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7 2019年2月23日 星期六

中国施加影响的快车道:在老挝建一条铁路


2011年7月26日高速列车从北京南站出发。

自由亚洲电台老挝语组报道: 中国对东南亚地区最具挑战的一项跨境投资计划,就是在老挝境内修建一条连接中国的高铁。这个项目总额60亿美元,全长409公里,从中老边境一直通到老挝首都万象。

建成后,这条高铁最终将把中国西南地区的昆明与老挝、泰国、马来西亚和新加波连通,是“一带一路”这个中国标志性全球基建计划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

中国现在是老挝最大的投资国。中国公司向老挝投入几百亿美元,用以建设经济特区、修建水坝、开发矿业和橡胶园。老挝是东南亚一个内陆国家,前法国殖民地,与越南这个社会主义老大哥的关系密切。北京方面希望,通过这些经济援助与投资,拉拢老挝成为中国的卫星国。

老挝是个贫困国家,人口将近七百万。老挝期望发展贸易,提升制造业,开展旅游,输出湄公河与其它主要河流的电站电力,以促进社会经济的发展。老挝至中国的铁路就是一个标志性项目。

老挝公共工程与运输部副部长拉塔纳对自由亚洲电台老挝语组表示, 这个大型项目占地超过3800公顷,预计有4411个家庭将要迁移。拉塔纳同时是一个施工单位的负责人。这个高铁项目采用标准轨距的单线铁路。

项目2016年12月举行开工典礼之后,工人们就一直在老挝北部的琅南塔、乌多姆塞和琅勃拉邦这三个省的铁路沿线开山放炮,修建隧道,搭桥铺路,修建大小站台。

拉塔纳说,政府已经雇佣了七千多老挝民工修建铁路,多数是铁路沿线附近的居民。

老挝公共工程与运输部表示,铁路项目计划修建33个站台,21个将投入初期的运营。铁路沿途将修建72个隧洞,170座高架桥。客车行驶速度设定每小时160公里,货车是每小时120公里。

研究人员迈克尔·哈特在2017年12月20日一期的《世界政治评论》杂志上撰文指出,“老挝别无选择,只能接受中国大规模的基础建设投资,即使投资附带着经济与政治的影响力。”“回绝北京的代价太大,因为确保执政党合法性的关键,就是保持经济的持续增长,提高建设速度。”

哈特同时表示,中国在这个投资项目中还能额外获益。中国政府现在可以指望老挝在东盟支持中国对南中国海的主权声索。

赔偿问题降低建设速度

这个建设项目遭遇了政治与金融方面的挫败。最初计划要求2011年动工,2015年竣工,现在竣工时间拖到2021年。

一些被迫背井离乡的村民表示,他们还在等待政府的赔偿。

琅勃拉邦省的一位因建设项目而被迫放弃家园的居民对自由亚洲电台说:“我们知道肯定会得到赔偿,但我们不知道具体的时间。”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居民表示,政府过去计算征地赔偿金额时,只考虑屋顶的砖头以及其它材料的成本。他说:“但是政府官员还没有跟我们讨论过土地赔偿的问题。”

在老挝、中国、柬埔寨和缅甸等亚洲威权国家,政府不遵循法律正当程序就征用土地用于开发,也不对被迫拆迁的居民提供赔偿,因此抗议经常发生。在共产主义极权国家土地都归政府所有,土地使用和财产权利问题错综复杂。

拉塔纳副部长对自由亚洲电台老挝语组说,尽管高铁项目的社会与环境影响评估尚未完成,老挝政府依旧希望项目管理委员会能够批准最终的赔偿方案。

拉塔纳说,可供考虑的赔偿有242个不同类别。比如说,树龄在五年以上的 菠萝蜜和芒果是一个种类,树龄一年以下的阔叶树和柚木是一个种类,主要公路附近的土地是另一个种类。

他说:“对那些受影响的人进行赔偿评估时,必须包括果树的多少,要这样做,我们必须收集适当的数据确保准确无误。”

拉塔纳说,尽管国有土地上的工程已经开工,工人们尚未对其它地区的房屋用推土机推倒,原因是那里的居民还没有获得赔偿。

他说:“我们没有动他们的土地,但我们已经通知他们需要进行的项目计划,并听取了他们的要求。”

拉塔纳还说,政府官员计算赔偿额度时,是按照市价计算土地价值的,确保民众获得公平的赔偿。评估方法获得民众的赞同,民众也有参与。

拉塔纳说:“我们并不认为这是拖延,(因为)我们是按法律程序行事”,“我们是想要快点上马,可任何事情都必须依循法律程序,必须让民众满意。”

