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43 2020年10月21日 星期三

中国人权律师指国际关注有助12港人 多名中国律师被拒会见当事人


其中3位被扣押港人家属委托的中国内地律师,包括代理李宇轩案的律师梁小军(中)、张俊富的律师范标文(左)及邓棨然的律师宋玉生,9月23日早上到达深圳盐田看守所要求与当事人会面。 (图片由律师提供)

12名参与去年反送中运动的香港青年,8月底怀疑搭快艇偷渡到台湾途中被中国海警拦截,被扣押深圳盐田看守所超过1个月。

扣押港人家属委托的4名中国律师,星期三早上到盐田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看守所警察以当事人已另聘律师为由,拒绝他们会见。

深圳市盐田所守所入口外貎。 (图片由律师提供)
深圳市盐田所守所入口外貎。 (图片由律师提供)

知名中国人权律师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国际关注对被扣押的12港人有帮助,这宗案件原本可以向香港人展现中国“阳光司法”的透明度,但是事态发展到一直拒绝让当事人会见家属委托律师,相当不可理喻。

包括被香港警方指控涉嫌触犯港版国安法的“香港故事”成员李宇轩在内的12名参与去年反送中运动香港青年,8月23日怀疑搭快艇偷渡到台湾途中,在香港东南方水域被中国广东省海警截获,被送中深圳盐田看守所扣押,星期三(9月23日)踏入第32日。

再有4名中国代表律师被拒会见当事人

12港人家属委托的中国内地代表律师,一直被看守所拒绝与当事人会面。再有4名中国内地代表律师,包括李宇轩家属委托的梁小军律师、张俊富家属委托的范标文律师、郑子豪家属委托的吴莉律师,以及邓棨然家属委托的宋玉生律师,星期三早上9 时左右到达盐田看守所,要求与当事人会面。

据在场的律师透露,看守所派出两名便衣人员出来接待,两人都用黑皮套罩着工作证。其中一名女警表示,律师的委托书必须加盖“司法转递章”,但在场律师质疑要求欠缺法律依据。

看守所之后援引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关于涉港公证文书效力问题的通知》,但被在场的律师质疑有关要求只是针对民事、经济案件。范标文质问接待人员,看守所以没有“公证”为由拒绝律师会见当事人,是“耍流氓”。

看守所接待人员再请示上级之后向到场律师表示,4名当事人都已经另外委托两个律师,拒绝与他们会见,案件负责人亦拒绝与到场的律师会面。 4位律师其后前往盐田公安局,投诉看守所的行为违法。

据香港传媒统计,截至目前共有最少9名被扣押港人家属委托的中国代表律师,被看守所拒绝会见当事人。

卢思位指案件变得相当敏感

其中一名受港人家属委托的中国人权律师卢思位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目前其他律师面临一些压力,据他了解约有4、5位律师已经退出了,所有受理案件的律师都已经受到约谈。卢思位又表示,他没有被要求退出案件,只是要求他依法办理,不要炒作。

卢思位表示,这宗案件本来是很普通的刑事案件,但是他去了看守所两次之后,觉得案件变得相当敏感,司法局没有明确要求他退出,但是它们表示很关注。

卢思位表示,他接受了家属委托,除非家属解除委托,或者在当事人见到他之后表明不委托他,否则他会继续履行合同义务,这是律师的职业道德。他会履行辩护人的职责,尽力为当事人应有的权利而奔走。

看守所拒安排会面无法令人信服

对于多名中国内地律师持家属委托书、律师证、律师事务所公函前往盐田区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但看守所都拒绝安排会见,卢思位9月15日撰文表示,看守所工作人员先是以无法核实委托人与嫌疑人的亲属关系为由不予安排会见,之后待辩护律师提交委托公证书后,又以当事人已经自行委托了其他两名律师为由拒绝安排会见。

卢思位认为,看守所的理由无法令人信服。第一、当事人并不认识中国内地辩护律师,何来自行委托;第二,如果有律师接受了委托,应该向当事人家属通报平安和基本情况,但目前无一家属收到中国大陆律师的通报;第三,即便当事人愿意自行委托律师,作为家属委托的律师亦有权依法当面核实,以确定当事人是否受到胁迫、引诱和欺骗,在核实完成并告知其诉讼权利后,当事人有权自行决定委托谁作为自己的辩护人。

10月1日前是12港人案关键点

卢思位表示,根据香港警务处从盐田公安分局接获的《港澳居民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情况通报表》来看,12名港人8月25日被刑事拘留,根据中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嫌疑人在逮捕之前最长可被羁押37天,也就是说如果盐田区检察院不批准逮捕,12名港人将会在下星期四10月1日前会被取保候审或者无罪释放,如果被批准逮捕,那就意味着将会被继续羁押,而且被定罪的可能性会很大。

