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15 2021年11月28日 星期日

北京14独立人士人身安全受威胁为由退出基层人大选举


2020年5月25日, 一名解放军军人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前执勤.

北京市区县人大代表选举进入倒数时刻之际,14名独立人士,包括多名“709案”家属,以人身安全为由宣告退选。这批无党派人士宣布参选以来一直遭当局严厉管控。虽然他们在重压下未能更进一步,但分析人士认为,他们的努力已经达到预期效果。

北京14独立人士人身安全受威胁为由退出基层人大选举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8:18 0:00

北京市区县人大代表选举于11月5日进行投票。两个多星期之前才宣布参选并发表联合宣言的14名无党派人士,在选举快将举行之际,突然联署声明宣布退选。

声明表示,自从他们宣布参选以来,其中10人受到公安严密管控,也有人被警察带到派出所“喝茶”,或者强制旅游,部分参选人更面临寓所被政府强拆。多家派出所先后向参选人发出警告,声称北京市公安局已针对他们参选成立“专案组”,又说他们的事已被定性。声明说,在恐惧和压力下,为了各人的人身自由和生命安全,决定停止参选行动。

发布声明的“709案”被捕律师李和平妻子王峭岭接受美国之音查询时,拒绝再作补充。

709案家属王峭岭(左)和李文足(右)携手参选人大。(李文足推特)
709案家属王峭岭(左)和李文足(右)携手参选人大。(李文足推特)

王峭岭说:“这个不方便多说。所有的原因其实都写在声明里面了。如果您对声明还有不了解的地方。我也不方便多说了。”

美国之音记者:“你们是否承受了很大压力?”

王峭岭说:“肯定是。肯定是。”

李文足遭房东逼迁

“709案”家属原珊珊向美国之音表示,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在宣布参选后面临房屋退租。

原珊珊说:“她已经跟房东协商好了。然后房东给她涨一点房租,还是让她去租,但是因为这个事情(参选北京基层人大),导致房东很坚决地要她到期后一定要搬走,就是不谈续约的事情。她找的这个房子住的也挺合适。孩子也在附近上学,所以对她孩子影响也很大。李文足也好, (王)全璋也好,他们可能就是觉得逼迁是挺痛苦的事情。”

原珊珊认为,好友李文足等14名独立人士已尽了全力。

原珊珊说:“其实就是最普通的实践一下宪法上公民有参加选举的权利。就是实践一下。可能就是仅此而已。是否能否走下去,真的不是我们能决定的。她能够去参选已经很棒了。”

记者尝试接触参选名单上的维权人士,以抨击劳教制度见称,曾把自己的劳教经历写成书的野靖环。她以文字答复,自己电话受到监控,无法接听亲人以外的人打来的电话。

野靖环的妹妹野靖春则相信,14人是无奈作出决定。

北京异议人士野靖春(中)(野靖春提供)
北京异议人士野靖春(中)(野靖春提供)

野靖春说:“这应该是来自亲属等方方面面的压力吧。他们(当局)会对周边的人做一些工作,来让他们对参选人施压。(让你)精神上精力上承受不住。”

野靖春:打压手段以往罕见

野靖春曾先后在2011和2016年以独立人士身份参选基层人大。她认为,当局打压14人的手段是以往所罕见。

野靖春说:“前两届只是在举行一些活动时,有人来关注你。平常还是比较自由的。今年参选人基本上不自由了,管控起来了。可能和亲戚朋友能打通电话,但是象境外的来电都接不了。依靠高科技其实是很简单可以做到。那14个人有的是被强制旅游,有的是家里周围都有人关照。你懂的。和外界都联系不上。出行都得陪同。可能得(持续)到(11月)5日,也就是投票日。他们人还是安全的。”

野靖春认为,不应把14人受到打压归咎于他们行事高调。

她说:“还没有得到重视关注的这些新参选人可能异军突起。一旦受到关注也就不能前进了。那索性还不如高调,让大家都知道我参选高调,退选也高调。如果在正常情况下,我为什么要退出呢?所以大家也都明白他们为什么退出。”

县乡人大代表选举是中国各级人大选举中唯一采用直选方式的选举。要成为正式候选人,参选者除了要有足够推荐人数,还需要通过政治审查。曾两度参选的野靖春表示,独立候选人心里都清楚胜选机会渺茫,坚持参选是基于对民主的信念。

野靖春说:“选上的几率很小,但是即便选不上,我也会做一些宣传。前两届通过我的参选,我周围的一些邻居,熟悉的人,明白了这一票是如何重要。我不考虑个人得失。我无怨无悔的。”

董继勤获足够提名却未入选

除了集体退选的14人,以独立身份参与今届北京市区县人大代表选举的,还有残疾维权人士倪玉兰的丈夫董继勤。倪玉兰向美国之音解释,年过70的董继勤为何加入竞选行列。

北京基层人大独立参选人董继勤(倪玉兰提供)
北京基层人大独立参选人董继勤(倪玉兰提供)

倪玉兰说:“他觉得政府推荐出来那些名单都是我们不认识的。我们都没见过,不了解的。当他们被选为人大代表的时候,他们也不为老百姓办事。我们不认识他们,也找不到他们。”

“自荐参选人”要成为基层人大正式候选人必须获得至少10名选民推荐。虽然董继勤已取得足够推荐人数,但是初步候选人名单上却没有他的名字。

倪玉兰说:“有14名北京公民推荐我丈夫。这个程序已经走完了,连同申请书一块寄到有关部门。第一次会议宣读选举人登记。我丈夫不在他们的名单之内。现在向他们进行了复议。如果复议不成的话还要起诉他们。”

当局忧国内影响甚于国外反应

独立政治学者陈道银担心,独立候选人在压力下集体退选会冲击现行的基层人大选举机制。

陈道银说:“中国官方在技术层面进一步限制类似的现象出现,成为了反面的经验和教训。如何把这些对人大制度造成冲击的这样一些自发的行为,把它控制在萌芽状态。像他们这种情况(独立人士参选)可能以后也没有空间能够出现。”

陈道银说,很明显,当局不希望看到14名独立参选人为基层人大选举打开新局面。

陈道银说:“纯粹地从引起国际关注和国际影响来看,这14个候选人的身份和行为已经在国际上造成影响。选民提名之前对他们进行阻拦和控制,更多的是从对国内影响的考虑,因为他们在宣传的过程中,为选民就人大制度和选举法带来操作层面的示范效应。若示范效应获得成功可能带来连锁反应。”

这次北京市区乡镇人大换届选举涉及北京全市16个区、近180个乡镇,将选出近4900名区人大代表和一万多名乡镇人大代表。

脸书论坛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突破性感染上升 大部分人迟早会得吗?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4:27 0:00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