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9 2020年9月24日 星期四

中澳关系恶化,中方报复从贸易走向教育


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学生参加毕业典礼。(2020年4月22日)

澳大利亚与中国关系还在继续恶化,中国的报复已经从贸易转向了教育。“大学已经被拖入了外交纠纷,”澳大利亚名“八大名校组织(Group of Eight)”负责人维基·汤姆森女士如是说。

先是大麦、牛肉,现在轮到教育

路透社周三引用“八大名校组织”首席执行官汤姆森的话说,“国际教育正在成为一枚政治棋子。”

中国教育部周二向在澳大利亚读书的中国学生发出预警,称全球新冠病毒疫情尚未得到有效控制,国际旅行和校园开放存在风险。澳大利亚发生了一些针对亚洲人的种族主义事件。教育部提醒留学人员,谨慎选择赴澳或返澳学习。

澳大利亚方面认为,中国当局的这一做法是在扩大对澳大利亚的报复。中国为了报复澳大利亚政府提出对新冠病毒来源进行独立的国际调查,已经对澳大利亚出口中国的大麦和牛肉施加了惩罚措施。

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成竞业曾经威胁说,旅游和教育也将像牛肉、红酒、大麦等一样受到中国消费者的抵制。

澳中两国关系在最近几年就已经开始恶化。中国越来越多地干预澳大利亚的内部事务并在澳大利亚的传统势力范围太平洋地区展开强势外交,扩展其影响力都引起了澳大利亚国内的强烈反感。这次有关病毒源头调查只不过是双边关系恶化的一个最新触发点而已。

澳方驳斥中国说法

汤姆森驳斥了中国教育部有关澳大利亚疫情和所谓种族攻击事件的说法。

她说,中国大使馆周二还告诉她,他们没有收到任何有关病毒大流行期间发生过学生受到攻击的报告。中国使馆保证,学生旅行不会成为攻击的目标。

在谈到澳大利亚疫情时,汤姆森说:“澳大利亚各地的安全记录非常好”。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伯明翰也强调,澳大利亚对种族主义是“零容忍”,该国已经建立了铲除种族主义的一套程序。

国际教育是澳大利亚第四大创汇行业。前三名是铁矿石,煤炭和天然气。去年,澳大利亚录取了50万国际学生,总收入约370亿澳元,超过了超过牛肉或大麦。

伯明翰周三在回应中国教育部的旅行警示时说:“我们感受到了,我们大学的国际学生人数可能会因此而减少。”

新冠病毒大流行造成了澳大利亚经济的衰退。如果国际学生大幅度减少,将会给该国的经济造成雪上加霜的负面影响。

汤姆森介绍说,由于疫情的限制,在八大名校读书的大约两万名中国学生现在没有返校。

不过,伯明翰表示,这对中国学生也会是一个损失,长期来说,这“无助于我们两国间进一步相互理解。”

中国学生在澳国际学生中比例最大

中国是澳大利亚最重要的贸易伙伴,来自中国的国际学生人数最多,据澳大利亚教育部数据,2019年澳国大学的国际学生人数为44.2209万人,中国学生占其中37.3%。

澳大利亚国内也有人对该国的大学教育过于依赖某一国的学生缴纳的学费提出了批评。

新南威尔士州政府的审计办公室发现,海外学生缴纳的课程费是36亿澳元,占该州2019年大学收入总额的1/3。

新南威尔士大学、悉尼大学和伍伦贡大学收到的外国学生学费超过了本国学生的学费。而外国学生中绝大多数是中国学生。

但是,穆迪公司副总裁约翰·曼宁认为,疫情期间的旅行限制会降低中国警告对澳大利亚大学今年收入的影响。路透社引用曼宁的话说,“长期看,澳大利亚有不少大学排名世界前列,我们认为澳大利亚的大学将会保持对国际学生的吸引力。”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