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17 2022年7月5日 星期二

网民好战不雅言论遭翻译曝光 中国官媒怪“境外势力辱华”


微博标志

当一场草根运动曝光中国网络上针对乌克兰战争的不雅和仇恨言论,并翻译成英文发到“墙外”平台后,中国官媒和民族主义评论员对他们开启了一场抹黑行动,指责“境外势力”在背后策划。

中国当局自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一直试图保持“中立”的形象。不过,在受到严重审查的中国社媒平台上,支持俄罗斯的言论随处可见。最近,一场名叫“大翻译运动”的网络行动在推特上兴起。参与者们将中国社媒上与战争有关的评论翻译成英文,以展现中国国内的真实舆论倾向。这些评论大多支持俄罗斯入侵、鼓吹战争、暴力、以及仇视犹太人等。

这场草根运动在“墙外”收获了不少关注和表扬,但也被中国官媒批评,称其特意选取极端言论,以煽动外国“对华负面情绪”。

同时,一些对类似言论的英文报道也成为了中国官媒和亲政府人士攻击和抹黑的目标。专注于报道中国的英文媒体SupChina因为曝光了微博上对乌克兰女性的低俗笑话,而被指控为西方对华“舆论战”的工具。

翻译网民发言成“辱华”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来,中国对网络舆论进行了严格管控,在推广俄罗斯官方话术的同时打压反战、反俄的言论。国际关系和中国问题专家都认为,中国在国内的宣传才是官方对乌克兰战争的真正态度。

很快,在远离中国审查长臂的推特上,一场展现中国民间舆论真实相貌的网络运动开始了。3月初,多条以“大翻译运动”为搜索关键字的推文开始出现。这些推文通过截图并翻译的方式,展现中国包括微博、抖音、哔哩哔哩等平台上网民的亲俄好战言论,其中一些带有浓重的民族主义、种族主义、性别歧视的色彩。

不久,运动的核心参与者们建立了一个以“大翻译运动”为名称的推特账号,每日发布多条翻译。翻译的语言也从英文扩大到了韩文、日文等。

“我们的目的是向外国自由世界揭露中共大外宣掩盖下的中国真相,批判中国人的平庸之恶,阻止中国法西斯势力抬头,为文明世界做吹哨人,”该账号的发言人告诉美国之音。

该账号目前获得近1万8千人的关注,包括不少报道中国的记者、学者、观察人士等。

“大翻译在海外中文圈受到的反响大部分是积极的,”这名发言人说。“我们也收到了中文圈外的鼓励,包括一些日文和英文的网友表示对我们工作的赞同,和一些境外媒体想要对我们进行采访。”

运动也引来了中国官媒的批判。《环球时报》上周连发两篇文章,指责大翻译运动是“抹黑中国的恶意言行”,并被“敌对势力迅速发现和利用,并将之转化为对华舆论战、心理战的素材。”

一篇文章写道:“一些个人言行通过社交媒体形成极化表达,本身就是网络世界的惯常现象,在任何国家都存在,无需为此感到惊异。但把这种言行片面放大、固化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思维和行为方式,这必须要有所警觉了。”

在回应这样的指责时,“大翻译运动”发言人告诉美国之音,运动初期他们曾翻译过一些“猎奇”的、点赞数不高的边缘评论,但现在他们已经提高了对这方面的要求。

“我们一直在选取官媒,知名媒体和自媒体之下的精选和多赞言论,对于投稿我们一般要求点赞数要上千,所以我们自认为我们有一套机制,可以保证我们所翻译的言论是有代表性的,” 他说。

这名发言人还表示,“大翻译运动”不是“境外势力”的“认知战”,中国多年来培养的民族主义情绪才是这场运动兴起的原因。

“大翻译运动没有收到任何境外势力的资助,全部是由众多志愿者无偿花费自己的时间做的,” 他说。“大翻译的目的不是为了煽动对所有华人的负面情绪,而是针对中国的宣传机器,言论管控措施,失衡的教育系统,和在它们的保护和纵容下没有任何自我约束的民族主义者。”

同样翻译着“墙内”言论的华人推特博主杨涵认同这样的观点。

“中国有严格的新闻管制,能在中国社交媒体释放出来的“极端言论”,都是网关部门默许的言论。如果中国放开新闻审查,百花齐放,也就不会有‘大翻译运动了’,” 生活在澳大利亚的他告诉美国之音。

乌克兰战争开始后不久,他被邀请进了一个澳大利亚华人微信群。但他迅速发现,群内的成员大多是“小粉红”,尽管他们生活在澳大利亚,但政治观点依然与北京几乎一致。

“海外移民,有着自由的资讯渠道,仍然受中国官宣影响鼓动,令人惊诧和担忧,” 杨涵说。“这些人很多已经入籍,有投票权,他们将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澳大利亚的选举政治和国家安全。”

于是,他通过一系列英文推文,展示了来自中国官媒的宣传和虚假信息在微信上的传播,以及群内成员对俄罗斯入侵的支持。

该系列推文发布后,引起了西方记者和观察人士的关注。但他也遭到了“墙内”民族主义博主的攻击,《环球时报》旗下团队“补壹刀”称杨涵是“大翻译运动”的一员。对此,杨涵予以否认。

