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9 2021年11月28日 星期日

习近平缺席两场峰会是担心被“围殴”,“与西方同处一室不再舒服”?


资料照: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杭州举行的G20峰会闭幕后的记者会上讲话。(2016年9月5日)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将不参加今年20国集团峰会(G20峰会)以及气候峰会的消息引发世人猜测。分析人士认为,习近平缺席两场峰会应该是担心会受到“攻击和不尊重”,而且他的缺席显示,与西方领导人同处一室,不再令其感到舒服。另外,分析人士也担心习近平的缺席也可能会导致峰会达不到预期效果。

与西方关系紧张,习近平可能会担心受到“伏击”

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杰克·苏利文( Jake Sullivan)星期二(10月26日)证实,习近平将不会亲自出席10月30日在意大利罗马举行的G20峰会。这将是中国领导人第一次缺席G20峰会。中国政府虽然尚未正式宣布习近平会缺席在苏格兰格拉斯哥举行的气候峰会,但是外交和环保人士认为习近平不可能亲自前往。彭博通讯社此前报道说,中国外交人员告知G20峰会国家,习近平不能亲身前往是因为中国严格的防疫隔离措施。

虽然如此,对于曾经宣布“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的习近平来说,缺席这样的重要国际场合的确令人深思,特别是考虑到中国曾积极支持G20 集团,也曾热情主办过2016年的G20峰会,并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也称巴黎协定)中发挥过重要作用。

伦敦大学玛丽女王全球政策研究所国际经济学教授保拉·苏巴奇( Paola Subacchi)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习近平不亲身前往这两个峰会确实“令人有些惊讶”,但是,考虑到中国与部分G20成员国的关系,这样的选择并非很难理解。

她说:“很明显,中国不想与一小群国家元首共处一室,与他们讨论从地缘政治到基于规则的制度上的各种问题。他觉得这么做风险太大,担心会遭到伏击。这其中有很多问题,中国不想被单挑,也不想在一个小小范围中讨论这些问题。也许中国认为在一个更大的场合,比如,联合国大会,会比在一个小范围中讨论更容易一点。 ”

中国与G20 成员国中的七国集团(G7,加拿大、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的大部分国家关系紧张,与澳大利亚的关系也处于低谷。在台湾、香港、新疆和南中国海等被中国视为所谓“核心利益”的问题上,中国一直遭到西方国家的批评。

苏巴奇说,一国领导人在G20峰会面临压力在历史上也是有的。2011年G20 峰会期间,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是最大的问题,意大利也面临这样的危机。当时的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在奥巴马和默克尔等西方领导人的压力下辞职。奥巴马和默克尔等人认为只有贝卢斯科尼辞职,意大利重新组建政府,才有可能让意大利摆脱可能的经济危机。

苏巴奇认为,习近平应该希望避开类似的压力。她说,习近平决定缺席,虽然不是直接与西方对抗,但是也传达了一个讯息,那就是,他与西方领导人同处一室已经感到“不舒服”。她说,无论如何习近平的缺席显示,中国和西方之间有一道必须要弥补的沟壑,否则,各国间无法进行有效合作。

也有分析指出,习近平缺席是因为中共20大临近,他忙于自我接班,内部需要搞定的事情太多,顾不上外事。中共定于11月8日到11日召开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会议将审议《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这次会议将会为决定习近平是否继任的中共20大打下基础。

领导人面对面会晤会有助于管控分歧

因为所谓的疫情原因,习近平已经差不多一年零九个月没有跨出中国国门了。习近平最后一个出访国是缅甸,时间是2020年1月18日。习近平在今年十几场国际会议都是透过视讯方式参与,包括金砖五国峰会。据报道,习近平也会通过视讯方式参与本次的G20峰会。

尽管如此,很多人相信,一国领导人对某件事情和某个区域的“时间和精力的投入”是重要的外交资源。

美国总统拜登星期二刚刚通过视讯方式在时隔四年后参加了东盟-美国峰会,分析人士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举措,凸显了美国对东盟的重视。不过,美国企业研究所亚洲安全问题专家扎克·库珀(Zack Cooper)认为,这还不够,拜登今年晚些时候应该亲自前往东南亚。

