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38 2020年11月29日 星期日

应对科技专制,拜登对华科技政策料将保持强硬


代表5G的3D打印物体放置在主板上。(2020年4月24日)

特朗普政府近四年来在国内外不断推行多方面封堵中国科技企业的技术政策。分析人士认为,新当选总统拜登明年一月上台后可能缓和这一强硬路线,加强与盟友合作,但拜登已认准中国是“科技独裁”国家,对华科技政策不会出现180度的大转弯。

拜登竞选纲领:以“民主峰会”应对“科技独裁”

外交政策专家认为,下一届美国政府需要在市场准入、强制技术转移、人权等问题上继续向中国施压,但在5G、半导体等科技领域,拜登政府不会单以封堵的方式阻止中国发展,而是更紧密地团结盟友,整合出应对中国的科技政策框架。

拜登在竞选期间公开表示,对中国政府使用科技控制国民的做法感到担忧。拜登团队的外交政策顾问、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常务副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hony Blinken)今年9月对《华尔街日报》表示:“在副总统(拜登)看来,世界上存在科技民主国家(techno-democracies)和科技专制国家(techno-autocracies)之间的分别。”

科技智库“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TIF)本月发表的一份分析报告说,在处理与技术和创新相关的一系列重大国际问题、包括如何应对与中国的竞争、互联网治理和跨境数据传输方面,拜登政府可能会比特朗普政府更多地与国际机构接触,与美国盟友更密切地合作。

拜登的竞选纲领说,在他上任成为总统的第一年,将召集世界上的民主国家举办倡导民主自由的峰会, 以应对全球民主价值观受到的威胁。 峰会将呼吁科技公司和社交媒体作出承诺,维护开放、民主社会和言论自由,并防止科技成为中国这样的国家进行镇压的工具。

专家:拜登不会扭转特朗普封堵华为的路线

特朗普政府过去四年任期期间,5G网络建设成为美中两国争夺战略地盘的关键领域,美国通过推行国内禁令和国际斡旋,封堵中国电讯设备巨头华为的全球布局。

美国商务部今年5月扩大对华为的出口限制,要求那些依赖美国设备和软件的外国半导体芯片制造商必须取得美国商务部的特许,才能向华为公司出口芯片产品。

特朗普行政当局在国内网络建设中对华为公司发出层层禁令,同时通过发布“实体清单”禁止美国公司和使用美国技术和设备的外国公司向华为提供关键技术部件;在国际上,美国说服众多盟友,抵制华为5G,并发起“干净网络倡议”(Clean Network Initiative),在云存储、应用程序、通讯光缆等层面扩大对中国公司的堵截。

美国国务院说,截至11月10日,已有50个国家加入了美国“干净网络倡议”,其中包括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36个成员国中的31个国家、北约30国中的27国、欧盟27国中的26国、“三海倡议” (波罗的海、黑海和亚德里亚海)地区12个民主国家中的11国。

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全球政策与战略学院电信与技术政策主席彼得·科维(Peter Cowhey)认为,拜登入主白宫后,将不会逆转特朗普政府时期大举围堵华为的做法。

“我认为特朗普政府禁止华为参与提供美国5G网络设备的决定不会发生逆转。考虑到美中之间高度竞争的关系,这是一种控制风险的方式,一种安全措施。目前已经有其他许多国家已加入(这个行列),还会有更多国家加入。”科维本星期在一场报告发表会上在回答美国之音提问时说。

科维指出:“拜登政府面临的真正挑战是,还是有许多国家不会加入(排除中国网络设施的)禁令。你需要配套的政策来应对安全风险,因为华为设备已经分布在世界各地……这些网络在世界各地来回传递数据流量,其中许多接入点都可能带来安全隐患。这就是为什么下一步的优先事项是制定更广泛的战略,来处理华为设备已经是全球网络一部分的现实。”

“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科技与国家安全项目高级研究员马丁·拉塞尔(Martijn Rasser)说,拜登上台后,对华科技政策的最大变化将是美国会加强与盟友的合作来应对来自中国的竞争。

在联合抵制中国科技企业建设外国通信网络的问题上,拉塞尔说:“你会看到这方面努力的大幅扩展……如果要实行出口管制,预计我们会朝着多边的方式发展。另外,我们可能在联合研发等层面看到更积极的措施,也会与盟国在技术规范方面加强合作,在应不应该使用某些技术的问题上找出共识。”

