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55 2021年10月19日 星期二

澳智库称中国以经济实力胁迫印太岛国


所罗门群岛总理索加瓦雷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会谈。(2019年10月9日)

一份新的研究报告说,中国在印度洋-太平洋(Indo-Pacific)地区滥用其经济实力,对该区域岛国构成了严重的地缘政治威胁。

在美国从阿富汗撤军、进一步将战略部署重心移向印太地区以及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组成新的三边安全伙伴关系联盟的背景之下,印太地区越发成为更加重要的地缘政治战场。

澳大利亚国防和战略政策智库“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 ASPI)”上星期发布的一份题为“经济胁迫印太岛国”的研究报告说,中国对印度洋-太平洋岛国的兴趣日益浓厚,引起了人们的广泛担忧,中国与印太岛国的关系“失衡如此之大,以至令这些国家乃至更广泛的地区稳定处于危险之中。”

中国只需一国足矣

太平洋岛国被认为具有“小岛屿、大海洋”特点,该地区国家经济虽然普遍不够发达,但地处海上经济和战略要地,海洋资源丰富。中国近年来先后与所罗门群岛建交、与基里巴斯复交,并与巴布亚新几内亚、斐济等11个岛国相继签署了“一带一路”协议。

中国商务部官网上的数据显示,中国在大洋洲的企业有近1400家,去年中国与太平洋岛国地区货物贸易额90.4亿美元,直接投资8840亿美元。此外,截至到2020年底,中国在该地区累计签订的工程承包合同总额高达184亿美元。

中国官方的报道显示,中国近年来在南太平洋的一些项目包括为斐济的道路、桥梁、广场、水电站、医院,瓦努阿图的国家会议中心、公路、码头、总理府办公和体育场,汤加的综合办公大楼、南太运动会体育场馆、太阳能发电项目,以及萨摩亚的医疗中心。

由于很多太平洋岛国人口不多,经济需求总量并不大,中国对这些国家的投资近年来实际上并不强调项目数量上的优势和资金上的投入。澳大利亚国际政策罗伊研究中心(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的一项统计结果显示,中国在2006年到2016年间对该地区的援助总额仅为17亿美元左右。这个总部位于悉尼的智库上个月的年度太平洋援助图(Pacific aid Map)称,北京虽然在外交上提高了其在太平洋地区的影响力,但对太平洋岛国的援助2019年明显减少,是2012年以来最低的一年,缩减幅度多达31%,为1.69亿美元。在2016年中国对该地区的援助达到最高峰时,中国的援助金额曾高达2.87亿美元。

该报告的作者之一、塔斯马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TasmaniaS)教授理查德·赫尔(Richard Herr)指出,这些岛屿国家对全球贸易和商业有巨大的影响,对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日本来说非常重要。他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说,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日本对这些岛国进行了大量投资,它们作为一个整体曾一直与西方保持一致。他说:“中国只要有其中一个国家,就能彻底改变整个西方利益的战略格局。在某些方面,我们需要整个地区保持对我们的友好和支持。如果中国要真正搅局、挑起直接对抗的话,他们只需要一个国家在这一地区作为基地。”

他说,这种状况让人联想起冷战时期的古巴。

位于中太平洋、由1200多个岛礁组成的马绍尔群岛总统戴维·卡布阿(David Kabua)上个月在联合国大会上警告说,该地区正面临地缘政治竞争所带来的安全威胁。他说:“如果我们不记得导致上个世纪公开的全球军事冲突的错误……我担心我们注定会重蹈覆辙,”

中国太公钓鱼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报告指出,长期以来,旅游业在许多太平洋岛国的经济发展中至关重要,2017年,大约143,000名中国游客到太平洋岛国旅游,但其中绝大多数(80%)是前往两个国家:斐济和帕劳。然而,北京因其与台湾的外交关系而在2018年开始实际上限制公民访问这一位于西太平洋、由300多个岛屿组成的岛国,沉重地打击了帕劳的旅游业。

另一方面,这篇报告也强调,中国很少这样公开或赤裸裸地对印台岛国施加胁迫,中国往往采用的是一种类似于毒贩使用的手段,也就是最初以貌似不错的交易令受害者上钩,产生依赖性,当依赖达到一定程度后,胁迫才可能会接踵而至。赫尔教授说,他们这篇报告就是要指出中国经济压力的微妙之处。他说:“就经济胁迫这个概念而言,我们不能套用中国对挪威、日本或澳大利亚施加压力的方式,然后说,你知道,中国人对每个国家都这样。他们实际上对此要微妙得多。”

他指出,中国为瓦努阿图援建的国家会议中心基本上从未被真正使用过,但是该国为此背上了沉重的债务。

中国国内也有学者对中国在南太平洋岛国基础设施的援助效果表示质疑,指出瓦努阿图国家会议中心“使用率和管理能力都不足,空置率很高”。
亚太经合组织21个经济体中最贫穷的巴布亚新几内亚总理彼得·奥尼尔(Peter O’Neill)2018年会晤了习近平后接受了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下的贷款和援助,其中包括对该国的国际会议中心进行5000万美元的翻新。在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清廉指数中,巴布亚新几内亚在180个国家中排名第135位。

太平洋岛国萨摩亚人口不足20万,但对中国欠债高达1.6亿美元,约占其外债总额的40%。

日本防卫研究所的一篇报告指出,中国“21世纪的海上丝绸之路”的南端定义为太平洋岛屿国家,近年来大幅度加强了对这些国家的经济支援,而这些国家“基本上对中国的支援表示非常欢迎”。这篇题为“中国安全战略报告
2019”的研究报告说,“中国似乎首先致力于在该地区确保经济权益,以及运用经济实力提高政治影响力”。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布拉克斯兰德(John Blaxland)说,中国对澳大利亚这样的经济发达国家的胁迫虽然往往是徒劳的,对澳大利亚的惩罚基本没有得逞,澳大利亚虽然失去了一些中国市场,但几乎全部由其他市场所弥补。他说,但是现在看来中国如此蛮横也是有意在警告其他国家。

布拉克斯兰德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看起来,惩罚澳大利亚的示范效果是为了恐吓其他国家的挑战。在这方面,中国认为这可能是值得的,我们看到可能已经威胁到了其他国家,例如马来西亚。它说它会与中国商讨如何回应三方安全伙伴关系。”

上星期,中国外长王毅分别同马来西亚、文莱外长通电话,称三国外长对美国与英国、澳大利亚结成三方安全伙伴关系(AUKUS)并计划开展核潜艇合作表示严重关切。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