对于传媒及港人家属非常关注,中国公安机关是否会援引《港区国安法》来侦办12名港人在香港涉嫌的犯罪行为,卢思位认为,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因为《港区国安法》在6月30日生效,并无溯及力,无论是程式上还是实体上,本案都没有满足启动《港区国安法》的先决条件,深圳市盐田公安分局亦无权侦查12 名港人在香港涉嫌的犯罪行为。

卢思位认为,《港区国安法》是一部在特定时期、特定情形下通过的一部极为特殊的法律,程式和实体均应当严格解释、限制解释,任何人、任何组织和机关都不可滥用《港区国安法》,否则造成的后果,任何人都无法承担。

民主派区议员收集超过4.3万港人联署

今次事件是去年反送中运动,以致今年6月30日港版国安法实施,引发抗争者逃亡潮后,首次有参与去年反送中运动的香港青年,怀疑偷渡到台湾途中被中国海警截获,引起香港各界以致国际社会关注。

民主派沙田区议员赵柱帮表示,鉴于中国司法系统不公,黑狱冤案屡见不鲜,9月2日发起香港本地网上联署,目标有10万人参与,要求中国立即交回12名被拘留的香港青年,以免他们受酷刑对待并得到公平审讯的基本权利。

赵柱帮星期二(9月22日)联同多名民主派区议员到香港政府总部请愿,并向特首林郑月娥递交收集的4万3千人联署,要求港府尽早向中方提出移交12港人返回香港。

民主派区议员赵柱帮(右二)联同多名区议员9月22日到香港政府总部请愿,并向特首林郑月娥递交超过4.3万个港人联署,要求港府尽快引渡被拘留在深圳盐田看守所的12港人回香港。
民主派区议员赵柱帮(右二)联同多名区议员9月22日到香港政府总部请愿,并向特首林郑月娥递交超过4.3万个港人联署,要求港府尽快引渡被拘留在深圳盐田看守所的12港人回香港。

联署人数未达标仍冀向港府施压

赵柱帮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4万3千人联署并不足够,他认为香港应该有超过10万人关注今次事件,希望向港府施压。

赵柱帮说:“我以一个联署发起人,当然觉得(4万3千人联署)不足够,但是我相信是香港一定是超过10万人关注这件事,只不过都是正如我刚才讲,因为香港人可能觉得联署对于这个政府造成不了任何压力,而这个政府向来都是漠视民意的情况下,但是我都希望量化到一个民意的支持,就是给政府一些压力,或者是我们持续关注这件事,即是可能即使有留意联署,但是没有参与都不要紧,至少我们表达大家共同去关注这件事。”

国际关注对12港人有帮助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上星期五(9月18日)在官方Twitter发文,首次回应12港人被拘留在深圳事件,帖文敦促中国当局要确保在海上逮捕的12名港人可获正当法律程序权利保障,包括尽快让他们与选择的法律代表会面。

赵柱帮表示,根据在中国内地陷入“政治黑狱”的维权律师王全璋的经验,他认为港人以致国际社会的关注,对被扣押的12港人肯定有帮助,他认为事件未必可以在短期内解决,必须要长期持续关注。

赵柱帮说:“我都引用了一个维权律师王全璋,即是曾经接受过政治黑狱、在内地坐了5年的一个‘政治监',其实他都有讲到是我们一个持续关注,是对于被羁押的人士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当然无论在不同的层面,可能是在香港要持续社会的关注,亦都是去到全球可能不同的国家都有关注,可能美国、英国、德国等等,当然愈多人关注对于这件事愈好,可能我们香港人向港府施加压力的时候,可能全球亦向中方施加压力,我认为我们提出的一个移交申请,甚至可能只是想他们(12港人)见到一些家属委托的律师,都是一个很卑微的要求,现在被拘留了31日之后,其实家属想同被捕人士通个电话,收他们一封信,甚至是一张相片都没有的时候,其实对于家属来讲是真的十分无助,而我们作为可能仍然有自由身的香港人,是要在社会上不同的层面是引起这件事的关注,一齐去施加压力,当然我觉得这件事可能未必是很短期内可以处理得到,可能不是一个月、甚至三个月的时间,可能去到半年、一年,甚至几年的时间,但是我们仍然是要关注到底,直到他们(12港人)平安归来。”

质疑港府对12港人非一视同仁

赵柱帮认为,中国当局以12港人案向香港抗争者制造寒蝉效应,他质疑当局安排“官派律师”,有可能是为判处12人较长刑期营造司法程序。他又批评港府对待12港人并非一视同仁。

