上周二起将连接九龙东与港岛东重要过海通道红磡隧道的双向行车线封堵,并烧毁十多个收费亭,校园并由学生接管。而警方从周日下午5点调前派重兵全面封锁理工大学。此后,理工大学再次上演令全球关注的连续几日的警民冲突和对抗。美国之音几位在港记者全程在理工大学现场采访报道,带您一起回顾和了解这个仍在进行中的香港历史上的重要时刻。

此前曾在红磡理工大学附近报道堵路和烧毁红隧收费亭等抗议活动的记者海彦,11月16日晚第一次从正门进入理大。当时现场一片狼藉,在校园周围和校园内的抗议者有几千人。在出入口,接管校园的学生检查进入人员的身份和背囊。学生检查完记者后表示致歉,称是怕便衣警察混入。

在学生巳经接管的校园,许多地方有堆放的物品,而在学校饭堂“美食坊”学生和一些义工街坊为学生们做饭,分发菜饭和水果等。里面大量食物和饮水是由市民捐赠。远处突然传来警笛声,大批学生从休息处跑向面对漆咸道南和枸士甸交口处的理大平台和路口。

在距离理工大学漆咸道南与柯士甸道约一百多米处的柯士甸道上木球场旁,有大批防暴警在路上排开戎备,路上则停有多辆警车和便衣警车,警员从车上拿下一些长盾牌。现场有持防暴枪和背警告旗的警员。

晚10点10分,柯士道上的防暴警开始向理大方向推进,并施放两轮催泪弹。不远处的漆咸道南上也传来多轮施放催泪弹的枪声。

防暴警时走时停,向理大推进,再施放催泪弹。催泪烟被风反吹回警员方向。

不远处的漆咸道南上再传来发射催泪弹枪声,警方在柯士甸道上向理工大学方向再放一轮催泪弹。

在理工大学外漆咸道南上,防暴警在发射多轮催泪弹后曾一度推进至与柯士甸道的交叉口,不过在学生投掷许多汽油弹后又后退约50米外的处天主教教堂旁。靠近校园一边,大批示威者用雨伞和简易盾牌筑起防线。

有示威者接近在漆咸道南上的前沿路障,向警察方向投掷汽油弹,不过距离警员还很远,构不成任何威胁,并很快自行熄灭。

周六晚约11点左右,有防暴警试尝从理工大学正门前的科学馆道包抄,示威者投掷汽油弹阻止。

到周六午夜过后,警方强行推进,将示威者逼回到理大校园内,将校园外主要街道十字交通口的路障拆除。一天与其他抗争没有太大区别的一幕暂时告一段落。

但周日早上,校园内的学生再次出动,在校园外主要道路漆咸道南和柯士甸道交叉口靠近校园的一角筑起路障,开始和警方展开一天的激战。

大批防暴警再到理工大外的漆咸道南和柯士甸道上清场,施放多轮催泪弹。至11点后,双方仍处于对峙状态。

防暴警不断警告理工大学外的学生和示威者涉及非法集结,必须立即离开,否则警方将使用武力驱散和作出拘捕。学生则鼓嗓回应。

警方在11点半过后,向示威者防线处施放多轮催泪弹现场浓烟弥漫。

理工大学在漆咸道南的马路对面,便是解放军驻港部队在九龙东的军营,军营内有全副武装的军人把守。

防暴警继续向学生防线发射大量催泪弹和橡胶子弹等防暴弹。示威者不后退,投掷汽油弹和砖块回击,但投掷距离不远,离警方防线很远。

12点1刻左右,柯士甸道上的警方防线推进,与漆咸道南上的防暴警同时向学生防线发射催泪弹及其他防暴弹。

12点半左右,柯士甸道上的防暴警再次突前到漆咸道南路口,近距离向约30多米外的学生防线发射催泪弹、橡胶弹和一种叫rubber rocket的防暴弹。

1点45分后,从柯士甸和漆咸道南先后开来两组水炮车和装甲车,很快,水炮车和装甲车冲击学生防线,示威者则近距离对峙,投掷汽油弹和石块。这是记者几个月来在前线报道,很少看到了警方同时使用如此重器攻坚示威者防线。

