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50 2020年11月26日 星期四

博明:直言对抗中共是特朗普标志性的外交遗产 


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中文演说:《贵在坦诚:论中国与世界的关系》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5:24 0:00

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中文演说:《贵在坦诚:论中国与世界的关系》

在美国大选进入倒数计时之际,白宫一位高级官员周五(10月23日)指出,坦率直言地对抗中共的外交政策或成为特朗普总统的标志性外交遗产。

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 Pottinger)星期五在英国智库“政策交换”(Policy Exchange)举行的视频会上以《贵在坦诚》为题发表中文演说。他赞扬前总统里根的那句名言“戈尔巴乔夫先生,推倒这堵墙”是坦率的范例。博明指出,所谓“对抗性言论会让国家相互敌对”的说法,这种陈旧观念被美国外交使团伪装成谦恭的政策,实际上却反映了一种自大心态,而这恰好被中共的统战攻心战所利用。

特朗普外交政策形成对中国新共识

博明说,作为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标志的“坦率”,形成了“针对中国的新共识”,不仅是美国民主共和的“两党共识”,而且这一共识正为越来越多的美国在欧洲和印太地区盟友所分享。

“我们引领了这一共识,”博明在问答环节指出。“这是特朗普总统的标志,可能是未来相当一段时间里改变美国外交政策的主要遗产,”他补充。

作为《华尔街日报》前驻北京首席记者的博明,周五再度以中文发表演讲。主持人介绍说,博明是美国政府主导对华政策的官员之一,他用中文演讲意在直接诉诸全球中文受众,因为“他相信,中国并不仅仅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及其代表来定义”,他希望与世界各地中文观众有广泛互动。

世界上“没有任何政权比中共更有能力影响他国政策以及国外民众的认知和选择,”博明指出。

从历史上看,中共取得政权“并非完全得力于军事战斗力,而是借助于对敌人的渗透和操弄”,这正是今天“中共领导人狠抓统战工作的原因”,博明说,中共统战的主要特征“就是不透明”。

博明表示,中共拥有人数庞大的统战部门,“干部数量是美国国务院外交人员的4倍”。

博明说,中共统战部的工作目标是“搜集他国情报,对海外居民施加影响”,因此,“统战干部是集情报、宣传和心理诱导于一身的通才”。中共统战工作的主要手法“是给数百万人建立档案”,其中“包括你我”,而在高科技时代的今天,中共借助互联网,“其心理诱导的原材料是大数据”。

中共大数据囊括所有国家:使你既软弱又恐惧

他点名“深圳振华数据信息科技公司”,这家服务对象为中共国安系统的企业,“搜集了240万外国公民的资料”,其“档案囊括了几乎世界所有国家”, 该公司首席执行官称之为“攻心战“,“这是中共将传统的列宁主义跟强大的数字监控新工具相结合的宏大部署,”博明说。

博明指出,中共统战攻心战得益于西方自由世界的自由环境,“我们自己(为中共)创造了条件,我们将知识产权、政府文件和私人生活任意公开,像本摊开的书。“

美国国家安全副顾问博明在政策交流项目上的讲话
美国国家安全副顾问博明在政策交流项目上的讲话

博明剖析了中共利用高科技大数据监控的最终目的,“是通过软硬兼施,使得个人选择甚至国家政策陷入某种有利于北京为所欲为的心态,这是一种认知上的背离,既软弱又恐惧,得意自满而又无能为力,仿佛今天说,’认为中共构成威胁还为时过早,’可明天又说,‘中共确实是威胁!但是大势已去,为时已晚,’陷入这种特定心态,就像是服了《黑客帝国》中的“蓝色药丸”一样被幻象所征服。“

中共攻心战的两个永恒主题

博明说,中共统一战线和攻心战的厉害之处在于其海外宣传的两个永恒主题,“‘未来是属于我们的,你越早配合越好,’同时:‘我们跟你们没什么不同,别担心。’”

博明指,这两句骗辞,“在历史上共同构成了所有列宁主义运动宣传的核心。”

他引用新西兰学者布雷迪(Anne-Marie Brady)揭露统战伎俩的话说,中共“一带一路“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是这类宣传运动的经典样本;中共的统战是“一种工具”,“专门腐蚀和侵蚀我们的政治制度,削弱我们的力量,制造我们的分裂,窒息我们媒体的批评声音,并用钞票堵住我们精英的嘴巴,使他们成为中共的维护者”。

博明说,针对中共的统战攻心战,特朗普政府确立了两个原则:对等和坦诚, “对等其实非常简单,如果他国损害我国利益,我将以彼之道还之彼身,既合理又通俗,包括针对潜在的侵略者,这是防御性策略,植根于公平和威慑的概念。坦率的概念是,当大家诚实地和公开地谈论朋友、对手和自己时,民主制度是最安全的。

把真话当挑衅是让独裁者得逞的手段

白宫高官用中文讲话 警惕中共统战渗透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2:33 0:00

博明表示,“把讲真话当成挑衅,是独裁者禁止民主国家发言的手段,经常能够得逞。里根总统说,这是自由国家遭受的第一个也是最严重的挫败。当自由的人民停止向对手说真话时,其实就是欺骗自己。他认为,”实际上坦诚布公就是通过减少战略误判以促进和平”。

博明说,面对新疆发生的中共侵犯人权的行为时,西方世界必须坦率:“作为一个在反恐战争中参与了三次反恐战斗部署的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我可以告诉你,新疆发生的一切在道德上同反恐没有任何关联之处,这恰恰是1948年中国外交官张彭春参与起草《世界人权宣言》时要根除的对人权的侵犯。在中国的任何哲学、宗教或道德思想中也不可能找到支持在中国的土地上建立集中营的做法。”

张彭春是中华民国政府驻联合国安理会代表、联合国大会《世界人权宣言》的主要起草人。

博明说:“如果正确辨别邪恶,使之无所遁形,就会发现邪恶其实是脆弱的,甚至是虚张声势的,让邪恶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贴上标签,能使人免受诱惑,摆脱恐惧。”

他引述好友多兰(Tony Dolan)的话结束演讲:“制度性的邪恶有着根本性的矛盾,它同时可以强大无比却又脆弱不堪,因此它那侵略本性终将导致自我毁灭。它意识到自身的道德荒谬,就像在善的海洋里随时倾覆的一叶扁舟。邪恶最害怕的是公之于众的真相,那就让我们大声高呼吧。”

美国政府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级官员告诉美国之音,与中国交往坦诚非常重要,“就是不要躲躲闪闪”。他说,中共“指望美国不要坦诚,希望我们对新疆问题一句话不说,这就不叫坦诚;他偷窃了美国这么多的高科技,希望我们不说,这个也不叫坦诚。所以坦诚是很重要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