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49 2017年8月19日 星期六

中共再提严管党员信教 意识形态整肃即将开始?


人们在鸡年第一天在北京雍和宫烧香祈福(资料图)

中国宗教局局长王作安最近说,中共党员不准信教,对经思想教育仍不放弃信教的党员必须予以组织处理。他还强调,中共党员干部也不得以宗教和经济名义助长宗教热。分析人士认为,中共党内关于党员是否能够信教的问题争论已久,此次宗教局长发声似乎意味着反对党员信教的一派占据了上风。但是他们说,如若中共真打算整肃信教党员,那将是一个复杂也难以实现的任务。

王作安是在最新一期的中共党刊《求是》杂志发表署名文章中说,共产党员是无神论者,党员不准信仰宗教,是“每个党员不能触碰的一条红线”。他在题为《做好宗教工作必须讲政治》还强调,“对已经信教的党员干部,要通过思想教育使其放弃宗教信仰,经教育后仍坚持不改的必须进行组织处理。”

这不是中共第一次提出要对信教党员进行处理。早在2002年,中共在《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宗教工作的决定》指出:“共产党员不得信仰宗教,要教育党员、干部坚定共产主义信念,防止宗教的侵蚀。对笃信宗教丧失党员条件、利用职权助长宗教狂热的要严肃处理。”

美国普渡大学社会学教授、中国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杨凤岗说,关于党员能否信教的问题在中共党内已经争论了有20多年。他说,中共党章中并没有明确规定党员不能信教,党内在这个问题的解读上有不同的观点。

战斗的无神论

杨凤岗教授说,他的研究表明,中共党内在宗教问题上有三个派别,他分别称之为“启蒙无神论”、“温和无神论”和“战斗的无神论”。他说,启蒙无神论者认为不应信教,但重点在教育而不是行政措施;温和无神论者则是认为,应当给予信徒充分自由,不必过度宣传无神论;而战斗的无神论者则强烈反对党员信教,将宗教和政党看成竞争关系。

他认为,启蒙无神论在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大多时间占主流,但是近几年来,战斗的无神论逐渐占据上风,而立场一向倾向于启蒙无神论的王作安此次发署名文章反映的也许是这种趋势。

杨凤岗说:“我觉得这个事情可能更多透露的是,在目前的这种政治环境下,王作安也需要重新站队,表明他的立场更向战斗的无神论者靠拢。这也许透露了一点,更上层的领导人现在的倾向,可能是倾向于战斗的无神论。”

2016年4月,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罕见出席全国宗教会议,并在讲话中说:“共产党员要做坚定的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者,严守党章规定,坚定理想信念,牢记党的宗旨,绝不能在宗教中寻找自己的价值和信念。”

中国独立学者章立凡说:“这种意识形态的垄断,我觉得倒是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所谓的共产主义本身就是一种准宗教,说的难听点,就是邪教,他当然就不允许其他正规的宗教来竞争了。”

宗教腐蚀党还是制度腐蚀宗教?

不过章立凡也指出,宗教近年来在中国也变了味,一方面是宗教变得官僚化和商业化,另一方面则是一些官员将宗教变为贪腐工具。他指出,一些道教和佛教的住持现在都有处级或局级的官阶,而一些官员甚至能够买下一座庙,自己当住持。

曾名噪一时的气功大师王林身边就一度云集着中共权贵,其中不乏后来落马的贪腐官员。王林从相信他气功术的官员身上敛了不少财,而这些官员则相信“王大师”可以让他们官运亨通。王林于2015年因涉嫌绑架谋杀被拘捕和起诉,今年2月在一家医院病亡。

杨凤岗说:“在党员中暴露出来的更大的问题是那些相信大师、信巫术、信风水,而不是真正信某个正规宗教的人。”

王作安在《求是》的文章上写到:“近年来,在受到党纪国法处理的党的高级干部中,有的不信马列信宗教,必须引起我们高度警醒。”他还警告党员“不得支持参与‘宗教搭台、经济唱戏’,不得以发展经济和繁荣文化名义主张宗教热”。

宗教繁盛

中共党员信宗教所反映出的另一个现实是,宗教及许多精神实践在中国繁荣兴盛。以中国的基督教为例,杨凤岗教授的研究显示,中国的基督徒人数从1980年的600万增长到2010年的6700万,年增速高达10%。

观察人士认为,越来越多中国人信教的一个原因是中国人虽然物质生活富足了,但是精神生活空虚,他们希望从宗教中寻找精神上的慰藉和满足。章立凡说,还有一个原因可能是一些有权有钱之人在做了坏事之后试图从宗教中寻求解脱。

杨凤岗教授指出,零点调查公司2007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在中共党员中,至少有85%的人有一定的宗教倾向或是参与宗教活动,其中佛教的占大多数。

严管党员信教能否奏效?

王作安在文章中说,宗教问题具有特殊复杂性,处理不当会对党和国家工作大局造成损害。他称,境外利用宗教进行渗透的活动日益加剧,宗教极端主义在一些地方蔓延,非法宗教活动屡禁不止。

他所指的显然是在中国快速壮大的基督教以及新疆大批民众信奉的伊斯兰教。

杨凤岗说,中共要求党员意识形态的纯洁性还是“害怕有二心,对共产党不忠诚”。但是他认为,在这么多党员信教或有宗教倾向的情况下,以无神论为标准来清党难以实现。

章立凡也认为,在一个多元化的互联网时代,要回到一元化的思想、统一的意识形态是不可能的。他说,如果中共真的要严管党员信教问题,除了那些想要从共产党这个体系中获得利益的人会权衡一下之外,对于一些党员,反而可能会导致他们的离心离德,因为他们本来也对党不报太大希望,且已有退党之念。

他说:“本来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你们也信党、反正你们也拥护共产党,那就可以了,但是现在非要分得那么清,那我觉得这是加速这种离心离德的状态。”

而对还有一些人而言,他说,就是做个“两面人”,“无非就是培养人格分裂,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对着党说一套,回家对着佛又说一套。”

伦敦国王学院中国研究所主任凯瑞·布朗教授(Kerry Brown)认为,中共在短期内有可能让党员遵守纪律,至少是表面上的。

但是他在电子邮件中对美国之音说:“不过从长期来看,就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如果共产党能够真正提供一个满足人类所有方面需求的愿景,那么党就能与宗教信仰竞争,并根除宗教信仰。但是那将意味着党本身也几乎成为了一种宗教。那是极不可能的。”

《求是》杂志在其微博帐号将王作安的文章置顶,许多网友(应该是中共党员)留言对“党员不准信教”表示支持。一些人表示,一些地方的党员已经“烂到根”了,是时候进行严管了。还有一些人则表示,党员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不信教的党员才能在群众工作中不偏袒任何宗教。

杨凤岗认为,宗教和政党是两个范畴的事,宗教工作的依据应当是宪法和法律,以及是不是公正和平等地对待各个宗教。

他指出,虽然中国在法律和规定上平等对待各个宗教,但是在实际操作上却是偏袒佛教和道教,而对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保持警惕,更不用说那些没有被政府列为“五大合法宗教”的宗教。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