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8 2024年5月24日 星期五

茅于轼谈中国人权和法治


Muslim pilgrims circle the Kaaba to pray inside the Grand mosque in the holy city of Mecca, Saudi Arabia, October 23, 2012.
Muslim pilgrims circle the Kaaba to pray inside the Grand mosque in the holy city of Mecca, Saudi Arabia, October 23, 2012.

前来华盛顿领取弗里德曼自由奖的中国独立自由经济学家茅于轼在一次演讲中说,中国当局需要加强法治和透明度,保障人权。这位经济学家还就引发广泛关注的陈光诚事件发表看法,称两国外交官员将两国外交关系中一个小事件吹涨成为一个大事件。

茅于轼星期四(5月3日)在华盛顿智囊机构卡内基和平基金会发表演讲后对媒体说,美中外交官员未能妥善处理陈光诚事件。

“我认为,陈光诚事件本身是件大事,因为它关乎个人人权。但是,从美中关系方面看,与两国间众多议题相比,我认为可以说是个小事件。这个事件应当是个小事件。但是两国的外交官员,他们将一个较小的事件处理成一个大事件。”

茅于轼说,中国官方就陈光诚事件发布的消息极少,包括他在内的中国人,只能在网上获取无法分辨真伪的传言。

这位以直言不讳著称的中国经济学家在就中国经济、能源和美中关系发表演讲时说,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间,经济和政治方面的改革都有相当大的进展,尽管期间有起有伏。

不过,茅于轼认为,中国仍需加强法治,改善人权。他说:

“如果我们有法治,就必须有透明度,否则,在中国,尤其象在重庆,当薄熙来主政时,就没有法治,只有一个人在统治,那就是薄熙来。而在经济改革前,独掌大权的则是毛泽东。那是非常危险的。”

茅于轼说,有了法治,一切也会变得透明;而法治的目的,也是为了改善人权。他说,尽管中国当局2004年在宪法中加入了保护人权的条款,但那只是嘴上功夫,并没有兑现。

茅于轼还对美中两国关系间存在的误解发表了看法。他认为,中国当局虽然在经济上拥抱了资本主义体系,但在意识形态上仍然遵奉共产主义,而共产主义在中国社会仍有市场。

他说,中国官方仍将美国视作是潜在的威胁,对美国的任何举动都抱怀疑态度。他以自己此次获奖为例,说即便这个奖有助于中国人获得个人自由,但中国政府却可能认为美国这样做用心险恶。

不过,茅于轼认为美国对中国也存在误解。他说,中国政府在经济和政治方面其实都运作良好,而美国人对此或许缺乏了解。

茅于轼举例说,中国在过去30年间,其实并没有处死过政治犯;中国的公民也可以毫不受限制地出国。他认为,中国正在缓慢地走向自由。

茅于轼对美国之音谈及他获得弗里德曼自由奖的想法时说:“这个奖给我个人,我把它看作是对所有中国追求自由的人、追求和平的人的一个鼓励。我想它会产生更多的影响,帮助中国在这方面得到发展。”

美国卡托研究所今年3月29日宣布,将今年的弗里德曼自由奖颁发给中国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以表彰他对推动中国自由市场经济与个人自由的贡献。弗里德曼自由奖2002年以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的名义设立,每两年颁发一次,表彰那些对推动个人自由作出巨大贡献的人。今年的颁奖典礼订于5月4日在华盛顿举行,奖金是25万美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