“没有太多关注(大翻译运动)的内容。我理解他们的初衷,但不太同意他们一些过激言论,” 他说,“比如(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他们说要让全世界看到中国人的丑陋。这种武断的语言方式会引起中间派华人的反感,应该强调‘一部分中国人’。”

对杨涵的攻击目前只停留在网络世界。他表示自己尚未收到针对他个人的威胁,但也不担心,因为他所写的”都是自己的肺腑之言“。

“我是华人,当然希望祖国富强繁荣昌盛,”曾担任中国外交官随员的他说,“爱国主义不是粉红、官宣的专利,我也爱国,批评就是最高的爱国方式。”

捏造信息抹黑外媒

长久以来,中国网络上流传着一种说法,即生活水平一般的乌克兰女性格外青睐经济条件不错的中国男性,愿意嫁给他们获得更好的生活。

于是,在乌克兰战火纷飞的同时,一些男性网民开始半开玩笑地说,愿意接收乌克兰单身女性。还有人留言称:“还是希望多一些人娶乌克兰妹子,解决我国男女失衡问题。”

这样的言论受到了其他网民的批评,微博也对这样的言论采取了搜索限制措施,并对一些发表该言论的用户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惩罚。

一些英文媒体发现并报道了此事,比如专注于报道中国的网络媒体SupChina。

但对于一些中国民族主义评论员和媒体来说,外媒对此事的报道成为了西方“抹黑”中国的证据。

中国时事评论员雷希颖发文,点名批评SupChina,并认为是台湾和“疆独势力”在背后炒作这一话题。

他的理由是,SupChina的创始人郑安澜(Anla Cheng)是蒋介石政府时期台湾外交官的女儿,而且SupChina报道过新疆人权问题。

雷希颖这篇文章被中国网信办转发,也出现在观察者网、网易等多个新闻网站上。随后,《环球时报》的“补壹刀”团队也发表了针对SupChina的“独家调查”,暗指SupChina受到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等组织的支持,在中国发动“认知战”。

文章以虚假信息开头,称SupChina的网站上写着报道“俄乌问题”的“三大战略目标”:炒作乌克兰问题与台湾问题的关系;炒作中国网民言论;炒作中国在乌克兰的软实力,并登出了“三大战略目标”的截图。

事实上,“补壹刀”所发的截图显示的是SupChina当时刊登在首页的三篇文章标题:台湾关注乌克兰,但专家不建议进行对比(Taiwan has its eyes on Ukraine, but experts discourage comparisons);中国社媒上对乌克兰女性的评论引发批评(Chinese social media comments on Ukrainian women provoke backlash);玛丽亚·莱普尼科娃谈中国软实力及乌克兰(Maria Repnikova on Chinese soft power and Ukraine)

“补壹刀”分别提取了三条题目中的关键字,将其扭曲为SupChina的“三大战略目标”。“补壹刀”的文章还表示“有理由怀疑SupChina背后藏着一只企图干预中国的大手“。

SupChina婉拒了美国之音的评论请求。但在一份3月3日的公开声明中,总编金玉米(Jeremy Goldkorn)直言:“他们的指称毫无根据,就像那些说我们是中国政府资助的传言一样。”

他认为是经济利益在驱动类似文章的出现。

“发起这些攻击的人不是中国的政府官员,我把这些人叫做民族主义创业者(nationalist entrepreneurs ),” 他在声明中说。“他们找到了用中国网络上的愤怒情绪来赚钱的方式。”

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杨大利认同这样的解读。他发现,许多撰写此类攻击文章的作者并非为正统官媒工作,而是经营着自己的微信公众号等平台。

“本身这也是(他们)的工作,” 杨教授告诉美国之音。

对于大翻译运动和中国网上负面言论的曝光,杨教授觉得这让部分中国网民不得不注意自己的言行。

“‘大翻译运动’可以对某些人的言论发生一种威慑的作用,” 他说,特别是那些对乌克兰喊打喊杀的人。“如果说有一些这样的言论受到曝光,大家感觉到这样实际上并不合适的话...大家持比较自我批判的态度来看一些事情,这个可能是有一定积极作用的。”

杨教授补充说,官媒对翻译运动的批判,反而在一定程度上为运动增加了曝光度。

“大翻译运动”提的这个口号其实一直到最近,真正跟踪的人相对来讲不是那么多,” 他说,“但是因为有中国的媒体批评之后,尤其是以一种非常批判的态度,反倒为它吸引了很多眼球。”

尽管官媒不断批评“大翻译运动”,但这场运动在中国国内似乎也有一定的民意支持。

“不怪自己那帮脑残,怪外面传播?” 在《环球时报》文章下一篇获得上千点赞的评论反问道,“没有鸡哪有蛋,不说混帐话不就好了。”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录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VOA卫视(直播)

时事大家谈:中共研发人工智能新设备检测对党忠诚度 谁愿先试试?
请稍等

没有现场直播

0:00 0:00 直播

直播 中共研发人工智能新设备检测对党忠诚度 谁愿先试试?

欢迎在YouTube直播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美国观察(2022年7月5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9:59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