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4 2021年10月28日 星期四

在美柬埔寨种族灭绝幸存者寻求在中期选举发声


在美柬埔寨种族灭绝幸存者寻求在中期选举发声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3:04 0:00

在美柬埔寨种族灭绝幸存者寻求在中期选举发声

当许多美国公民在每个选举季前去投票时,一群移民传统上选择不参与。美国柬埔寨裔美国人社区的居民由于他们的过去而一直对政府感到恐惧,但这次中期选举却有所不同。美国最大的柬埔寨裔美国人社区正在采取政治行动。

这是寻求和平的种族灭绝幸存者的避难所。

柬埔寨种族灭绝幸存者劳拉·索姆说:“我经历过极端暴力;我看到我的母亲几乎被打死。”

劳拉·索姆创立了“玛雅中心”(MAYE Center),帮助柬埔寨种族灭绝幸存者从红色高棉恐怖统治的创伤中恢复。柬埔寨的共产党政权杀害了大约200万人。在“玛雅中心”,学生们可以上公民教育课……这是索姆珍视的话题,她说她的父亲在柬埔寨因为反对政府而被谋杀。

劳拉·索姆说:“从那时到现在,我一生都在学习和治疗自己,这样我就可以参与到公共事务中去,因为我知道这是唯一的方法。”

索姆的学生维·斯荣在公民教育课上的提问引发了这场运动。

柬埔寨种族灭绝幸存者维·斯荣说:“我问起为什么柬埔寨裔美国人社区在政治上没有声音?”

柬埔寨社区的成员传统上不会参与当地政府或前去投票。原因是他们感到恐惧。

柬埔寨种族灭绝幸存者查尔斯·宋说:“我们大多数人在我们的国家没有发言权,因为我们生活在高压政府之下,任何人发言都可能被失踪——比如你的兄弟姐妹等等。”

柬埔寨裔美国人约占长滩总人口的4%。其中一半以上居住在“柬埔寨镇”(Cambodia Town)的或者周边社区。这个地区分为四个区,共有四名议员。

柬埔寨社区已征集了数千个签名,要求市政府官员重新划定地区界线,以便柬埔寨镇能被合并为一个区,拥有一名议员代表其特殊需要。

柬埔寨种族灭绝幸存者劳拉·索姆说:“我们热爱耕种。我们需要植物和花园。这就是我们治愈自己的方式,但我们却被关在一个水泥丛林的社区里。”

民权律师马克·科尔曼说,有其他少数族裔团体成功地重新划分了选区。

民权律师马克·科尔曼说:“拉丁裔社区也做了同样的事情,他们创建了或多或少被称为拉丁区的选区。”

柬埔寨美国人社区支持在2020年人口普查后成立一个独立的公民团体来重新划分选区,而不是让城市官员来决定。

城市官员表示,要到2020年人口普查得到最准确的人口统计后,才会考虑重新划分选取。查尔斯说,他会继续为此奋斗——他有过更糟糕的经历。

柬埔寨种族灭绝幸存者查尔斯·宋说:“……而这种经历也可以用作他奋斗的工具。”

对许多种族灭绝幸存者来说,这场争取代表权的斗争是他们从过去的痛苦中重新收获平和的一步。

评论 (2)

评论期已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