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55 2017年8月22日 星期二

习近平向左向右?专家:审查与经济开放无法相容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香港阅兵。(2017年6月30日)

从互联网到媒体,从电视荧屏到大荧幕,中国政府过去几周来的管控触角进一步深入人们的生活,甚至是娱乐生活。中国限制下令关闭了60多个娱乐八卦社交媒体账号,要求省市电视台在所谓的“重要宣传期”不播放偶像剧和古装剧。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从中国的内容审查程度可以看出中国经济政策是开放还是收缩的趋势。还有一些人士虽然不认为审查加严意味着经济政策必然收紧,但是对中国未来几年的经济改革并不持乐观态度。

今秋即将召开中共十九大让2017年成为中国政治上极为敏感的一年,也让中国政府的内容审查官们神经紧绷。

管控视听 掌控叙事

在6月实施生效有关网络安全和互联网新闻内容的法律之后,中国继续进一步收紧对信息的管控,甚至是在许多人看来无害的娱乐内容。最近几周,一些网红的以及数十个娱乐八卦社交媒体账号被关闭。政府还要求网站采取措施遏制明星炒作和低俗内容。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问题专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说,中国加强审查和管控与十九大的临近有一定关系,也与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想要管控一切、强调稳定的执政风格有关。但是他认为,管控信息、引导和影响舆论一直以来都是共产党的核心,而且是永远不会放弃的核心任务,只是在方式上不断翻新。

他说:“我认为,比这些限制他人发布内容的措施更为有趣的是,共产党自己正在努力试图利用社交媒体和非常现代的方式讲述他们自己的故事。”

在很多时候,中共宣传的背后都离不开一只行政之手。

上周,中国广电总局的一个红头文件被发布在了新浪微博上。这则通知说,在迎接十九大和建军90周年的“重要宣传期”期间,各省级卫视原则上不安排古装剧和偶像剧等娱乐性较强的剧播出,而是要确保“重点优秀剧目的安全播出”,并“加强内容导向审查把关”。通知附上了十几部从题目上看是颂扬中国共产党和解放军的推荐剧目。

早些时候,中国各地的电影院被要求在放映影片前必须播放一部有32名明星助阵的歌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中国梦”的官方宣传片——《光荣与梦想——我们的中国梦》。

政治向左,经济向右?专家:两者无法兼容

有分析人士说,与中国对社会管控方向一致的是中国的经济政策走向。

习近平在2012年执政以后曾表示会让市场在经济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之前也有一些分析人士称,习近平巩固权力后就会放手改革。但是如今,观察人士指出,五年过去了,实质性的经济改革并没有发生。

华盛顿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钟伟锋本月初在《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杂志网站上发文说,虽然中国政治制度的不透明让人很难判断领导人的意图,但是中国的审查程度却可能成为揭晓中共将会如何进行经济改革的一个指标。

他在文中简要梳理了中共几个时期审查与经济政策的关系,指出在后毛泽东时期,媒体审查成为了掩盖糟糕经济政策的一种方式。他说,在江泽民第二个任期的时候,江宣布了国企私有化等亲市场的改革政策,而当时的媒体环境也是较为宽松的,一个例子就是出现了《南方都市报》这样相对编辑独立的媒体;而在不太拥抱改革的胡锦涛执政期间,媒体环境日益收紧;到了习近平掌权时,中国经济增速减慢,与此同时,所有国营媒体被要求对党绝对忠诚,媒体审查日益增加。

多伦多大学芒克全球事务学院政治学教授丽奈特·王(Lynette Ong)说:“审查和经济开放实际上是两个互为矛盾的词。你不能一方面要改革开放,一方面又加强审查。”

她说,经济开放的一个基础是信息的自由流通,如果要吸引外资到中国投资和设立总部,那么就要让他们能够与外界自由联通。

几天前,彭博社报道说,中国政府通知电信运营商在明年2月前禁止个人用户使用虚拟专用网络(VPN)。目前尚不清楚这个命令将对在华外企产生什么影响。

不过,中国在6月正式实施生效的网络安全法已经让一些外国企业感到担忧。中国表示为了确保网络环境的安全,这部法律是必要的。但是外国企业担心法律中的一些条款会限制他们在中国的运营。

习近平是经济改革者吗?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钟伟锋在他的文章中说,分析习近平的议程、关注十九大的人事变动无疑可以提供一些线索,让大家判断会中国今后五年将会走往何处,但如果是经济改革,通过习近平的内容审查政策或许将更能读懂他的真实意图。他指出,在2007年的上半年,也就是胡锦涛开始第二个任期的前夕,中国广电总局给媒体下发了58条指令,而2017年上半年,广电总局下发的指令达115条。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甘思德不认为内容审查与经济改革之间有必然的负相关联系。他认为,两者之间的这种关系在过去存在,但并非持续一致。他说,在1998年中国寻求加入世贸组织的时候,中国的言论环境确实相对自由,但是1998年后期到1999年,政治环境紧张之后,言论管控也随之加强。

虽然如此,甘思德说,习近平执政五年来,中国的政治和经济确实都在趋向保守。他说,他对中国今后的经济自由化也不抱有太大希望。

他说:“从政治上和经济上来讲,我不认为自由化——不管你称其为经济自由化还是对外开放——会是习近平的执政核心。”

他表示,如果说中国有经济改革,那会是通过政策调整来增强国家的能力、帮助中国企业提高国际市场竞争力以及推动中国的“一带一路”自贸倡议,但不会是开放市场、减少政府干预这种传统意义上的经济自由化。

多伦多大学的丽奈特•王也不表示乐观。她说:“他(习近平)在政治上很精明,知道怎么玩政治游戏,怎么集中权力,但是我不太相信他是经济改革者,赞赏经济重组的好处。”

审查能走多远?

在中国开始更加严控媒体和网络信息之后,人们可以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中国网友的不满和反感。有的说,广电总局要求播放所谓的弘扬主旋律的剧目,无异于文革时期的样板戏。

不过丽奈特•王认为,这些在社交平台上的不满声音只是少数,而大多数的中国民众根本就无所谓。

她说:“这只是很少的愤怒的网民,代表不了大多数人。大多数民众事实上不关心。在中国,只有很少的人会去翻墙。”

但是她也表示,信息总会有渠道进入到中国,只要有几百几千人能够通过VPN获得外国资讯,这些信息总会传播开来。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