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56 2022年6月25日 星期六

VOA专访: 专访白宫亚太裔美国人办公室执行主任克莉丝托・卡艾伊


VOA专访: 专访白宫亚太裔美国人办公室执行主任克莉丝托・卡艾伊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8:53 0:00

VOA专访: 专访白宫亚太裔美国人办公室执行主任克莉丝托・卡艾伊

每年五月是亚太裔美国人传统月,在庆祝亚太裔美国人的文化与成就之际,许多人依然面临种族歧视与瓶颈。美国之音白宫记者黄耀毅专访白宫亚裔美国人、夏威夷原住民与太平洋岛民办公室执行主任克莉丝托・卡艾伊(Krystal Ka’ai),讨论亚太裔美国人对美国的贡献,中国官员言论对华裔美国人身分认同的负面影响,仇恨犯罪与枪击案,以及因应之道。

亚太裔美国人筚路蓝缕

记者:谢谢你克莉丝托,抽空接受访问。你是白宫亚裔美国人、夏威夷原住民与太平洋岛民办公室的执行主任,请为我们简单介绍你们做些什么,组织历史以及宗旨。

克莉丝托・卡艾伊感谢你今天的邀请。白宫亚裔美国人、夏威夷原住民与太平洋岛民办公室已经存在超过20年了。首先在1999年由克林顿政府创立,之后每届政府都重新授权,本次是在去年五月,由拜登总统签署第14031号行政命令重新授权,并且扩大这个历史性的倡议,来真正确保为我们的亚裔美国人、夏威夷原住民及太平洋岛民社区促进平等、正义与机会。

记者:每年五月,我们都庆祝亚太裔美国人传统月,也就是现在。这个传统月是怎么来的?

克莉丝托・卡艾伊在1970年代,在国会中有在推动,要更加彰显亚裔美国人、夏威夷原住民及太平洋岛民社区。其实一开始只有一个星期针对亚太裔美国人的庆祝活动,最后成长到现在的一整个月。事实上,从90年代以来,每届政府都有发出总统宣言来官方纪念这个月,来庆祝我们的多元历史、文化,及我们亚太裔美国人、夏威夷原住民与太平洋岛民社区的贡献。有一点我要强调,就是在本届政府,第一次将夏威夷原住民包括在传统月。历史上并没有这样做。不过在拜登政府,总统认为彰显这个历史上经常被忽视的社区,是非常重要的。

记者当然,除了在五月,每个月都应该褒扬亚太裔美国人的贡献。我们知道亚裔美国人对这个国家有长久贡献。根据“斯坦福大学北美铁路华工项目”,大约有1万5000名到2万名中国移工协助建造了横贯美洲铁路。但许多亚裔美国人的贡献要不是未被详加记载,就是不为人知。回顾历史,请你告诉我们亚裔美国人克服了哪些困难,还有我们达成那些成就。

克莉丝托・卡艾伊很高兴你提到我们的历史。因为这是传统月及每个月都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能够表彰很丰富的历史,同时对社群做出贡献。正如你所说,亚裔美国人已住在美国好几个世纪,并做出极大贡献,但同时面对许多挑战,也是我们在本月要来正视的。如1882年排华法案,看看二次世界大战时的日裔集中营,以及其他历史上痛苦的部分,我们到今日仍须正视,同时也要透过了解来向前迈进。了解我们历史的那些部分是很重要的,确保我们不会重蹈覆辙。向未来迈进。这在疫情期间尤其重要,因为很不幸的,我们看亚裔美国人被归罪,被当成疫情的替罪羊,而这导致了针对本社群的仇恨犯罪与暴力的增加。

模范少数族裔迷思 亚太裔族群多元

记者我们看到许多人谈论“模范少数族裔”,有些人认为这说法不对,不过根据“人力资源管理学会”的数据,白人男性每赚1块美金,亚裔男性就赚1块15美分,而拉丁裔男性只赚91美分,非裔男性赚87美分。在帐面上看起来很好,但这真的代表亚裔美国人比起其他族裔,财务状况就比较好,或在职场上没有面临歧视或玻璃天花板吗?

