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19 2024年6月21日 星期五

推特上的中国:周受资作证避重就轻,TikTok“彻底的灾难”


TikTok首席执行官周受资在美国国会作证(2023年3月23日)
TikTok首席执行官周受资在美国国会作证(2023年3月23日)

社交媒体平台TikTok首席执行官周受资周四(3月23日)出席美国国会听证,接受议员们长达5个小时的连环质问。听证会的重点聚焦在中国政府对TikTok可能拥有的控制、TikTok对敏感内容的审查、平台的算法等等。而周受资常常避重就轻的回答未能打消议员们的疑虑。有观察人士直称这场听证会对TikTok来说是场“彻底的灾难”。

在这场众议院能源与商业委员会举办的TikTok听证会上,受邀前来的唯一证人周受资希望能向议员们表明TikTok是一家不受中国政治影响的国际公司,并且能给美国社会带来积极影响。但当议员们直问他中共对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的影响力和能否获取美国用户的数据等具体问题时,这位来自新加坡的总裁很少给出直接回答。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国家安全记者乔什·坎贝尔(Josh Campbell)做出这样的总结:
“国会TikTok听证会的关键要点—

国会:中国政府能获取TikTok用户的敏感数据吗?

TikTok首席执行官:未来不可以。

国会:那现在呢?

TikTok首席执行官:未来不可以。”

科技平台对用户数据的收集、使用以及在内容方面的管理是美国国会两党议员都关心的话题,而TikTok自带的另一个因素—中国—更是美国政坛目前最在意的议题之一。这两者的结合让这场听证会的气氛格外紧张。

“我报道过许多科技企业首席执行官的听证会,这大概是我见过最严厉的一场,”《纽约时报》科技记者希西莉娅·康(Cecilia Kang)写道。

政治新闻媒体PunchBowl News资深国会记者安德鲁·德西德里奥(Andrew Desiderio)评价说:“这场听证会对TikTok来说是一场彻底的灾难(abject disaster)。”

周受资在开场证词中坚定地说道:“字节跳动不由中国政府所拥有或控制。它是一家私人公司。。。TikTok不对中国大陆开放。我们的总部在洛杉矶和新加坡。”

但观察人士对这样的声明并不买账。

“这么说吧,不好意思但这在实际上根本说不通,”《外交政策》杂志副主编詹姆斯·帕尔默(James Palmer)评论道。“北京不直接控制中国公司,但当它想要的时候它完全可以指挥他们做什么。这已经发生过了!而且好多次!”

中国在2017年出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情报法》,其中第七条规定:“任何组织和公民都应当依法支持、协助和配合国家情报工作,保守所知悉的国家情报工作秘密。”

不少议员在听证会上都引用了这部法律来质疑TikTok的独立性。

“习近平希望‘依法治国’所以出台《国家安全法》,其讽刺之处就是,他让中国把心照不宣的做法大声说了出来,”咨询公司荣鼎集团的中国科技分析师司马乔丹(Jordan Schneider)在其推文中写道。“结果五年后的今天,这些国会议员们都在TikTok的听证会上谈论它。”

在社交媒体和应用程序占据人们生活方方面面的今天,用户数据隐私与安全问题在美国不断受到讨论。国会对于TikTok的质疑很大一部分都和数据有关。但对于封杀TikTok,美国民间的观点并没有像国会议员们那么一致。有人认为只针对TikTok并无法解决隐私安全的问题。

科技民权组织“电子边疆基金会”(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的网络安全主任伊娃·加柏林(Eva Galperin)写道:“如果你认为美国需要封杀TikTok而不是出台一套全面的隐私法律来规范数据贩售者的话,你并不关心隐私,你只是讨厌一家中国公司能打造出占据主导地位的社交媒体平台。”

但也有人指出,中国企业在中国政府的保护下占有不公平的优势。

前国会议员、现CNN资深政治评论员亚当·金辛格(Adam Kinzinger)指出:“如果你觉得我们对TikTok太过分的话,看一看中国对我们的公司是怎么做的吧。公开窃取他们的知识产权,然后把他们的公司关掉。接着,当地官员的亲戚就会开出一家一模一样的公司。”

中国已经封杀了几乎所有美国主流社交媒体平台,被封杀的名单还在不断更新中。有专家指出,像周受资到美国国会作证为TikTok辩解这样的事在中国绝不可能发生。

“想象一下,一个在中国市场有着巨大份额的脸书旗下产品的首席执行官,雇佣北京游说人士/顾问/律师,在一场公开的、电视转播的全国人大委员会的听证会上为他们公司辩护,同时他们的产品依然在中国境内自由地运营和增长,赚取数十亿美元,”中国问题专家利明璋(Bill Bishop)写道。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