赵柱帮说:“其实大家如果真的有听过(中国)内地的一些司法程序,或者一些案件的时候,大家都了解到(中国)内地的一些政治黑狱是经常都出现,现在它(中国当局)用一个官派律师就是希望营造一个‘合法的司法程序',即是被捕人士见到律师,然后就上庭受审,跟着可能就要判几年的刑期,但是过程中一个官派律师是从来不会帮一些被捕人士辩护,亦都只是劝他们认罪,很明显这一件事就是一个要长期关注的情况,亦都正如我之前所讲,就是一个政治的缩影,就是这12个人只是刚刚他们12个人被捕,到上(中国)内地,他日可能我们就成为第13个人,这个情况很明显就是一个政治打压,以及一个操作,亦都见到港府是一个冷处理,即是可能同一件事情,对于台湾政府它是要求它们交回5位的香港人,即是可能现在在高雄被拘押的香港人,但是它没有用同一种的程度去要求中方交回这12位手足。”

市民写中秋心意卡向12港人送祝福

多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及区议员连日来在香港各区设街站,呼吁市民写明信片寄到盐田看守所,希望12名被扣押港人可以在10月1日中秋节前收到港人寄上的祝福。

54岁的香港市民林太太星期日(9月20日)在铜锣湾街站写心意卡给12港人,希望他们可以尽快回到香港。林太太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12港人的遭遇令香港市民对中国的司法更没有信心,亦印证去年为何会有史无前例的反送中运动。

林太太说:“真正的香港人是不会信大陆的,如果不是我们都不会有反送中出现,一早都知道它们是会这样的,希望它们不会虐待那些囚犯。”

多名民主派立法全议员及区议员发起中秋节心意卡街站,呼吁市民写名信片寄到盐田看守所,向被拘留的12港人送上祝福。
多名民主派立法全议员及区议员发起中秋节心意卡街站,呼吁市民写名信片寄到盐田看守所,向被拘留的12港人送上祝福。

区议员收集超过3万张心意卡引关注

负责12港人中秋心意卡街站的中西区区议员梁晃维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连日来已经有超过3万港人写心意卡寄到盐田看守所给12港人,他认为香港以致国际社会的关注对12港人肯定有帮助,令他们更有机会得到公平及人道的待遇。不过,梁晃维坦言,心意卡未必可以寄到12港人手上,但是希望行动可以唤起更多人关注。

梁晃维说:“3万张卡片我们就基本上是用一个‘爆'的形式,就是会透过(香港)本地的邮政系统,就是寄过去盐田看守所的,当然你说那些明信片去到那一个阶段、会不会被人拦下来,即是或者例如它到底能不能够离开到香港的边境呢﹖这个其实我们都未必是肯定的,但是我想一个超过3万个香港人参与的行动,一个这么大型的集体行动,无论最终的结果如何都好,都是向本地以及国际社会表达一个强烈的信息,就是香港人是非常之急切,是希望12位手足能够返回香港,更加是眼前最迫切的,就是要确保他们能够得到一个安全、公平、人道的待遇。”

12港人事件印证去年反送中有理

梁晃维表示,去年的反送中运动已经反映香港人对中国的司法制度极不信任,今次12港人事件,亦加强了香港人命运共同体的想法。

梁晃维说:“大家都知道中国司法制度是极不信任,今次我们亦都亲身体会到、让我们见到李家超昨日(9月19日)就说那些手足已经接受了一些中国官派律师,但是我们都明白,官派律师其实就是中国司法制度之下,一个非常之严重的弊漏来的,就是会令到一班被捕人士失去了所谓的辩护权,只能够是乖乖地认罪,我们今次见到这一系列司法程序上的荒谬,是更加印证了为何香港人在去年要反对这个逃犯条例(修订),而另一方面除了对司法制度的担心之外,我想亦是大家出于一个‘香港共同体’的想法,就是因为我们见到我们身边,曾经同我们一齐奋斗、一齐抗争的人,在这一刻的确是承受着极大的苦难,甚至他们(12港人)现在承受着、面临着一些什么,我们香港人都是完全不知道,我想每一位香港人在这一刻都是非常之担心,亦都非常之希望所有曾经为香港自由奋斗的朋友,是可以早日回来香港。”

人权律师指事件本可展示中国“阳光司法”

有匿名的中国知名人权律师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国际关注对被扣押的12港人有帮助,可以令他们在拘留期间不会受到太多伤害,因为毕竟12人犯的不是死罪,总有一天出来的时候会公开里面的情况。

匿名律师表示,这宗案件原本可以向香港人展现中国“阳光司法”的透明度,但是事态发展到一直拒绝让当事人会见家属委托律师,相当不可理喻。匿名律师又表示,接受港人家属委托的中国内地代表律师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要求他们退出案件,有的甚至被要求不能够接受传媒访问,否则可能影响到律师的执业资格。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