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46 2021年11月28日 星期日

中国“疫苗外交”被指宣传自我 诋毁他国


中国科兴公司在北京展示其研发生产的新冠病毒疫苗。(2020年9月24日)
中国“疫苗外交”被指宣传自我 诋毁他国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5:23 0:00


全球抗击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努力,目前已经进入接种疫苗,预防和阻断传染的阶段。就像去年输出抗疫模式、“口罩外交”等一样,中国正在通过输出疫苗,展开“疫苗外交”,希望以此扩大其国际声誉和影响力。与此同时,中国也通过官方媒体发声,散布虚假不实信息,诋毁他国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以抬高中国疫苗的接受度,提高中国在全球抗疫中的话语权。

2021年2月1日,巴基斯坦空军一架专机满载中国提供的第一批对外援助的新冠疫苗抵达拉瓦尔品第的努尔汉空军基地。这是中国在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仍肆虐全球时,推动其“疫苗外交”的最新进展。

这批新冠疫苗共50万支,由中国国药集团研发。巴基斯坦媒体报道说,中国援助的这批疫苗将优先为当地一线医护人员进行接种。

巴基斯坦外交部长库雷希在机场的疫苗交接仪式上感谢中国的捐赠,称“这再一次证明了我们两国全天候的久经考验的友谊”。

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农融表示,巴基斯坦是中国对外提供疫苗援助的第一个国家,“中国将竭尽所能向巴基斯坦和其他有需要的国家提供援助和支持”。

此前,巴基斯坦数万人参加了中国新冠疫苗的临床试验。巴基斯坦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了中国国药新冠疫苗的紧急使用许可。

巴基斯坦获得中国对外援助的第一批疫苗并不为奇。巴基斯坦被认为是中国的重要盟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9年4月在北京会晤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时称,巴基斯坦是中国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中巴互为‘铁杆’朋友”。

中国希望通过疫苗外交深入推进伙伴关系,扩展其所宣称的国际“朋友圈”,提高其在国际上声誉的举措并不止于此。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2月1日说,中国正在向汶莱、尼泊尔、菲律宾等13个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援助,下一步将向其他38个有需要的发展中国家援助疫苗。

汪文斌说,中国将继续在力所能及范围,及时向有关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为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做出自己的贡献。

2019年底新冠病毒疫情在中国爆发之后,中国的国药集团、科兴生物和康希诺生物等三家公司相继着手研制疫苗,并在全球十多个国家进行了三期临床试验。其中国药集团和科兴生物研制的是灭活疫苗,康希诺研制的是腺病毒载体疫苗。

2020年12月31日,中国国家药监局批准国药集团一款新冠病毒灭活疫苗上市。此前一天,国药集团公布了这款疫苗三期临床试验的报告,称该疫苗保护率为79.34%。

今年2月3日,科兴公司向中国国家药监局提交新冠病毒灭活疫苗附条件上市申请已获得受理。这款疫苗在三个国家临床试验的保护效力分别是:土耳其的91.25%,印尼的65.3%,巴西的50.38%。

根据康希诺官网介绍,他们研制的腺病毒载体疫苗去年11月在墨西哥进行了三期临床试验,最终的有效率结果目前尚未公布。但是据称,该款疫苗已获得墨西哥政府3500万剂的订单。

中国外交部称,国药集团、科兴生物和康希诺生物已申请加入世卫组织新冠疫苗计划。

去年10月8日,中国与全球疫苗免疫联盟签署协议,正式加入“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中国外交部说,这是中国推动疫苗成为全球公共产品的一个重要举措。此前,中国曾经表示,新冠疫苗研制成功后,将优先供给湄公河国家。这被认为是中国“疫苗外交”的一部分。

中国环球时报引述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曾光的话说,中国已承诺通过“一带一路”、东盟和上合组织等平台,优先供给一些合作伙伴和邻国。

背书中国疫苗的国家和领导人

除了保障所谓“铁杆朋友”国家,以及亚洲其他国家的需要以外,中国疫苗外交的触角也深入到世界其他国家,甚至包括欧盟国家,一些与中国有伙伴关系的国家领导人公开接种中国疫苗。

1月29日,匈牙利表示,已经批准使用中国国药集团研发的新冠疫苗。匈牙利成为第一个批准中国疫苗的欧盟国家,并签署了购买500万剂国药集团疫苗的合同。总理欧尔班说,中国疫苗运抵后,他会选择接种。

1月28日,中国科兴公司研发的新冠疫苗运抵智利首都圣地亚哥。智利总统皮涅拉亲赴机场迎接。皮涅拉说,智利卫生部门已批准中国疫苗供18岁以上成年人使用。他本人也将在2月中旬接种这款疫苗。