克莉丝托・卡艾伊我想这是个很好的问题,也是我们经常听到的说法。当我们看数字,的确看起来亚裔美国人比其他族群过的要好。我要说,整体而言,我们当中许多社群过得非常好。亚裔美国人当中有些高成就、高收入的个人,但那不是全部面貌。这也是为何白宫亚太裔办公室努力推动更广大的数据分析,来真正了解影响美国亚裔、夏威夷原住民、太平洋岛民的多元需求与关切议题。

我们知道这是个非常多元的人口,包括40多个不同族裔,讲100多种不同语言跟方言。从亚洲来的人,都知道这很正常,因为我们都知道那儿有很不同的国家,各自拥有不同历史、文化跟语言。但在美国,我们都被归在同一类。所以非常重要的是,不是每个亚裔美国人都是华裔或日裔,但我们有着丰富的多元性,而因此可看见在社会经济产出,及教育程度、健康方面的不平等,还有其他不常被发现到但存在着的差异,这些是当你只看将整个社群视为整体的表面数据而不会察觉的。

记者我想要再深入探讨这个话题。正如我们刚才说的,亚裔是个很多元的团体。举例来说,一位拥有长春藤学历,在财富500大公司上班的华裔美国人,跟在医院当护士的菲律宾裔美国人,会有很不同的经历。或像我们之前谈过,其他族裔或许不能理解集中营对日裔美国人造成好几世代的创伤。你在工作当中如何来弥合这些不同族裔间的摩擦,尤其某些族裔之间可能会有历史性的仇恨,如韩裔美国人、日裔美国人,或台裔美国人。你如何弥合这些?

克莉丝托・卡艾伊我认为要能先正视我们社群的多样性。能够提升那些独特的历史、贡献与挑战,但同时了解我们身为一个团结的社区,有些方面是重叠的,无论这些本身侨民所认同的族裔背景为何,在美国我们拥有许多共通之处。所以我认为应该要想办法来提升分岐,但同时找到共通点,真正专注在共同利益上头。而我们看到在疫情期间,我们群体中许多人都不只受到反亚裔仇恨的冲击,健康差异、经济与教育不平等,都变本加厉。那些挑战都是横跨我们整个社群,我们真的想要确保大家都获得需要的资源跟协助。

华裔对美国忠诚,并非对中国忠诚

记者疫情期间,正如我们提过的,许多亚裔美国人因疫情被归罪,甚至有人会叫他们“滚回你的国家去”,这让人觉得你不是个美国人。但同时许多亚裔美国人也在找寻,试图连结自己的传统,连结自己的根。然而这样的认同危机,如果可以这样说的话,或许面临另一个挑战。举例来说,中国驻美大使秦刚在一场五月初的演说当中要求华裔美国人改善美中关系 -- 讲的好像这是华裔的责任一样。他还说“覆巢之下无完卵”。我们知道中国一直说华裔美国人永远都是中国人,不管你到哪都一样。而用“巢”来称呼中国,也是在表示对中国要忠诚。亚裔美国人要如何维持传统与根源,找到自我认同,同时不受到外国政府的影响呢?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克莉丝托・卡艾伊是的,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但也是个重要的问题。我认为很不幸的,这正是我们看到许多亚裔美国人在挣扎的,就是无论我们在这国家住了多少代,还是经常被永远视为外国人。还有那刻板印象,会有人对你说“你英语说得真好”,但许多亚裔美国人本来就只会说英语。另外还有许多其他经常跟我们族群相关的刻板印象。不幸的是,对美国缺乏忠诚度,或不爱国的刻板印象,经常与亚裔美国人连在一起。事实上我们看到“亚裔美国人基金会”最近的报告显示,在民调当中许多美国人相信,亚裔对他们祖先或其族裔的国家要更忠诚,而对美国较不忠诚。这是个令人担忧的认知。尤其当我们看到美国与中国间的紧张情势持续升高,我们开始看到更多人以怀疑眼光来看亚裔美国人,并不认为他们是美国人。

