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 2021年10月21日 星期四

中共“人质外交”下 中外公民如何自保?


加拿大总理杜鲁多拥抱从中国获释返回加拿大的康明凯 (2021年9月25日)

在华为高管孟晚舟被释放回国几小时后,中国释放了被关押的两名加拿大人,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企业家迈克尔·斯帕弗(Michael Spavor)。中国将孟晚舟的释放鼓吹为中国在世界舞台上彰显力量的一幕,法律专家担忧,中国的“人质外交”可能会重演,并警告外国企业和个人不要轻易到中国去。

“人质外交”下哪国公民都不安全

上周,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延迟起诉协议上签字之后获释回国。几小时后,中国释放了被控间谍罪而被关押三年的康明凯和迈克尔·斯帕弗。专家说,中国的举动坐实了“人质外交”的说法,证实了两个加拿大人是被捏造出来的罪名劫持为人质。

熟悉美中商业环境运作的美国律师丹·哈里斯(Dan Harris)说,发生在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和企业家迈克尔·斯帕弗身上的情况是迄今为止最可怕的,也是最随意的人质扣留。他说,中国在孟晚舟被释放几小时后释放了两个加拿大人,这不仅向全世界证明了逮捕他们确实是“人质外交”,也是在对全世界发出威胁,中国下次还会毫不犹豫地搞人质外交。

曾任驻华记者的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副总编詹姆斯·帕尔默(James Palmer)在最近撰写的一篇文章中也得出了相似的结论。

他认为,这次的事件中国付出了外交代价,但在中国,对外交的担忧始终远低于对国内政治的关切,在中国国内,孟晚舟回国被描绘成中国实力的标志。西方政府未来任何试图逮捕甚至指控中国公民时,都必须考虑到他们自己的公民在中国被扣为人质的可能性。

帕尔默援引专门处理跨境纠纷的律师威廉·麦戈文(William McGovern)的话说,在美国方面,“对与外国政府有政治联系的个人提起诉讼的决定伴随着一系列的附带考虑,但我们与美国司法部交往的经验是,他们不会被外国政府报复性起诉的风险或威吓吓倒。”

滕彪:中国越来越敌视外籍华人

现居美国的中国人权律师滕彪告诉美国之音,当前中国的环境越来越敌视外籍华人。他举例说,持有瑞典护照的诗人和出版商桂民海,因为出版了关于习近平和中共高官丑闻的书籍,而被中共秘密警察从泰国绑架回中国,后来被迫放弃瑞典国籍,重新加入中国国籍。

有相似遭遇的还有持有英国护照的铜锣湾书店店员李波,他被从香港绑架。澳大利亚公民、作家杨恒均在2019年1月被中共抓捕。 2020年8月,中共抓捕了在中国环球电视台工作的澳籍记者成蕾,罪名是泄漏中国国家机密。

一位不愿具名的华裔人士告诉美国之音,他害怕回中国,一方面担心自己的安全,另一方面担心中共会骚扰甚至扣押他还在中国的亲人。

滕彪在一篇文章中指出,“直到今天,国际社会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件事在细节和整体上有多么恐怖:一个生活在外国土地上的外国公民,被中国的特务绑架,在中国秘密关押,在严刑拷打之下被迫放弃外国公民身份。这是中共政权对人类尊严的公然冒犯,以及对每个人的安全发出警告信号。”

人质外交不仅仅威胁外国公民的安全。滕彪在文章中说,中国政府一直把自己的人民作为人质,在过去许多年里,一些异议人士的自由成了中国与外国谈判的筹码。他说:“徐文立和魏京生的第一次被提前释放,与93年申奥有关;王军涛於94年保外就医流放美国,与最惠国待遇、联合国人权大会相连;魏京生第二次保外就医流放国外,成为江泽民急欲访美的筹码;王丹、刘念春保外就医流放美国,是对克林顿98年访华的酬谢。”文章引用已经故去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话说“这样的人质外交既残忍又下流,永远是放一个、抓更多,大陆的监狱中永远不缺与美国作交易的政治人质。”

中国官方一再否认“人质外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上个月底在面对记者询问时指出,所谓人质外交,是借散布虚假信息抹黑污蔑中国。

“人质外交”商业化

帕尔默的文章中提到,这种人质外交在中国的商业生活中也日益常态化,即使是私营公司也经常将人关押以偿还债务。 例如,2017年7月,作为商业纠纷的一部分,数十名男子闯入澳大利亚联准国际金融集团USGFX在上海的办公室,扣押了几名工作人员。

美国律师哈里斯在一篇文章中说,根据他和一些分析中国风险的顾问的经验,扣留人质在中国非常普遍。他特别指出,由于现在在中国的外国人比以前少得多,所以有人会感觉外国人在中国被扣留的案例减少了,但这并不是因为中国做出努力减少人质扣留的现象。

哈里斯将在中国的人质扣留分为了三类:第一类是,合法人质扣留。如果有针对外国人或外国公司的未决诉讼或法院判决或仲裁裁决,中国实际上允许阻止外国人离开中国。第二类是准合法人质扣留。在一些情况下,如果有中国人声称外国公司或外国人欠他们或他们公司的钱,当地警方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协助扣留人质。第三类是完全非法人质扣留。例如,有人谎称他们在外国公司工作时受伤了,要求外国公司赔偿。或者外国公司在有正当理由的合法情况下选择终止商业交易。在这些情况下,在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外国人被扣为人质。哈里斯说,这些情况下,当地警察总是装作没看见。

如何保护自己?

为避免人质扣留,哈里斯建议外国公司不要向中国派驻人员。

哈里斯告诉美国之音:“与其亲自在中国销售你的产品,你可以授权其他人在中国为你销售。与其派自己的质量控制人员到中国去检查配件的质量,你可以聘请中国质量控制公司的人员来替你做质检。 有各种方式来减少你在中国的足迹。这是一些公司多年来一直在做的。”

哈里斯说,即使一定需要派驻,也不要派驻华裔,因为从很大程度上他们被中共看作是叛徒。而那些像两个迈克一样曾在外国政府、军队或非政府组织工作过的人,或者是来自中共不喜欢的国家的人,也会比普通外国人更有可能被中国政府当作人质扣留。

哈里斯说,在这次孟晚舟事件之后,许多外国企业高管都表示不会再去中国了。而他自己也不会再去中国了。

“中国不喜欢我,我不会去了。”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