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7 2017年7月22日 星期六

安妮.弗兰克的日记75年后依然感人


安妮.弗兰克第一次写日记,是在1940年代纳粹占领下的欧洲,记录的都是75年前的故事。安妮当年的日记,是纳粹大屠杀最原始的罪证。

安妮.弗兰克1942年6月12日写道:“我希望我能向你吐露所有的秘密,因为我从未遇到知音。我希望你能带给我欢乐与力量。”

安妮.弗兰克早年生活在荷兰,13岁生日的礼物就是一个日记本,于是开始写第一篇日记。希特勒上台之后,她与家人从法兰克福搬到荷兰。安妮.弗兰克动笔后没过几个星期,她的家人便在被告知,全家要被赶进韦斯特博克集中营。那是1942年7月5日发生的事。

美国国家大屠杀纪念馆历史学家弗里德博格说,安妮75年前这个星期书写的几篇日记记录的是正常生活的尾声--女童和朋友们,活动安排和富足的生活。日记还记录了她的生活从正常向必须躲藏的迅速转变。

阿姆斯特丹的这间小屋是安妮一家和其他几位犹太人的藏身之所。书架的后面有一个隐蔽的门,门后是一间屋子,安妮就是躲在这件小屋里给她幻想的朋友基蒂写信的,一写就是几个小时。像正常的女孩一样,安妮在信中描绘了她遇到的感情与家庭的麻烦,同时也记录了纳粹大屠杀时期日益短缺的食品供应。

“晚上天黑时,我经常看到善良的人们在几个男人的恐吓、殴打和驱赶下列队行进,旁边是哭成一团的孩子们,很多人支撑不住,几乎跌倒。没有人能幸免,包括病人、老年人、儿童、婴儿和孕妇。每个人的脚步都不能停顿,直到跌倒死亡为止。”

这是安妮1944年8月1日写下的最后一篇日记。躲在这栋房屋内的所有人都被发现,然后逮捕,并被送往集中营。安妮1945年3月去世。

美国国家大屠杀纪念馆解说员弗里德博格:“日记有一句最不起眼的话,就是‘不管怎样,我都相信这些都是善良的人’。结果这句话被引用得最多。从这句话看来,她似乎是一位用玫瑰色眼镜看世界的普通姑娘。可当你通读日记,你就会发现,她其实了解周围世界存在的不公平。”

安妮的父亲奥托是全家在大屠杀后唯一幸存下来的人。他决定出版女儿的日记,记录女儿的人生、情感与希望。安妮因此成为纳粹大屠杀中六百万犹太殉难者的代言人。

另一位幸存者是劳伦斯.伊斯拉埃尔斯,今年75岁了,小时候与安妮一样在阿姆斯特丹生活。今天,她已有三个女儿,是六个孩子的奶奶。她一生都被一个问题所困扰:隔壁的安妮没有熬过大屠杀,自己却活了下来,这是怎么样的一种感受呢?

劳伦斯.伊斯拉埃尔斯:“我们活了下来,很幸运,我对此感到愧疚。我记得我还未成年时,安妮的父亲把她的日记出版了,所有荷兰人都很愤怒。那段时期,没人愿意讨论大屠杀的问题。现在我认为出版日记很重要,因为世界其他国家都不太相信真的发生了大屠杀。这本日记把那个时期的遭遇公之于众,尤其是对美国的观众。这个小女孩的日记说,你必须相信这是真的。”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