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6 2021年12月4日 星期六

彭帅事件或加剧抵制呼声 美国对北京冬奥的外交抵制意味着什么?


资料图:工作人员在修整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标志(2021年9月17日)

美国总统拜登表示,美国正在考虑对北京2022年冬季奥运会进行外交抵制。美国一些人权活动人士和国会两党议员对此表示欢迎,一些人则呼吁全面抵制。有学者认为,彭帅事件可能加剧抵制北京冬奥的呼声。但也有学者不支持外交抵制,认为这无法改善中国人权状况,反而可能对奥运会本身造成消极影响。

拜登总统星期四(11月18日)在白宫回应记者有关是否在考虑对北京冬奥会进行外交抵制的问题时说:“这是我们正在考虑的。”

白宫发言人莎琪当天在记者会上也做出这样的表述,但她表示,总统会在什么时候做出决定,她没有具体的时间表。她说,拜登总统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周一晚视频会晤时,没有谈及北京冬奥会。

本周早些时候,《华盛顿邮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鉴于元首会晤已落幕,白宫可能会很快宣布对北京冬奥进行外交抵制的决定。

什么是外交抵制?

悉尼科技大学(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体育管理系副教授阿迭尔(Daryl Adair)对美国之音说,外交抵制是指“允许他们的运动员去中国参加比赛,但他们的政府不认可北京是适合的主办方。”他说:“在实际操作中,比如可能涉及不派遣政府官方代表团去奥运会。”

各个国家通常会派出高级别的官方代表团参加奥运会的开幕式,一些国家的政府首脑或政要也会出席,以显示国际社会对来自世界各地数千名运动员的支持。

美国非政府组织“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对美国之音说:“奥运会不仅是运动会,也被看作是外交的场所,表达国家和国家之间的友谊,或者缓和两个国家的紧张局面,或是表达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不满的场合。美国政府这次的外交杯葛就是说,这次不会像惯例那样派外交人员、派国家政府的工作人员、政府的官员做出官方代表团去祝贺、去出席。”

包括杨建利在内的一些人权活动人士,以及来自两党的一些美国国会议员,都呼吁拜登政府对这次奥运会实行外交抵制,以抗议中国糟糕的人权纪录,尤其是中国政府对新疆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

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和担任过2002年美国盐湖城冬季奥运会组委会执行长的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罗姆尼(Mitt Romney)都主张美国政府对北京冬奥会实行外交抵制,认为这样既对北京践踏人权做出回应,又不会损害运动员的利益。参议院两党领袖上个月还推出修正案,禁止美国国务院将联邦资金为美国政府雇员参加北京冬奥提供“支持或便利”。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周四援引政府高级官员的话说,拜登总统预计不会出席北京冬奥会,但还没有正式决定是否不派任何政府官员出席,不过白宫内部的相关讨论倾向于此。

布劳内尔:外交抵制可能史上第一次

曾是美国田径运动员的密苏里大学圣路易斯分校(University of Missouri-St. Louis)人类学教授苏珊·布劳内尔(Susan Brownell)主要研究中国体育、奥运会以及国际赛事,并曾在中国做过田野调查。

她说,美国总统通常不出席在他国举办的奥运会的开闭幕式,2008年北京奥运会是唯一一次在任美国总统到美国以外国家参加奥运会,所以拜登总统本来可能也不会去参加北京冬奥会开幕式。

她说,近些年来,美国总统通常会派夫人或者女儿出席奥运会开幕式,也是一种非正式的形式。 “所以,有可能拜登将会做一些他本来就会做的事情,然后称其为外交抵制,”她猜测。

不过她指出,过去也有抵制奥运会的先例,但使用“外交抵制”的说法,这次似乎是第一次。

2014年俄罗斯索契冬奥会也因人权问题而遭到抵制,当时多国政要均表示不出席。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亦表示自己和夫人以及当时的副总统拜登都不会出席,但是并没有将其称为抵制或外交抵制。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上星期三在《纽约时报》主办的一次对话会上说,美国政府正在就北京冬奥会与其他国家和伙伴积极磋商,并在适当时候作出宣布。

布劳内尔认为,如果美国希望组织一场广泛的外交抵制,但问题是,相比夏季奥运会,冬奥会本来可能也不会有很多国家政要出席,而且北京以防疫为由仅限中国大陆观众入场观赛,可能很多政府官员本来也去不了。

她说:“‘外交抵制’可能只是一种宣示,有没有这种宣示,对本来就会发生的事不会有很大的影响。”她认为,如果美国宣布外交抵制,北京很可能也会强调这点,并称这不过是“哗众取宠”(grandstanding)。

外交抵制有何意义?

