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08 2022年1月29日 星期六

党派争吵加剧 美国今年迎来中期选举


资料照片:美国国会大厦。(2021年3月8日)

截至星期三(1月12日),离美国举行下届联邦选举还有300天。届时,选民将投票决定美国国会众议院所有435个席位和参议院三分之一席位的归属。这次选举对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四年任期的后两年有着重大后果。

对华盛顿圈外的人来说,选举日期尚远,现在就开始操心未免为时过早。然而毫无疑问的是,华盛顿要员们已经在考虑他们目前的一举一动会如何影响选民在11月时的想法。

这对拜登总统来说尤其如此。目前他在民意支持率低迷的困境中挣扎,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病肆虐和通货膨胀以近40年来从未有过的速度增加每个美国人的生活成本之际,拜登的支持率一连几个星期都在40%和45%徘徊。

这届选举被称为“中期选举”,因为它发生在总统四年的总统任期的中间。公众对总统的印象往往会对选举结果产生重大影响。

资料照片:国会视频截图显示议员和工作人员在参议院会场商谈。(2021年2月13日)
资料照片:国会视频截图显示议员和工作人员在参议院会场商谈。(2021年2月13日)

布鲁金斯学会治理研究项目资深研究员威廉·A·高尔斯顿(William A. Galston)对美国之音(VOA)说:“没有理由认为今年11月的中期选举会与往常有任何不同,这是对总统和总统所在党派的业绩的一次公投。”

事关国会控制权

选举事关国会参众两院的控制权。目前,民主党人只是以极小的多数控制着两院,但由于两党在参议院以50席对50席平分秋色,民主党在落实施政计划方面受到了严重束缚。民主党籍的副总统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可以投下打破平衡的关键一票,但是参议院有参议员一旦表示有意展开冗长辩论便可阻拦表决的规则,共和党人得以让多数法案根本无法得到表决的机会。

在众议院,民主党人只以222对212席拥有微弱多数,还有一席目前空缺。共和党人被看好将在11月的选举中赢得足够夺回多数党地位的席位。

参议院的结果目前还不明朗。在本届选举要改选的34个席位中,由20个目前由共和党人拥有,另外14个由民主党人拥有。绝大多数席位都被视为是“安全”的,也就是说,现任参议员很有可能当选连任。六个普遍被认为有竞争性的选举目前民主与共和两党各占三个。

拜登现在要想让他的议程在国会过关就已经很困难了,而如果民主党失去了参众两院任何一院的控制权,共和党人肯定会在拜登后两年任期内全面封杀他的立法议程。

对总统的公投

从历史上看,中期选举对总统所在政党都很艰难。自从1861年至1865年的美国南北战争以来,除了三次例外,在其余所有的中期选举中,现任总统的政党都在众议院损失席位。

资料照片:拜登总统在国会塑像厅就冲击国会大厦事件一周内发表讲话。(2022年1月6日)
资料照片:拜登总统在国会塑像厅就冲击国会大厦事件一周内发表讲话。(2022年1月6日)

“对某党结果会如何的最佳预测指标是对现任总统工作表现的赞成率,”库克政治报告(Cook Political Report)创始人查理·库克(Charlie Cook)对美国之音说。“离50%差的越多,就越艰难。所以,如果某位总统的赞成率是42%或43%,也就是拜登总统目前的状况,那(对民主党人来说)这不是一件好事。”

弗吉尼亚大学政治中心《萨巴托的水晶球》(Sabato’s Crystal Ball)执行编辑凯尔·康迪克(Kyle Kondik)说:“有时你可以在政治中把事情过度简单化,但是我认为,中期选举得益于过度简单化。”

“从历史上说,除非出现某种重大外部情形或异常情形,你不会预期一位不受民众欢迎的总统所在的政党在中期选举中取得好成绩,”康迪克对美国之音说。“因此,我认为我们可以站在1月份的角度说,拜登的民调数字需要改善,否则民主党人有失败的真实危险,特别是失去众议院,也可能失去参议院。”

可能的选举争议

除非发生某种鼓舞美国人打破政治隔阂而团结在一起的重大事件,2022年的选举将在党派争吵气氛极度浓烈的环境下举行。2020年选举之后,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错误地宣称是窃选夺去了他的总统职位,很多州随后通过了有争议的新的选举法律,这更有可能触发有关选举结果的争议,而且使问题更加难以化解。

“如果在某个重大竞选中的选举结果很接近,——比方说某个有可能决定参议院控制权的参议员选举——输的一方是否愿意接受结果的合法性或者认定选举过程以某种方式出现了针对自己不利的舞弊?”纽约大学法学院萨德勒家庭宪法法律教授、选举法专家里克·皮尔德斯(Rick Pildes)问道。“我们处在选前极度不信任的文化之中,这来自政治光谱的双方。”

皮尔德斯指出,让这种局面雪上加霜的是美国选举制度中某一个特点,而这与多数其他民主政体有着明显区别。

“在美国,我们没有独立的机构来监督和管理我们的选举,这跟很多民主政体不同,”他对美国之音说。“我们有具有党派性质的选务官员……管理多数选举程序,而目前人们非常担心,输的一方将让自己确信——如果选举结果接近,特别是另一党的民选人物控制着这个程序时,这个程序在某些方面是腐败的。”

布鲁金斯学会的高尔斯顿认为,如果有争议的话,那更可能发生在极少数选举中。

“此刻,这么多的选举发生在被这一党或那一党主宰的辖区,我们可能看不到太多结果接近的选举,不管是国会众议院选区这一级还是州这一级,”他说。“我不认为会达到我们在2020年总统选举时所看到的那种激烈程度。”

有关堕胎的裁决是一个变数

弗吉尼亚大学的康迪克认为,有一起事件有可能会对中期选举造成重大冲击,那就是对众所瞩目的有关州堕胎法争议的裁决。最高法院预计将在初夏做出裁决。这项裁决将决定各州是否可以自行执行比最高法院先前判例所允许的更为严格的堕胎限制措施。

资料照片:支持和反对堕胎权利的人士在华盛顿的美国最高法院外抗议。(2021年12月1日)
资料照片:支持和反对堕胎权利的人士在华盛顿的美国最高法院外抗议。(2021年12月1日)

“我认为一个值得关注的大问题是堕胎——如果最高法院事实上允许各州严重限制堕胎,或者对堕胎实施超过他们目前所能够实施的更多限制,”他说。“那么,如果你要找会有什么问题将成为2022年选举的首要议题的话,这个问题值得关注。堕胎在美国政治中是非常两极化的重大问题。”

支持限制甚至主张禁止堕胎权的人士主要集中在共和党,多数民主党人支持扩大堕胎服务的可及性。最高法院的有关裁决可能会把天平挪向一方,起到鼓动选民的效果,造成一党或两党更多的选民踊跃前往投票站。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陆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