我们白宫亚太裔办公室的工作就是,努力改变针对亚裔美国人不是美国人的这种看法,因为我们从各个层面来说都是美国人,我们对这个国家贡献这么多。我想那是我们要努力确保的,就是亚裔美国人能够同时为自己的族裔传统而骄傲,但同时又能够在这里被视为完全的美国人。

记者看来当中国大使讲出那样的话,对于想要找寻自我认同,认同为美国人的华裔美国人,是没有帮助的?当一个中国官员暗示你必须要对祖国忠诚,那是否对华裔美国人起了反效果?

克莉丝托・卡艾伊我想,没有,那当然是没有帮助的。但我同时也想,包括亚裔美国人在内的美国人,都自我认同,对这个国家忠诚。所以不管哪个外国政要怎么说,也不会成真。就因为他们说所有华人血统的人,无论住在世界哪个地方,都应该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忠诚,也不代表华裔美国人就会那样想。我想,许多我们在做的事情,就是要确保我们可以消弭有害的刻板印象,还有像那样的虚假讯息,而让大家知道,亚裔美国人就是美国人。亚裔美国人就是美国人,而他们对美国忠诚,而非对任何外国忠诚。我们看到二次世界大战时的不幸,导致日裔美国人遭到监禁,就是源于认为日裔美国人即使是美国公民,也不忠于美国。我们也开始看到针对华裔美国人有类似的怀疑,正当美中开始紧张之际。但我们必须不重蹈二战的错误,因为华裔美国人为其文化而傲,但同时也是完全的美国人,而他们对美国的忠诚不应受到质疑。

与其他族裔合作对抗种族仇恨与歧视

记者我想要谈谈最近针对亚裔美国人的仇恨犯罪,比起去年上升了超过300%。针对亚裔仇恨犯罪的情况有多糟?拜登政府相关的政策又是如何?

克莉丝托・卡艾伊这是个很好的问题。很不幸的,我们看到反亚裔仇恨犯罪与仇恨事件在过去两年半激增。正如你之前提到,光在去年全美各大城市针对亚裔美国人的仇恨犯罪就暴增超过300%。这是惊人的数字,也让我们很担忧。我想清楚指出,我们的总统与副总统是真的看见我们社群,并且知道他们话语的力量,也理解他们真的必须尽力来解决反亚裔仇恨暴力与犯罪的激增。所以在他上任第一周,拜登总统便发布总统备忘录来谴责针对亚裔美国人、夏威夷原住民与太平洋岛民的排外主义跟暴力。去年五月他签署《COVID19仇恨犯罪法》生效,能处理追踪犯罪等,同时透过联邦政府机关来因应。去年五月,他发布第14031号行政命令,成立我们这个白宫办公室与总统的顾问团队,来针对亚裔、夏威夷原住民跟太平洋岛民。我们一直努力协调整个政府部门,来增进我们社群的公平、正义与机会,包括解决在过去两年半影响许多亚裔美国人的反亚裔偏见、暴力与仇恨。

正如你之前说过的,去年三月在亚特兰大有枪手针对三家不同的亚裔店家,并杀害了八人,当中六名妇女是亚裔,这触动我们社群情绪。那真的是个创伤时刻,我们也每天都会一直听到,许多亚裔美国人害怕在住家附近散步,害怕去超市购物,害怕每天要做的琐事,因为他们担忧成为仇恨犯罪的受害者。我们知道我们还有许多工作需要做,不过本届政府已经做了很多来确保促进亚裔、夏威夷原住民跟太平洋岛民的安全跟福祉,包括透过司法部的资源,还有透过其他联邦政府拥有的手段。而有些工作不只是善后而已,也包括仇恨犯罪预防,当中许多也要确保促进教育更为宽广,包容且有归属感,更多的包含亚裔、夏威夷原住民与太平洋岛民的历史、文化及对美国的贡献。这也正是我们在整个五月都在做的事情,而不仅如此,还要确保大家完整地看到我们,并视我们是美国人。

