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24 2024年7月21日 星期日

北京基层人大代表当选人清一色官方人选


Tunisia's Abdennour is challenged by Niger's Tonji during their African Cup of Nations soccer match in Libreville
Tunisia's Abdennour is challenged by Niger's Tonji during their African Cup of Nations soccer match in Libreville

近来中国各地地方基层人大选举中,涌现出许多没有官方背景的“独立候选人”,受到各方关注。但是当局通过各种方式阻挠,这些来自民间的参选人往往不能如愿进入正式候选人名单,更无法当选。

11月8日北京市基层人大代表选举结果显示,当选人全部为官方指定的“正式候选人”。虽然选民可以通过在选票上“另选他人”一栏上填写那些独立参选人的名字,但是他们无人当选。

*吴青:候选人提名程序违法*

曾担任7次北京市级和区县基层人大代表的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吴青女士在这次选举中没有成为正式候选人。吴青说,北京市的这次选举在推荐预选人的方法上就违反了相关法规。吴青说:“选举的过程,在程序中没有依照法规。因为‘十人联名’提出的候选人其实都应该和群众见面,再由预选才能出谁能作候选人。他们把提名的票的多少来当成预选的票,这本身就不合适。”

吴青表示,如果参选人不在正式候选人名单上,就很难被选上。那么,正式候选人是如何获得了这么多提名呢? 吴青说,在北外选区,有的学生在提名的时候,被要求在空白的推荐表上签字,并不知道自己选的是谁,推选过程并不透明公开。中国政法大学仝宗锦老师也接到同学的反映说,系里的辅导员要求学生在推荐表上签名,但表上却没有被推荐的人的姓名。

还有一些国有企业员工因为没有投票推荐公司总经理,而被勒令辞职。

*吴青:此次选举当局施压前所未有*

吴青还透露,这次选举中,学生选民受到了来自校方的很大压力。吴青说:“当然这个选举的过程就是违法,有很多时候是暗箱操作,因为群众不知道候选人是怎么出来的。我们这一次选举,很多人跟我反映,是选举以来最不民主的一次。我们学校环境整个很紧张,有特警,有警察,有我们街道派来的人,有保安。那么群众就问我, 这些人来保护谁呢?有的学生看见我就哭了,说我们真没有用,我们没有顶住。他们感觉到空前的压力,心里非常地痛苦。”

吴青对记者表示,当局的既定方针就是,群众推选的“十人联名”候选人一个都不许选上。这次北京选举的当选人都是官方指定的正式候选人。

吴青表示,这些真正受人民拥护的人民代表能够发挥监督作用,当局担心会很难对付。当局认为她是“最难缠的人民代表”。吴青说,自己之前七次当选,每次都进入候选人名单,但是这一次,有关方面的手段非常过分。

近来中国各地基层选举都涌现出不少没有官方推荐、自发参选的候选人,其中很多是年轻人。吴青说,这说明年轻人对推动中国法制有热情;这次北京区县选举出现不公和违法行为,让年轻参选人更加懂得,推动中国民主法制的道路是不平坦的,要准备长期的斗争,权利没有恩赐给予,必须要去争取。

*独立参选人提名难,当选更难*

中国选举法规定,人大代表候选人由各政党、各人民团体联合或者单独提出,或者由各选区选民十人以上联名提出。此次北京区县人大代表选举中,正式候选人6615名,还有20多名独立候选人参选。

中国基层选举中,独立参选人虽然受到瞩目,但是最终当选的寥寥无几。独立参选人的名字很难出现在选票上。 广东省今年人大换届选举出现了近40名独立候选人,佛山市农民维权人士郭伙佳罕见地以独立身份当选区镇人大代表,却在当选当晚被当地公安软禁。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纵深视角》专访斯坦福大学胡佛档案馆历史学者林孝庭(下集):“以专制终结专制” 蒋经国的一念之间。美东时间周六上午9点敬请准时收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