两组警方水炮车和装甲车冲击学生防线的同时,两边的防暴警向理工大学平台和示威者防线密集发射催泪弹和其他防暴弹。

防暴警用水炮车和装甲车冲击学生防线,发射带有胡椒剂的蓝色水柱,示威者毫不示弱,近距离激战,投掷汽油弹等,并用弾弓弹射石块儿。

记者海彦继续前线报道防暴警在红磡理工大学外与学生和示威者展开激烈城市攻防战,场面异常激烈。

双方这一轮激战持续了约30多分钟。

2点半后,警方水炮车和装甲车后撤至离开理大的路口。激战暂时停息。记者3点后来到示威者的防线内,多数人穿雨衣休息。

记者短暂离开暂时平静下来的理大攻防现场。但到5点再准备返回理大现场时,见到几十辆警车和便衣警车从红磡站与红磡体育馆之间的畅运道背后包抄学生和示威者,严密封锁理工大学。记者几经尝试,终于从一处已经被堵得严密的一个行人天桥处爬过去,来到红隧前的行车线,身体多处被刮破。

记者在与美国之音香港风云特别报道的4次连线过程中,介绍了在连接红磡和理工大学的畅运道车人两层桥上发生惊人场面。约晚6点,防暴装甲车试图从畅运道的桥上冲击学生和示威者的防线,结果,学生在防线前投掷大量汽油弾,火光冲天,装甲车被迫后撤。

6点半时,畅运道上的警用装甲车再次试国冲击突破学生防线,学生再次投掷汽油弹,并点燃桥下行人通道上的杂物。装甲车再次后撤。

6点半后,大批防暴警从畅运道移动至一百米外另一个通往理工大学的连接红磡站的行人天桥的上方处,隔街向理工大学发射防暴弹,包括滚到记者脚下的比乒乓球略小的黑色橡胶弹。

7点过后,有学生开始点燃连接理工大学侧门与红磡港铁站行人天桥靠近红磡一侧堆堵的大量桌椅和杂物,现场冒出浓厚的黑烟,空气中充满胶皮烧焦的味道,防毒面具都不管用。约十多分钟后,两辆消防车赶到,消防员很快将火扑灭。

在人行天桥靠近红䃟站一侧的大火被消防员扑灭的同时,又有人将靠近理工大学一侧出入口人行天桥上的杂物点燃,不过火势烧得很慢,有消防员赶到灭火。

8点过后,在畅运道靠近红磡站装甲车位置下面的行人道堵道的杂物被示威者点燃,并不时传来汽油瓶的爆炸声,火势很快蔓延,火光冲天,黑烟浓厚。警用装甲车被迫后撤。

8点20分左右,警方装甲车再次试图突破警方防线,守护防线的示威者再用投掷大量汽油弹的方式在装甲车前引起大火,成功阻止装甲车推进。

8点45分左右,两辆装甲车再试图冲击学生防线,示威者再用大量汽油弹阻挡。车顶上的防暴警不断近距离发射防暴弹。示威者不再投汽油弾,一辆装甲车继续前行,在距防线约几米时,示威者突然投出几十枚汽油瓶,多数落到装甲车车身和挡风玻璃处,另一辆装甲车被迫后撤,着火的装甲车也随后慢慢后退。示威者一片欢呼声。这是警方装甲车首次被示威者直接击中着火。

记者晚9点多钟再次进入理大校园。警方晚间已将理工大学周围所有的路口包围封锁,只留一个出口让人出去,但必须要登记身份证。记者询问几位年轻人,他们表示,登记身份很可能给拘捕,他们不惧怕,要坚持留下来,与其他数以百计的学生和示威者在一起。

理大内许多学生和示威者在俗称的李兆基楼旁的Y core处死守校园,阻止防暴警从漆咸道北的一个通行隧道攻入校园。

在紧邻漆咸道北的校园Y core,示威者聚集在一起讨论下一步行动,是撤离还是留下。有人提议,如果要撤,就同其他示威者商量,合作,再协调外面示威者夹击警方防线。不过,多数都留下来守护校园。

