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12 2020年1月23日 星期四

中国最后一个“独立”电影节停办, “独立只是一个奢望”


中国河南郑州一家电影院里张贴的电影“流浪地球”的招贴画。(2019年2月11日)

1月9日,中国独立电影节之一的“中国独立影像展”(CIFF)宣布无限期停办。电影节组织者发表声明称,“举办一个真正具有纯粹独立精神,并且具有有效性的电影节,已经成为不可能”。该独立影展2003年在南京创立,共举办了14届。

随着中国独立影像展的停办,中国业界所称的“三大独立电影节”时代就此终结,其他两个独立电影节分别是:昆明“云之南”纪录影像展和北京独立影像展。

除独立影展外,中国有四大主流电影节:上海国际电影节、金鸡百花电影节、珠海电影节(1998年停办)、中国长春电影节,2010年后则出现“北京国际电影节”。

资料显示,“独立电影”的定义多元。有的侧重表达导演的个人思想观念,有的是强调讲述故事的思想方法和个性视角,有的围绕影片制作的资金特征归类,或者兼而有之。独立电影大多为民营企业和私人投资,或是依靠境外资金,有时也有导演自筹资金,制作成本普遍较低。

停办的中国独立影像展的宗旨是“为自由的电影”,其被迫关闭的细节目前并不清楚。香港英文的南华早报说,17年来该电影节放映了1000多部故事片和纪录片,大部分在主流影展上没有播放,其中很多涉及敏感政治话题和事件,例如,上世纪五十年代血腥的土地改革运动、1959年至1961年的大饥荒、1966年兴起的“文化大革命”、以及与艾滋病病毒带菌者、同性恋和跨性恋群体、长江三峡库区搬迁移民有关的内容。电影节上放映的影片有的则描写中共地方干部的所作所为。

报道援引独立影像展(CIFF)组委会主席,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教授张献民的话说,“这个电影节的关闭很正常,我们只是重回党的既定领导,回到20年前那个没有独立电影空间和机会的年代”。他还不无惋惜地表示,假如我们推动了独立影像展的商业化,也许会使这个电影节平台更加安全,我们可能也会有生存的机会。

针对中国独立影像展关闭事件,旅居美国的独立时事评论员秦伟平对美国之音表示,其实独立电影也就是自娱自乐的一个团体,政治色彩可能并不那么大:“独立电影节展示的作品市场空间非常小,自娱自乐。即使这样,当局也不愿意未经他们政府审查的东西传出来。”

然而,中国独立影像展被迫关闭,根本上还是同中国目前大气候有关。秦伟平说:“在中国文化审查越来严格,政治越来越左转的大背景下,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别说电影了,就是普通的公众,讲话都没有自由,电影制作哪来的自由?独立只是一个奢望,这是目前的形势。”

中国媒体新京报1月10日也报道了中国独立影像展关闭事件,称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同时还这样评价2019年中国主流影视作品的社会效果:“国产电影已经成为院线的绝对主流,但是我们却鲜少看见最广大人群的真实生活,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巨大的遗憾。”

不过,中国独立影像展的告别声明还说,“对于那些仍在安全面具下,尽力鼓励独立精神的本土电影节,我们仍心存敬意”。此话似乎暗示,中国“影视业寒冬”到来之际,仍有文艺工作者在那里设法传递非主流的声音。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