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22 2017年8月19日 星期六

美苏冷战,美中凉战?--简介《凉战—全球竞争的未来》一书


《凉战:全球竞争的未来》

美苏冷战,美国和西方大获全胜。劲敌消失,美国和欧洲盟国迎来了国力大发展的春天:美国开始了信息革命,欧洲则统一了货币,扩大了欧盟。这种情形很像当年英国击败拿破仑,从而开始了工业革命一般。但是好景不长,美国陷入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再加上2008年的金融危机,美国的国力大受影响。与此鲜明对照的是:中国在冷战后的二十多年中经济飞速发展,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对美国形成强有力的挑战。

难道说,中国才是冷战的胜利者吗?

这就是诺亚·费尔德曼在他的著作《凉战:全球竞争的未来》(Cool War: The Future of Global Competition, by Noah Feldman,以下简称“凉战”) 一开篇就提出的问题。

费尔德曼是哈佛大学国际法方面的教授。他的这本书最引人注目之处在于提出了一个相对于美苏冷战的新名词:美中凉战。冷战期间,美苏两国虎视眈眈,经济贸易上可以说是老死不相往来。而美中之间就不同了,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主,而美国则佔中国外贸四分之一的市场。在费尔德曼教授看来,这种竞争对手之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特殊关系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凉战(Cool War)。

在中文中,“凉”可以指气温稍降而皮肤不适或盛夏中的微风疏解,还没有到“冷战”中把人冻成冰棍那么不可收拾。在英文中,Cool这个词还有潇洒帅气的意思,“凉战” 竟然听上去有几分酷酷的爽气。这也正是费尔德曼教授在论述美中关系时保持的格调—他在整本书中反复对比了冷战和凉战的不同温度。如果说美苏冷战是两种意识形态的斗争,那么美中凉战更多的是民族主义的较量。如果说美苏冷战是一场全球范围的对峙,那么美中凉战则主要集中在亚太地区。费尔德曼教授在书中也比较了美中两国的军事实力,他的结论是解放军还远不是美国军队的对手。但是他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点:在中国意欲把美国驱逐出亚太地区、自己成为和美国并驾齐驱的另一个超级大国的战略中,其实并不需要把自己的军力发展到同美国一样强大之后才有可能。达到这个战略目标的突破点即在台湾。中国只要保持着对台湾强大的政治、经济和军事的压力,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同时又要让美国意识到为这个岛屿而与核大国中国开战代价太大并不合算,从而放弃台湾。一旦美国弃台,会让美国的亚太盟国对美国是否会信守防卫承诺的信心产生极大的动摇,实际上就等于是把亚太这个人口最多、经济最活跃的地区的控制权拱手交给了中国。

虽然美中之间有合作有矛盾,但是光凭紧密的贸易和金融联系还不能消除两国之间爆发正面冲突的可能性。在这一点上,费尔德曼教授的分析是比较深刻的。在谈到美中凉战的民众基础时,他认为随着中国经济的迅速增长,中国国力的增强,中国民众对建设强大祖国的信心就会愈来愈强。反观美国,在克林顿总统时代,由于美国经济的强劲发展,民族主义并不是美国公共生活中重要的政治力量。但是由于911恐怖袭击和随之而来的经济危机,美国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大为增长。一方面是中国的崛起,一方面是美国的相对衰落,在未来的年月,美中关系中竞争对立的元素会增加。双方的领导人都会把自己的问题归结到对方头上,这就为凉战升级创造了条件。《凉战》这本书是2013年出版的,但是联系到刚刚结束的美国总统大选,不能不说费尔德曼的观察是具有一些远见的。

相较其他分析美中关系的著作,《凉战》一书还分析了美中两国在意识形态方面的差异对凉战的影响。在冷战时期,美苏两国在意识形态上是截然对立的。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的斗争只能是你死我活。到了凉战,中国实际上早就放弃了僵化的共产主义理想。主导中国领导阶层的是白猫黑猫论的实用主义。坚持意识形态斗争的反而是一些西方国家的政治人物。他们希望能够用法治、民主和人权来改造中国的统治模式。这种单边的意识形态冲突对于美中两国的和平共处形成了挑战。费尔德曼教授认为法治和民主都有局限性,美国也有好多既不民主又没有法治的盟友,所以美国为了避免同中国冲突,需要在这些方面对中国做出很大的妥协。对于人权,虽然费尔德曼也说了一些人权重要之类的话,但是他认为人权本来就是美国政府在国际政治方面的一个工具,合适就拿起来,不合适就放下,所以美国不应该在人权方面为难中国。为此他还举出了奥巴马总统在2009年首次访华的时候对中国的人权问题保持沉默的例子。可以想见,费尔德曼的这些观点让许多美国政界人士听起来是多么刺耳。

费尔德曼教授对于他自己发明的“凉战”这个词还是很得意的。他认为清醒思考的第一步就是要用合适的名词来描述事物,而清醒的思考是避免冲突的先决条件。他认为“凉战”一词可以让人们重新思考战争与和平、合作与竞争等最基本的概念。美中之间这种在经济上依赖、在地缘政治上竞争的关系实际上具有很大的风险。如果凉战升级到了冷战甚至到动刀动枪的热战,不仅伴随着暴力,还会带来经济灾难,而他写作这本书的目的就是要减少敌对,而不是鼓励冲突。

《凉战》一书出版之后,引起的反响并不是很大。除了他本人之外,没听说有什么人用“凉战”这个词来论述美中关系。但是不可否认,“凉战”还是一个能够令人玩味的名词。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