在理大校园正门A core 附近,记者正在采访民主党立法会议员许智峯时,有消息称警方巳突破入校园。此后,校园学生和示威者呼喊奔走。

有一位重伤员周一,11月18日凌晨被义务救护从校园抬走,另有救护人员进入校园。

稍后,在理大校园内的民主党议员许智峯继续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许议员在反送中抗争中一直冲在前线,作为民意代表监督警方执法,呼吁警方保持克制。

立法会议员许智峯表示,担心校园会出现人道危机。

深夜到凌晨,示威者和警方继续在校外展开攻防激战。这位理大生刚刚从A core, 也就理大正门跑进来,中了水炮车加有胡椒水剂的白色水柱,浑身热辣,不断地吸溜咧嘴,非常难受。有人让他尽快冲洗,他说,不怕,应该挨过20分钟就会好些,以前洗过也同样的感觉,习惯了。更多的人在附近由守护孩子的人员帮助冲洗。

这位中水炮车水柱的理大生对记者讲述今夜理大激战对他个人意味着什么。

这位理工大学的女生,凌晨3点一拐一拐地从记者前走过。追过去问是如何受的伤。她说是11月11日三罢第一天在旺角街被橡胶子弹打中脚,扒开沙布让看一下,全是淤血。她为了守护理大,周日上午赶回学校。

记者凌晨约4点45分从理大正门走出,一路来到横跨红隧收费站的畅运道公路和行人两层桥。这是周日晚发生几次警方装甲车冲击示威者防线而被击退的地点。最后一次一辆装甲车被投掷汽油弹而车身和风挡玻璃处着火。

这些凌晨5点左右坚守畅运道桥头的示威者中间有多位女孩。示威者早在畅运道上砌起一道砖墙,阻碍警车冲击。

https://twitter.com/VOAHK/status/1196260774450253824

清晨5点15分,警方水炮车再次冲击示威者在漆咸道南和柯士甸道交叉口靠理大一边的防线,发射蓝和白色水柱后又后撤。

记者随后从正门返回理大桥园内,几分钟后,5点半,突然有人呼叫A core,也是就是理大正门需要人手。大批人从各处出来,急奔前往。待记者来到正门,现场已是烈火雄雄、烟雾弥漫。有人不断往下面的长楼梯处投汽油弹和杂物,喊声一片。

有示威者告诉记者,几分钟前,警方突然从三个方面冲击,而约50名精锐速龙小队成员从学校正门对面的科学馆道上,也就是从中间快速杀出,切断许多人的退路,抓捕多人。记者看到几位女生在A core附近吓得哭泣,有人安慰。其中一位女生讲述了她的“恐怖”经历。

天快亮时,仍有许多人将桌椅、柜子等物件拉至理大正门仍下去,防堵正门的长楼梯。

早8点前,大批示威者聚集在Y core附近商讨对此。有一位女生突然高喊,赶快行动,随后有人呼吁不再等,要从正门冲出去。留在校园内的数以百计的学生和示威者呼喊“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向A core出口进发。

许多人开始踏着正门的余火走出校园,不过又有人开始返回。最后还是有许多人决定走出去。大批人拥挤在出口临时拆开的一个的豁口狭窄附近。现场有些混乱,也有些悲壮。

从理工大学正门出来的学生和示威者很快在漆咸道南和柯士甸道交叉口边布阵,警方开始发射大量催泪弹。

大多数学生和示威者还是决定从正门返回校园固守。

激战了一天一夜的理大正门前一片恶战之后的狼藉。

周一中午12点一刻左右,一些人再走出正门来到街上。警方水炮车在漆咸道南上向理大平台发射水柱,并冲走地面上的杂物。装甲车顶部则有警员发射催泪弹。另有柯士甸和漆咸道南上的防暴警突前,以车为掩护,向平台和示威者发射催泪和橡胶弹等。

记者从理大校园出来,沿科学馆道前行,过警方第一道防线,然后等待警方媒体联络检查证件时,有示威者在畅运道桥上与警方对峙,躺在科学馆道的大批防暴警施放密集的催泪弹,并拘捕两人。

记者海彦11月18日下午4点走出理大校园。警方允许每一家媒体有一人出来,换取一人进去。记者汤惠芸从周一下午至周二早上9点多从理大出来,再换记者郁岗进入理大。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