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5:57 2021年12月7日 星期二

中国扭曲减排力度、误导国际视听


资料照片:中国哈尔滨市的一座燃煤设施。(2019年11月15日)
叶民

叶民

中国生态环境部副部长

中国生态环境部副部长叶民:“温室气体排放得到有效控制。2020年中国碳排放强度比2015年降低了18.8%...基本扭转了二氧化碳排放快速增长的局面。”

误导

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正在英国格拉斯哥举行,这次大会将全球变暖幅度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是此次大会的首要及中心目标。专家们希望,这一目标的实现将防止气候和全球经济蒙受最灾难性的变化。

由于中国排放的温室气体比世界上所有工业化国家排放量的总和都多,北京的减排工作被视为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

10月27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了《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与行动》白皮书

据中国共产党运营的《环球时报》英文版报道,这份白皮书概述了“中国到2030年实现碳达峰,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报道称,该目标代表着“全球最高碳排放强度降幅,用全球历史上最短的时间实现从碳达峰到碳中和。”

白皮书发布首日,中国生态环境部副部长叶民在北京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了这份白皮书。他说,中国正在很好地控制包括二氧化碳在内的温室气体排放。

“…温室气体排放得到有效控制。2020年中国碳排放强度比2015年降低了18.8%,比2005年降低48.4%,超过了向国际社会承诺的40%-45%的目标,基本扭转了二氧化碳排放快速增长的局面,” 叶民说。

叶民选择性呈现的统计数据具有很强的误导性。这是因为碳排放“强度”与整体碳排放不是一回事。事实上,中国的碳排放量还在继续增长。(二氧化碳是最主要的温室气体。与其他几种温室气体一样,它吸收大气热量,从而推高全球气温。)

COP26召开前夕,活动人士在苏格兰格拉斯哥参加气候变化抗议活动。(2021年10月31日)
COP26召开前夕,活动人士在苏格兰格拉斯哥参加气候变化抗议活动。(2021年10月31日)

根据倡导温室气体减排的非营利性组织澳大利亚气候理事会(Climate Council)的说法,碳排放强度只描述单位国内生产总值(GDP)所产生的排放量,这不代表中国总体碳排放量的减少。

这就意味着,只要经济在增长,即便碳排放强度下降,中国的温室气体总排放量实际上仍可以是上升的。

根据独立分析师们发布的数据,中国去年就是这样的情况。

气候理事会指出,包括美国在内的发达国家正致力于“绝对量减排目标,以显现它们减少总排放量的意图。”

白宫今年四月宣布,美国的目标是在2030年将温室气体净排放量较2005年水平减少52%。(美国政府将净排放量定义为“包括所有工业活动在内的总排放量减去林业活动和农业土壤作用下的碳汇量。” 根据《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碳汇指的是“从大气中清除温室气体、气溶胶或温室气体前体的任何过程、活动或机制。”)

今年5月,位于赫尔辛基的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CREA)首席分析师柳力(Lauri Myllyvirta)在网刊《碳简报》(Carbon Brief)上​写道,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同比增长了15%,“这是十多年来最快的增速。”

柳力援引官方数据称,“二氧化碳排放激增”既反映了中国自2020年初各地封锁行动以来的经济反弹,也反映出疫情之后中国“由建筑业、钢铁和水泥行业的增长主导”的经济复苏。

叶民宣称中国的温室气体排放在2020年得到了有效控制,这一点非常值得怀疑。

资料照片:烟雾和蒸汽从中国山西省河津市的一家煤炭加工厂升起。(2019年11月28日)
资料照片:烟雾和蒸汽从中国山西省河津市的一家煤炭加工厂升起。(2019年11月28日)

根据独立市场研究机构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的数据,中国是2020年唯一经历温室气体排放增长的主要经济体。