但是一些分析认为,宣布外交抵制仍具有重要象征意义。CNN的一篇分析文章说,“在习近平收揽国内权力之际,这种外交抵制将剥夺他在光彩熠熠的盛会上招待世界最高领导人们的一些荣耀。而且,外交抵制具有在不伤害运动员的情况下表达这种态度的优势。”

杨建利认为,虽然外交抵制可能并不会带来中国人权的立即改善,但是美国作为世界民主领袖,通过这种方式对中国严重人权侵害表达关切的态度本身就非常有意义。

他说:“虽然我们可能不能看到明天中国的人权就改善了,但是这种外交杯葛所造成的影响会慢慢影响到未来中国政府的决定,也影响到中国的民众,也影响到世界其他地方的运动员对人权的看法,甚至影响其他地方的人民对中国人权的看法。它不是着眼于明天的结果,而是着眼于长远的结果。”

但是布劳内尔担心,这些抵制可能会令中国的人权状况恶化,而不是改善,“因为这会让中国感到被国际社会孤立,而不是被接纳。”

她说:“我认为在当下我们所处的这个氛围中,孤立和妖魔化中国不是解决方案。中国现在的情绪有点激进,那样做只会让中国变得更激进。”她说,2008年北京奥运的时候,在火炬接力遭遇抗议以及西藏发生示威游行之后,北京就加强安全打压力度,而这些措施也在奥运之后延续甚至加强。

布劳内尔反对任何形式的奥运抵制。她认为,即使是外交抵制,也会对奥利匹克运动本身造成不好的影响。“如果各国都认为这是有效的,并决定未来也尝试使用外交抵制,我想这是危险的,”她说。

全面杯葛北京冬奥的呼声仍在

但是,一些活动人士和政界人士认为外交抵制的力度不够,他们要求对北京冬奥会实施包括运动员抵制和赞助商抵制在内的全面抵制,以抗议中国政府践踏人权。一些活动人士把在北京举行奥运会形容为“种族灭绝运动会”。

基督徒守护联盟(Christian Defense Coalition)主任帕特里克·马哈尼牧师(Rev. Patrick Mahoney)本周早些时候在位于科罗拉多州的美国奥委会总部外进行了抗议示威。他2008年曾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抗议北京的人权记录,反对在北京主办2008年奥运会。

他认为,去到一个对维吾尔人进行种族灭绝、打压宗教自由、践踏香港民主的国家参加奥运比赛,是愧对良心的。

他对美国之音说:“如果我们的政府官员做出决定,认为中国政府的人权侵害太严重,他们不会参加北京2022年奥运会,那么他们怎么能够派我们的运动员去呢?这是更加不尊重我们的运动员。”

包括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科顿(Tom Cotton)在内的一些共和党人也要求全面抵制北京冬奥会。科顿星期四在国会山召开记者会说,他担心美国运动代表团在中国面临的安全问题,呼吁通过全面抵制的方式来抗议北京对人权的严重践踏。

不过,全面抵制的现实几率几乎很小。美国奥委会今年早些时候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相信,更为有效的行动方式是让世界各国政府和中国政府就人权和地缘政治问题进行直接接触。”

密苏里大学圣路易斯分校的布劳内尔教授说,与中国及其他国家不同,美国奥委会是独立于政府的非盈利体育组织,其运作资金都来自捐赠、赞助和电视转播权等收入,他们是否派运动员参赛,不需要联邦政府的支持,如果联邦政府禁止他们派出运动团队,美国奥委会可以抗拒这种决定。

她说,当年英国等国也抵制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但是英国奥委会还是派出了运动代表团参赛,只是运动会期间不使用本国国旗,而是使用奥委会会旗。

在抵制北京冬奥会的声浪仍旧此起彼伏之际,中国网球名将彭帅在揭露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张高丽性侵后失踪也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白宫和联合国分别对此事表示关切,国际女子网球协会还警告将考虑把赛事撤出中国。

悉尼科技大学的阿迭尔教授认为,彭帅事件或将进一步加剧抵制北京冬奥的呼声。他说:“彭帅的情况,如果未能经过恰当的调查得到解决,如果运动员没有机会在不害怕遭受报复的情况下陈情,这可能会使得针对中国的那些批评流传更广,那些批评认为,中国对待少数族裔或异议人士的方式让北京不能胜任主办奥林匹克运动会。”

对于美国考虑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星期五在例行记者会上说,运动员才是奥运会的真正主角,“将体育运动政治化有违奥林匹克精神,损害的是各国运动员的利益。”他称,美国就人权问题对中国的指控不符合事实。

脸书论坛

VOA卫视最新视频

焦点对话:WTA对中共说不!彭帅风暴冲击北京冬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9:59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