有件事我们经常谈论,就是无论我们推出多少法案、政策或倡议,都无法一夜消灭仇恨。签署新法案或推出新政策都无法改变人们的想法。我们知道那需要时间,我想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真的专注在不只是仇恨犯罪的预防方面,也如我之前提过的,还要建立对亚裔美国人更宽广的教育跟归属感,当中许多必须要透过长期策略。这无法一夕达成。

记者我们知道亚裔美国人几十年来都参与民权运动。在“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还有“反亚裔仇恨”运动当中,我们看到许多亚裔美国人与非裔美国人还有拉丁裔美国人肩并肩站在一起。但我们同时也看到族群之间也有些冲突。拜登政府对于弭平少数族群之间的摩擦,来达成共同目标,有何策略?

克莉丝托・卡艾伊总统与副总统都清楚说过,我们国家的多元,正是我们的力量。而除了我们的白宫亚太裔办公室,另外还有白宫非裔、拉丁裔、美国原住民等办公室。我们认为紧密合作很重要,因为我们认为与其被分化而且彼此攻击,我们要的是团结。如此我们便能共同应对许多我们族群皆面对的挑战,许多挑战也不单独存在某个族群,可以看到对所有有色族群都有影响。

本届政府的优先是要确保“平等”被贯彻在整个联邦政府中,虽然这听起来好像没什么了不起,但事实上联邦政府将弱势族群的平等列为优先,是很新颖的想法,以前从没这么大规模的推动过。确保亚裔、夏威夷原住民与太平洋岛民被包括在进程中,同时一起提升所有过去被联邦政府在增进美国人机会时,遭到边缘化跟被排除的族群,我认为是很关键的。而你提到的一些制造分裂的议题,我们认为那是很不幸的。我不会说我们已经解决所有美国的种族关系问题,然后族群间已经没有紧张。但我认为,正如我说过的,在本届政府,我们真的努力确保各族群部会觉得他们要互相竞争有限资源,而我们真的能整体提升所有族群的需求,故能确保我们能找出问题根源。我们看到许多紧张升高,因为长久以来,我们的族群都被迫要彼此竞争。

亚太裔传统月缅怀人权运动先驱者诺曼峰田

记者我们知道一位亚裔美国人权力运动的先驱者诺曼峰田(峰田良雄)刚刚过世,我想你请谈谈,身为一个亚裔美国人,他对你的意义为何。

克莉丝托・卡艾伊峰田部长的逝世令人哀痛,对我们许多人来说,上周听闻他过世是个悲痛的消息。而他的确是我们族群的先驱者。事实上,几乎美国国内每一个主要的亚太裔美国人组织,都能追溯到他,包括我们的白宫亚太裔办公室。事实上他就是20年前克林顿政府创立总统亚太裔顾问团时的第一任主席。他也协助创立了像国会亚太裔美国人连线,国会研究亚太裔美国人协会等。如果没有他、他的愿景跟精神遗产,今日许多亚裔、夏威夷原住民与太平洋岛民的全国组织根本不会存在。这对我们族群是巨大损失。

他是真正的先驱。他是个率领我们与我们族群走到今日的巨人。他自己在孩童时曾面临歧视,他二战时被关在日裔美国人集中营,他的爱国心受到质疑。但纵使如此,他是我见过最爱国的美国人。他真的相信这个国家的理念,以及美国的善良,这些完全展现在他身上,透过他的人生及对国家的服务。从一个民选市长,做到国会议员,进内阁当部长。他是第一个被任命为总统内阁的亚裔美国人,他在民主与共和两党政府都服务过。我们看到他的同事、同侪对峰田部长的尊重,以及他遗留下来的丰富遗产,流传给我们这代人,代代相传。

记者:非常感谢你,克莉丝托。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陆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