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59 2018年5月23日 星期三

孟加拉湾:“海上丝绸之路”上的风险因素


斯里兰卡以传统舞蹈欢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到访。(2014年9月16日)

中国有70%的能源进口依赖重要海域孟加拉湾的交通,保证这里的航路畅通和经贸往来稳定对中国尤为重要。而随着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倡议提升在孟加拉湾的存在感,挑战也随之而来。

重要的海域总是大国博弈的平台,位于印度洋北部的孟加拉湾就是这样的海域。孟加拉湾沿线有孟加拉、印度、不丹、缅甸、尼泊尔、斯里兰卡和泰国这七个国家,生活着约14亿人,GDP总量约2.7万亿美元,并保持着5.5%的年增长率。每年全世界有25%的贸易商品要从孟加拉湾经过。

孟加拉湾天然气和矿物质丰富,还拥有世界最大的渔场之一。这片海域是亚洲国家通往波斯湾和非洲的通道,对中国、日本和许多其他亚洲国家而言都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隔离的孟加拉湾

在过去两年,中国加紧在孟加拉湾的投资,在缅甸、孟加拉、尼泊尔等国援建道路、电力、港口等基础设施。

例如,去年中国与缅甸签署协议持有70%缅甸重要港口的股权,并就获得皎漂(Kyauk Pyu)深海港的优惠待遇展开谈判。

同时,中国投资面对的一个问题是孟加拉湾复杂的局势。在这片海域,与发达的经济前景和重要的战略地位并存的是南亚和东南亚各国之间充满冲突和隔离的历史。孟加拉湾沿线各国之间的贸易往来很少,例如,印度和缅甸这两个邻国之间的贸易额甚至比不上印度和远在中美洲的尼加拉瓜之间的贸易额。

区域内的隔离和分裂使孟加拉湾成了产生政治风险的温床。2004年印度洋海啸给孟加拉湾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和经济带来了巨大冲击,该区域的政治冲突也造成了大量的难民,包括最近从缅甸逃往孟加拉的100万罗兴亚人。毒品、武器和人口走私、自然资源的非法开采以及极端主义的传播,都是困扰孟加拉湾和影响区域稳定的风险因素。

这种隔离给中国带来的第二个问题就是不尽如人意的投资环境。在世界银行2018年《全球营商环境报告》中,孟加拉湾沿线除了泰国排名(26位)较高外,不丹、印度、尼泊尔、斯里兰卡、缅甸和孟加拉分列75位、100位、105位、111位、171位和177位。排名越靠后,意味着在当地开办一家企业越困难。

4月19日,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院举办的“孟加拉湾:政治和经济转型”研讨会上,亚洲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泽田康幸(Yasuyuki Sawada)表示,孟加拉湾的整合离不开私有经济的参与。

印度金融问题专家阿南德·米什拉(Anand Mishra)也表示,孟加拉湾的发展和整合仅靠政府提供的资金是无法持续的,他说:“如果孟加拉湾不能更多吸引私人投资,而仅依赖于亚洲发展银行、亚投行或一带一路提供的贷款,长期而言将会带来债务危机。”

此外,中国与印度的矛盾也是影响该区域稳定的因素。去年夏天,中国修路延伸至边境的洞朗地区,印度军队以“支持不丹对洞朗地区的主权”为由携带武器进入洞朗阻止中国修路,此后中印两国对峙两个月之久。

在过去几十年印度是孟加拉湾最重要的力量,但随着中国在该区域的存在感越来越强,中印关系也是该地区稳定的隐患。

此外,中国与孟加拉湾各种政治力量的关系也将影响一带一路的长期政治利益。艾伦·墨菲(Erin Murphy)表示,以缅甸为例,昂山素季政府虽然欢迎中国的投资,但缅甸军队势力对中国并不友好,一些民间组织(尤其是环保组织)也并不欢迎中国,政府改选也可能影响政策的延续性。

墨菲说:“一带一路项目能否在孟加拉湾顺利实施不仅取决于政府之间的关系,有时政府与中国站在一起,但民众不一定如此。”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