这家将中国和印度作为其优势研究领域的机构发报告指出,中国2020年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估计增加了1.7%,低于过去十年3.3%的平均增长率。不过荣鼎咨询表示,世界上最大的排放国“集中依赖化石燃料实现工业复苏与之到2060年实现净零排放的长期目标冲突”,这仍是一个“令人担忧的迹象”。

柳力在他为《碳简报》撰写的另一项分析中发现,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在2020年下半年增长了4%以上。

相比之下,中国国家统计局二月底发布的报告则称,中国2020年碳排放强度同比下降1%。

彭博新闻社的一篇分析称,中国2021年6%的经济增长目标——考虑到2020年较低的基准线,部分分析认为这是一个低目标——可能与之二氧化碳减排计划冲突。这篇文章的标题是“中国的肮脏复苏将使遏制气候变化变得更加困难” 。

彭博社援引数据提供商路孚特公司(Refinitiv)的电力与碳首席分析师秦炎的话称:“短期内将保持经济增长和稳定就业作为优先事项将意味着排放量的进一步增长。”

“2021年和未来几年内更高的排放量将会提高中国在2030年之前实现碳达峰的门槛,这使得(中国)需要在以后实施更为严格的措施。”

美国作为历史上累计温室气体排放最多的国家,因先前未积极响应应对气候变化的多边努力也面临批评

随着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积极散布虚假信息,破坏气候科学的相关努力,美国数十年来的减排努力受挫。正如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最近的一份报告所指出的那样,科学家们认为,美国过去15年所做的减排工作还不够。

而中国则抓住这一点,辩称美国及其他欧洲国家等历史污染国应该在减排方面承担更大份额的负担。

今年8月,前美国气候变化问题特使托德·斯特恩(Todd Stern)表示,中国为眼下这个十年所制定的减排计划,对于实现全球变暖幅度不超过1.5摄氏度这一目标来说,还做得不够。

“中国在2030年实现碳达峰没法达成(全球升温幅度在1.5摄氏度以内)这一目标,这并不代表(中国)为把升温幅度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而做的最佳努力,” 美联社援引斯特恩的话说。“中国在其‘十四五’规划中大幅扩建燃煤电厂的计划,也与需要实现的这一目标冲突。”

据路透社报道,今年2月,美国非营利研究机构全球能源监测(Global Energy Monitor)和CREA表示,中国已经启动了38.4千兆瓦的新燃煤发电装机容量。

这是世界其他地区新建电厂产能的三倍多。

中国的净增燃煤电量为29.8千兆瓦(即去除部分退役的燃煤电力设施)。相比之下,世界其他地区则削减了17.2%的燃煤电力产能。

柳力认为,煤炭使用的这一扩张甚至并非必要。

“燃煤发电的失控扩张是由电力公司和地方政府为将投资支出最大化而推动的,而不是对新产能的真正需求,” 路透社援引柳力的话说。

美国之音“揭谎频道”此前援引荣鼎咨询2021年5月的一份报告称,中国2019年温室气体排放量——其中包括二氧化碳、甲烷、氧化亚氮、氢氟碳化物、全氟化碳和六氟化硫——达到全球总量的27%左右。

从2000年到2018年,源自煤炭的二氧化碳排放约占中国二氧化碳总排放量的75.5%。中国的煤炭消费量占全球一半,也是世界最大的煤炭生产国。

由全球能源监测、塞拉俱乐部(Sierra Club)、绿色和平(GreenPeace)和CREA于2020年3月发布的一份联合报告指出,中国1095千兆瓦的燃煤发电能力约占全球装机容量的一半。中国还占全球在建煤电装机容量的41%。

中国辩称,中国的经济发展不应受到环境保护的阻碍,因为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在它们的发展道路上没有面临这样的限制。

联合国在10月26日发布的报告中警告称,各国目前做出的减排承诺即使得到兑现,到本世纪末,世界气温仍可能会上升2.7摄氏度。

(同时请参阅美国之音《揭谎频道》本篇文章的英文版。)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