1月22日,摩洛哥正式批准紧急使用中国国药集团研制的新冠灭活疫苗,并于28日正式启动接种工作。

1月17日,柬埔寨首相洪森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他将成为柬埔寨第一个接受中国疫苗的接种者。此前的15日,洪森宣布,中国将向柬埔寨捐赠100万剂新冠疫苗。洪森还称赞中国疫苗只需零下2至8摄氏度保存,不像其他国家的疫苗需要零下70摄氏度的保存。

1月16日,中国国药集团研发的新冠疫苗运抵塞尔维亚。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到机场接收。他称,他自己接种中国新冠疫苗的可能性非常大。

1月14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接种了中国科兴公司研制的疫苗。此前,土耳其从科兴公司订购的首批300万剂新冠疫苗于去年12月30日运抵土耳其首都安卡拉。

1月13日,印尼总统佐科在总统府接种了中国科兴公司研制的新冠疫苗。

1月10日,塞舌尔总统拉姆卡拉旺成为首位接种中国疫苗的非洲国家领导人。

1月10日,约旦首相哈苏纳和多名内阁大臣接种了中国国药公司的新冠疫苗。

1月7日,巴西卫生部长宣布,计划购买1亿剂中国新冠疫苗。中国企业在对巴西出口新冠疫苗的同时,还与巴西合作联合开展新冠疫苗III期临床试验,并向巴西提供用于生产新冠疫苗的活性成分。

菲律宾上个月表示,已经与中国科兴公司达成采购意向,计划今年从科兴采购2500万剂新冠疫苗。总统杜特尔特1月13日表示,中国的新冠疫苗质量好,安全有效。不过,他还没有承诺是否以及何时接种。

秘鲁已经与中国国药集团达成购买协议,首批100万剂疫苗1月底运抵秘鲁。总统弗朗西斯科·萨加斯蒂表示,他愿意在必要时接种中国疫苗。

巴林王储兼首相萨勒曼在去年9月26日作为志愿者接种了中国国药三期试验阶段的中国国药新冠疫苗。今年1月13日,巴林宣布正式批准中国研发的新冠灭活疫苗在巴林注册上市。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在报道多国领导人选择接种中国研制的新冠疫苗时说,他们看好中国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易于运输和储存的特性。报道还说,这是中国坚定履行将疫苗作为全球公共产品承诺的生动体现。

公开数据显示,中国国药集团疫苗的有效性为79.34%,低于美国辉瑞和莫德纳超过95%以上的有效率,但是高于世卫组织对新冠疫苗有效性至少在50%的阈值。

中国媒体报道称,全球16个国家和地区已经向中国订购了大约5亿剂疫苗。

学者:疫苗外交是某种赎罪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国在整个疫情的处理上有很多失误,很多谎言,包括跟世卫组织不合作,隐瞒疫情,把全球带入大危机,大萧条,大动荡之中,中国政府对此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此,中国的疫苗外交在某种程度上是在向世界“赎罪”。

他说:“中国面临与世界其他200多个国家关系紧张的非常困难时刻,必须要用疫苗外交,就像以前用口罩外交一样,进行公关,营造其他国家对中国的一些好感,要把中国过去制造的问题,尤其是中国国家的罪错,进行某种减缓。”

夏明说,新冠疫情大流行,让中国许多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陷入重大危机,包括巴基斯坦,上合组织和金砖五国等国家。因此,向这些国家提供疫苗是中国展开疫苗外交的优先。

地缘政治和经济利益

美国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杨大利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像其他国家一样,希望在这场疫情中推动自己的利益和影响力,不仅涉及地缘政治利益,也涉及经济发展利益。

他说:“但目前看起来,首先是疫苗接种的实施,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有利于经济的发展。如果将来能大规模向外出口疫苗的话,就会产生经济利益。”

杨大利说,在目前疫情大流行的情况下,不管是哪个国家,如果能提供有效的疫苗,肯定能产生正面的影响力。他说,在供小于求的情况下,有些国家积极参与了中国疫苗临床试验和使用,但是也有些国家对使用中国疫苗还有抵触情绪。他说,如果中国企业能把他们疫苗的数据公布在权威医学刊物,如《柳叶刀》上,证明其疫苗的有效率,能帮助打消人们对中国疫苗的疑虑。

这位政治学教授还强调,全球抗疫努力,不管哪个国家能做些什么,都不是零和游戏。如果中国能“包下”第三世界国家的疫苗接种,并非是中国“赢得了什么”,美国也会受益。他说,现在全球是个患难共同体,各国都受到疫情的冲击,都面临着病毒肆虐的可怕命运。因此,各国应摒弃不同的观念,共同抗击疫情。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去年底曾发表了一篇时评,为中国的“疫苗外交”辩护,称某些西方政客抛出所谓“疫苗外交论”,是“气人有,笑人无”的“柠檬精”心理。

这篇时评说,中国为世界各国抗疫提供真诚援助,却在西方政客口中成了“扩充地缘政治影响”,被这些政客“诬称的中国‘疫苗外交’牌,实则是光明正大的疫苗国际合作”,中国推进抗疫合作,“从来不谋求任何地缘政治目标”,“也从来没有附加任何政治条件”。