拜登对TikTok隐私问题也有担忧

特朗普政府今年对抖音海外版TikTok等中国科技产品打出重拳,称这些产品无法妥善保护美国用户的数据隐私,要求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出售TikTok的在美业务。目前,字节跳动正与沃尔玛和甲骨文公司敲定有关业务出售的细则。

拜登也表达过对TikTok的担心,并表示将调查这一应用程序的安全问题。他在今年9月的一次竞选讲话中说:“TikTok是中国人经营的,能够接触到美国1亿多年轻人, 这是一个值得担忧的问题。”

专家说,拜登政府可以通过与盟国合作,在颁布禁令或其他严厉措施之前,与盟国讨论安全问题,为美国的科技战略争取支持。

《华盛顿邮报》援引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保卫民主项目的研究员林赛·戈尔曼(Lindsay Gorman)说:“召集民主国家,建立对共同威胁的理解,这样的多边办法将使我们能够走上一条更有原则的道路。”

她说,美国可以与英国、丹麦和澳大利亚等国合作找出应对TikTok安全问题的对策,这些国家都在对TikTok的数据安全问题进行审查。

特朗普的政策遗产:美中两国科技竞争更趋激烈

科技产业观察人士、美国播客节目Exponent Podcast主持人詹姆斯·欧沃斯(James Allworth)说:“特朗普对硅谷做成的一件事,就是让人们对中国睁开了双眼。”

他说,在这以前,硅谷公认的见解是:自由主义和贸易是好事,应该与中国接触。但特朗普时期对抖音海外版TikTok等中国科技公司开刀,让人们认识到美中科技产品市场准入的不对称性。

“中国不愿意让脸书(Facebook)和推特(Twitter)在中国境内运营,因为这些产品本身的市场运营原则和中国截然不同。”他说:“而在大洋的这一端,特朗普开始让人们思索,

我们真的希望让TikTok这样的公司在他们的算法技术中引入偏见吗?我们真的想让这些东西在民主体制内运作吗?”

许多科技行业决策者表示,特朗普的中国政策也暴露了中国科技产业的薄弱环节,这也让中国加大了扶植与支持科技行业的决心。

中国政府最近宣布了以国内“大循环”为主、国内国外“双循环”相互促进的经济发展模式,以引导中国经济减少对海外市场和技术的依赖。中国计划花费数十亿美元来鼓励国内芯片产业的发展。

新美国安全中心的拉塞尔说:“北京将极尽所能减少对外国技术的依赖,但是美国也会在这些问题上与盟国合作,使中国更难实现其目标。”

硅谷乐见拜登上台 期盼放松高科技移民限制

硅谷方面普遍对拜登胜选表示欢迎。分析认为,美国科技产业希望拜登能扭转特朗普政府推动的中美技术脱钩给美国科技出口商造成的损害。

总部设在香港的科技行业分析公司Counterpoint美国分部研究总监杰夫•菲尔德哈克(Jeff Fieldhack)早些时候对美国之音表示,美国对华为的禁令冲击到的硅谷相关产业包括芯片公司、天线制造商和应用程序开发者。

日经亚洲(Nikkei Asia)此前报道说,美国半导体芯片行业已经因华为禁令损失了数十亿美元。例如,芯片制造商博通(Broadcom)表示,华为禁令使他们在2019年损失了20亿美元。报道说,如果美中供应链脱钩持续,芯片行业可能面临490亿美元的收入损失。

日经亚洲报道说,硅谷的大型科技公司和公司雇员在为拜登竞选投入了大量资金。报道援引非政府组织“响应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数据说,拜登竞选阵营在2020年收到的政治捐款最多的7个组织中,科技企业占了5个,其中包括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微软、亚马逊、苹果和脸书。

与之相比,特朗普的竞选连任阵营收到的政治捐款主要来自政府雇员、航空公司和国防产业。

硅谷的公司雇主希望拜登上台能放松特朗普政府时期不断加紧的外国人才签证限制。硅谷产业分析人士欧沃斯说:“硅谷之所以是硅谷,是因为它一直吸引着全世界的人才,而特朗普政府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加困难,例如那些持签证的海外人士,他们必须规划自己的生活。特朗普当局给他们的生活造成了太多的不确定性,让他们感到不受欢迎。这需要停止。”

不过,从拜登的竞选网站上阐述的政策立场来看,拜登是否将彻底改革外国高技术人才签证制度仍是个未知数,他也有可能继续鼓励雇主雇用美国工人。

他的竞选纲领说,拜登将支持增加高技能外国人签证的数量,支持取消对工作签证的具体国别上限,但同时指出,“高技能临时签证不应阻碍公司企业雇用已经在美国的人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