他说: “我认为总统今年秋天晚些时候访问东南亚也很重要。他去过一次欧洲,他很快还会再去一次。他还没有去过亚洲。目前,我们在东南亚有些落后,我们必须作出一些弥补。 ”

拜登总统星期四启程前往欧洲,出席本次G20的重要活动,然后参加气候变化大会。这是拜登上任以来第二次前往欧洲访问。

伦敦大学的苏巴奇教授说,在重要国际活动期间让领导人有面对面会晤的机会,其实也有助于化解紧张关系。

她说:“这些领导人峰会有很多价值。他们有机会坐在一起,面对面交谈,理清分歧,甚至把议程扔到窗外,只专注于现在桌上的优先事项。 ” 不过她又说,很显然,中国觉得现在问题多得超过了解决办法,不希望被逼着同意一些他们不愿意接受的东西。

在此之前,有很多报道和分析称,拜登和习近平有可能在G20峰会期间举行首次会晤, 以管控美中之间的分歧。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苏利文星期二说:“拜登总统确实相信,有机会与习近平进行面对面的接触很重要。” 他说,美中激烈竞争之际,“最高级别的密集外交,领导人级别的外交对有效管理这一关系至关重要。

2018年,美中贸易战紧张之际,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习近平在阿根廷举行元首级会谈后,中美两国同意在激烈贸易战中停火,开始谈判。

2009年12月18日,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的最后一天,当时的美国总统奥巴马闯入中国、印度、巴西和南非领导人的闭门会议,促成这些国家签署了哥本哈根气候协议。

习近平的缺席可能会影响两个峰会的成果

不管怎么样,习近平缺席这两个重要峰会已经让人们对峰会成果的预期降低。据信,本次G20峰会被认为将为格拉斯哥气候峰会“定下基调”,让各国领导人在气候峰会前在一种非正式的气氛下弥合分歧的重要场所。

伦敦大学的苏巴奇说:“没有中国参加的 G20 峰会对格拉斯哥气候峰会也不会有很大的影响。当世界上可能的最大的经济体或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不在谈判桌上时,您如何在格拉斯哥取得成功? ”

她解释说,虽然中国的代表团会在,虽然在领导人在峰会上亮相前

有很多的幕后工作已经被完成,但是,“各国领导人一起,有着共同的议程、共同的看法,还是会有不同的效果。”

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中国还是全球第一污染大国。作为世界最大温室气体排放国,在格拉斯哥会议前,中国没有做出提高减排目标的任何新承诺。

10月26日,法国总统马克龙与习近平通话时曾敦促习近平明显提升中国的减排目标以对付气候危机,在全球气候变化问题上给世界一个“决定性的信号”。但中国外交部的新闻稿中没有提到马克龙对中国领导人在对付气候变化问题上的期待。中国10月27日出版的《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与行动》也没有作出新的承诺。

有人认为,习近平缺席这次重要的峰会就是因为他无法作出更多或更高的承诺。

路透社引述一位不愿具名的环保顾问的话说,中国不愿意被视为在国际压力下屈服,为已经设立的目标进一步加码,尤其是当中国多个省份正在为应对缺电、限电甚至电荒而焦头烂额之时。这位环保顾问还表示,中国在减排上无法作出新的承诺,是因为习近平作出的承诺“已经达到极限”。

去年9月习近平在向联合国大会发布的视频演说中,出人意料地作出了中国碳中和目标的承诺,也就是说,中国将在2030年实现碳达峰的基础上,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净零碳排放,旨在实现碳吸收端与排放端的抵消)。

今年4月,习近平在由美国牵头的一场气候峰会上致辞时表示,中国将在第15个5年计划期间逐步减少煤炭消费。另外,他还在今年的联合国大会视频致辞中宣布,中国将立即终止为海外煤电厂项目提供融资,化解了多年来环保团体向中国施压的一个重要争议议题。

脸书论坛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突破性感染上升 大部分人迟早会得吗?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4:27 0:00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