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 2021年1月25日 星期一

分析人士:拜登保留特朗普对华经贸政策是明智之举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美中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签署仪式上讲话时中国副总理刘鹤鼓掌。(路透社 2020年1月15日)

美国当选总统拜登日前对媒体表示,他上任后不会立即取消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征收的关税。分析人士说,拜登的决定是明智之举;拜登若想推进并捍卫美国的经济利益,保留与中国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至关重要。不过,也有专家认为,拜登可能会采取渐进方式,给中国更多的时间来调整政策。

拜登日前接受《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电话专访。在谈到美中贸易关系时说,自己上任后打算首先审查现有的美中之间的协议,并且制定与欧洲和亚洲传统盟友的“明确战略”。

“我不会立刻采取任何行动,这也包括了不会立即调整现行的关税。我不会让偏见影响我的任何选项,”拜登对《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里德曼说。

拜登表示,他的首要任务将是通过另一个财政刺激方案,同时他也希望在美国国内达成两党的共识,作为建立对中国影响力的一种方式,因为与中国打交道的关键是建立影响力。

贸易战休兵还是继续?

自从拜登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之日开始,舆论和经贸界就开始聚焦和揣测,一旦拜登入主白宫是否会取消特朗普政府对中国产品施加的关税?美中贸易战是否会继续打下去?

经贸专家和分析人士对美国之音表示,拜登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关于不会立刻采取去特朗普化行动的表态,不出人意外而且是明智之举。

马里兰罗耀拉大学(Loyola University Maryland)政治系教授、系主任魏忠克(Carsten T. Vala)认为,拜登作为当选总统,花一些时间评估其政策选项是一种明智的做法。

“改变美中贸易协议可能是个好主意,但是只有拜登新政府完全了解这样做的利弊之后才能这样做,”他说。

美国肯尼索州立大学(Kennesaw State University)经济与金融教授刘学鹏表示,拜登做出这样的决定并不奇怪;因为美中贸易战是特朗普贸易政策的一部分,其基础是特朗普的‘美国优先’的口号,而这一口号目前在美国已经开始流行起来。

刘学鹏说:“尽管拜登心里可能有不同的方法,但他的贸易政策目标似乎与特朗普没有很大不同。拜登政府需要一些时间来评估特朗普的中国贸易协议,然后再做出任何重大改变的决定。”

资深政策分析师、公共政策博客RealityChek创办人艾伦·托纳尔森(Alan Tonelson)对美国之音说,如果拜登真心想推进并捍卫美国的经济利益,应对中国广泛的贸易掠夺,那么保留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至关重要。

托纳尔森认为,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是对美国有决定性利益的争端解决机制,该协议赋予美国领导人无限的权力征收关税,以惩罚任何北京的贸易掠夺和更广泛的经济违法行为,而不必担心中国报复。

“这些执行条款,对于迫使中国履行协议中进口大量美国商品的承诺尤为重要,”托纳尔森说。

拜登保留特朗普关税或面临美国企业的压力

特朗普政府开启与中国的贸易战之后,加大了对中国产品进入美国的关税力度,一度引发美国企业界的强烈反对。

早在今年9月份,包括福特、特斯拉汽车制造商和“华格林”(Walgreen Co)、“家得宝”(Home Depot)等大型企业在内的3500家公司,曾经状告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制造商品施加超过3000亿美元关税的政策。

分析人士告诉美国之音,如果拜登入主白宫后继续保留特朗普政府对中国产品的关税政策,可能会面临来自美国企业的巨大压力。

肯尼索州立大学经济与金融学教授刘学鹏认为,这些企业将会继续游说国会和白宫,要求降低贸易壁垒。而拜登可能会倾向于使用产业政策来帮助美国企业,给企业提供更好的条件,如对企业在美国投资和雇佣人员给予补贴;或者通过政府采购,购买更多美国生产的产品。例如,拜登已经明确表示,他将支持更清洁能源和技术。

资深经贸分析师托纳尔森也认为,美国许多跨国企业界已明确表示,决心说服拜登至少开始单方面取消关税;或者作为回报,使得中国同意‘恢复对话’或再次做出承诺。

不过托纳尔森担心,拜登可能会屈服于来自企业的强大压力。“鉴于拜登是从硅谷和华尔街获得的主要竞选捐款,而这两个美国的经济领域一直渴望从中国市场获利;因此拜登将很难抗拒这些要求,”他说。

拜登将如何修复美中关系?

如果拜登入主白宫后,能够顶住美国企业、硅谷和华尔街的压力,在保留特朗普时期的关税政策,并且继续与北京展开贸易战的同时,将采取何种策略来修复或者改善美中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的整体双边关系?

肯尼索州立大学的刘学鹏教授认为,拜登可能会采取更渐进的方式,给中国更多的时间来调整政策。与此同时,如果前景不乐观,美国很可能会实施自己的产业政策。即使在西方市场经济国家,政府有时也会扶持某些行业(例如对波音和空客的补贴)。

“虽然这些政策可能会导致争议;但如果政策是透明的,通常可以解决争端。根据世贸组织的要求,各成员应披露其工业政策,并通知其他成员其提供的补贴,” 刘学鹏说。

马里兰罗耀拉大学教授魏忠克认为,修复或改善与中国的双边关系,“需要的不仅仅是取消关税,因为美中之间已经产生了许多不信任;不仅是在贸易战方面上,而且还包括其它一系列广泛的问题”。

“例如,中国如何对待美国知识产权、中国高科技公司参与建立美国网络问题,更不用说还有人道主义和宗教等其它问题,” 魏忠克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