拉塔纳表示,参与施工的公司尚未完成铁路段落的划分,政府因此无法计算出所有的费用,也无法最后确定受影响的家庭数量和时间。 村民们依然在等消息

房屋、土地与农田受到铁路项目影响的村民们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他们依然等待赔偿的消息,想知道赔偿的金额,拆迁的地点和时间。

一些人说,铁路施工已经占用了他们的土地,但没有获得任何赔偿。

琅南塔省的一名官员五月份对自由亚洲电台说,琅南塔地区的那堆村有大约20户人家为了给铁路项目让路而舍弃房子和农田,可他们迄今也不知道要搬迁到哪里。

官员说:“我们不知道那些受影响的村民们将会拆迁到哪里”,“(老挝人民革命)党和政府依然在制定拆迁计划。有大约20户人家需要拆迁,我们将试图在他们现在的村子附近为他们找块安身之地。”

官员说:“有些村民的确遇到了麻烦。他们需要有钱来建新房。他们要求所有受到影响的村民都获得赔偿。可是我们尚未从有关方面获得任何回应。”

乌多姆塞省的一名官员五月份对自由亚洲电台说,高铁项目的中国国企承包商中国铁路总公司已经把工人带进该省的沙义地区开凿隧道,并对依然有200村民居住的一片农田进行平整。

他说,中国工程队正在修建的公路与隧道已经占用了农田。

他说:“然而,依然没有人讨论对受到影响的人实施赔偿或者拆迁的计划,因为这是老挝政府的责任。”

乌多姆塞省的这位官员说:“我们并不是反对铁路项目,但我们需要党和政府根据市场价格对那些受影响的人进行公平的土地赔偿,这片土地属商业区的用地。”

他说:“我们也想知道获得赔偿的时间、方式以及金额。”

对透明度与就业的担忧

其他消息人士对自由亚洲电台说,他们担心赔偿程序缺乏透明度,因为老挝的腐败与缺乏独立媒体远近闻名。

首都万象廊万开村的一位居民说:“我当然担心赔偿问题。”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消息人士对自由亚洲电台说,“我不希望赔偿金有任何的流失,也不希望有任何的中间人参与进来。”其他接受采访的人也不愿透露姓名。

他说:“如果政府每平方米赔偿我们五百美元,我希望拿到五百美元,而且不是二百或三百。”

琅勃拉邦省公共工程与运输局局长法萨南对自由亚洲电台老挝语组说,交通局正试图与受到施工影响的人取得联系。但他承认还在商定最终的赔偿细节。

他说:“我们的责任是代表政府与受到影响的人进行合作和协商”,“琅勃拉邦省受到影响的农户与赔偿问题还在敲定之中,还在搜集更多的细节进行评估。”

政府官员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将会雇佣老挝劳工去操作重型机械。法萨南拒绝透露建筑项目会雇佣多少中国工人。

他说:“他们雇佣老挝劳工使用重型机械清理土地”,“迄今为止,只有中国的技术团队在这里。他们的工人还没来。”

之前有报道说,施工项目将会雇用五万多人,大部分是中国工人。

乌多姆塞省沙义地区一位消息人士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当地正在兴建四栋别墅,准备迎接中国工人。目前已经有大约一百名中国工人进入乌多姆塞省,正在准备铁路施工。

法萨南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他不清楚琅勃拉邦省到底会雇佣多少老挝人。

他说:“我对建设项目老挝工人的情况不完全掌握。”

老挝劳动和社会福利部部长坎平·赛宋平最近对当地媒体说,他领导的部门尚未接到项目劳工结构的通知。

《万象时报》说,老挝政府去年12月在首都万象举行了内阁会议,参加的有万象市长和各省省长。赛宋平会后说:“我们依然不知道(劳工)需要什么样的技能。”

老挝消息人士当时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出席2017年10月27日项目推广会的老挝村民被禁止就赔偿以及拆迁问题提问。

消息人士说,首都万象塞塔尼区的拿村、廊万开村和其他村子的一百多位居民出席了那次会议。会议由一个地区级别的委员会召集,目的是促进建设项目。

一名出席会议的妇女对自由亚洲电台老挝语组说,参加会议的人很快就感觉到,政府官员并不重视他们的关切。

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对自由亚洲电台说,“村民希望提问时,政府官员不准他们提问”,“我们很多人感到愤怒,会议没完全结束就离开了”。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