中国疫苗外交的可乘之机

中国在全球大力拓展疫苗外交,努力扭转与战略合作伙伴国家关系,帮助这些因疫情大流行导致经济停滞不前国家的时候,美国因疫情严重,感染和死亡人数曲线目前还不能明显拉平,似乎在抗疫努力中有些显得自顾不暇,没有像中国那样大张旗鼓地推动疫苗外交。美国将抗疫努力重心放在国内,似乎给中国的疫苗外交努力提供了时间和空间。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说,在短期内,中国似乎有可乘之机,借助疫苗外交,加大其在国际上的话语权,占领道德高度,以此凸显中国比美国在全球事务中发挥的作用更大,关爱更多。但是,他指出,中国疫苗不仅有效率远低于美国的疫苗,中国企业的生产能力并不比美国更强,表面上似乎订单很多,但生产能力不足,眼高手低,到头来可能无法兑现其提供大量疫苗的承诺。而与此同时,美国在加大力度对本国民众免费提供疫苗接种的同时,也在跟日本、韩国、加拿大、欧盟等盟国协同合作。他说,待美国疫情稳定下来,美国将腾出手来向这些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这也就是为什么拜登总统就职第一天就签署了恢复加入世卫组织的行政令。

他说:“美国回到世卫组织,就是要帮助全球抗疫,美国不仅有资源,而且有技术可以分享。美国一定会在世卫组织中跟中国争夺对世卫组织的主导权。美国退出世卫组织后,中国对世卫组织的影响太大,美国回去之后,一定会重振其领导权,包括在疫苗开发上美国的领导地位。明年,美国真正对全球的贡献,对全球疫苗外交的美国优势,会真正地显现出来。”

“先下手、想为强”与“后下手为强”

夏明还特别指出,中国经常低估美国的优势和全球的领导力,就像二战前的日本一样,试图以先发之势,挑战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但是他说,民主国家往往是后下手为强,专制国家是“先下手,想为强”。专制国家体制的综合国力、经济、科技等方面,都无法同美国的民主体制相比。

他说:“最后美国疫苗的有效性,可靠性,以及美国展示的全球国际主义外交,最后爆发出来,反而让中国政府的外交显得非常失败。因为毕竟,中国夸下的诺言,要实现起来恐怕很吃力,最后遭遇失败的可能性都有。”

诋毁他国凸显自己

中国推动的疫苗外交,一个方面是大力宣传对外援助疫苗,宣称有多少国家参加中国疫苗试验,哪个国家领导人打了中国疫苗;另一方面,也不遗余力地诋毁其他国家生产的疫苗。

中国多家国营媒体今年1月就曾大肆报道挪威多名老人在接种辉瑞新冠疫苗后不久死亡的案例,尽管挪威官方一再强调,没有证据表明接种疫苗同这些死亡事件有直接关系。

中国环球电视网的主持人刘欣1月15日发推文称,“消息不能独立核实,但令人不安:10名德国人在注射辉瑞疫苗数天后死亡”。刘欣的这段推文被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转推。

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1月15日的一篇报道引述匿名的北京免疫学专家的话说,全球应暂停使用辉瑞疫苗,因为这种新技术尚未证实安全。

美国的华盛顿邮报报道说,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和呼吸道专家钟南山对“非中国的疫苗”的安全性表示关切。

针对刘欣在推文中对辉瑞疫苗安全性表示的“令人不安”,德国明镜周刊1月21日报道说,中国官方媒体试图散布有针对性的虚假信息,以扭曲中国制药业在与辉瑞和莫德纳疫苗研发竞争中所处的落后状态。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1月19日也批评中国正通过危险的虚假宣传来打击美国疫苗,称中国宣传机构攻击其他疫苗是个危险的游戏。

国家领导人的示范和沉默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说,中国在疫苗问题上不断地散布虚假信息,说什么美国的疫苗怎么不好,到头来会破坏中国自己疫苗开发的可信度。他说,如果有效率超过95%以上的美国疫苗不可信,有效率低很多的中国疫苗,就更不可靠。

夏明教授说,中国官方媒体希望通过散布虚假信息来诋毁其他疫苗,但是这种做法并没有赢得世人对中国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的普遍认同。中国虽然大肆报道外国领导人接种中国疫苗,但是中国的媒体却从未报道过中国领导人接种中国研制的疫苗。他说,如果中国的领导人公开接种中国自己的新冠疫苗,那么他才会相信中国疫苗的安全和有效性。

与中国形成巨大反差的是,包括美国总统拜登、前副总统彭斯等领导人都为美国疫苗的安全性背书。去年12月21日,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在电视实况转播下接种了第一剂辉瑞新冠疫苗。12月29日,当选副总统哈里森也在电视直播中接种了莫德纳的新冠疫苗。此前的12月18日,时任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媒体的见证下在白宫接种了辉瑞的新冠疫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