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7 2021年12月5日 星期日

经济发展与社会控制两难 习近平要权不要钱?


星期六(10月9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纪念辛亥革命110周年大会”上发表讲话。

中国的监管风暴持续延烧,继互联网、房地产、教育培训等行业后,娱乐圈正遭逢官方最新一波的整改,这个个都是产值上兆人民币的产业,冲击之大已经明显拖累到中国的经济成长。一些分析人士认为,针对中共这一连串对私营经济“要权不要钱”的整肃,其目的是要紧缩社会控制、甚至重塑中国的社会主义价值观,而且因为政治目标明确,就算短期经济利益受创,中共也不会轻易松手。不过,分析人士也说,中共政权的正当性也需要靠经济成长来护盘,这两难的困境考验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执政智慧。

经济发展与社会控制两难 习近平要权不要钱?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0:33 0:00

中共中央宣传部及国家广电总局于10月29日约谈上海、浙江、江苏及湖南四家电视台,指其存在不同程度的过度娱乐化、追星炒星等问题,必须坚决整改,并坚守“政治家办台”的原则来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值此整改风头上,湖南卫视一档自1997年播出至今仍广受欢迎的综艺节目《快乐大本营》悄然停播。

监管再开铡! 四大卫视遭约谈

据中国官方公布的数据,2019年全国文化及相关产业增加值为44363亿元,比上年增长7.8%(未扣除价格因素),经济规模这么庞大的产业,中共一波接着一接的整顿,却丝毫不手软,不少分析人士都形容,中共摆明了“要权不要钱”。

而中共对娱乐圈的整肃,平民百姓的感受最深。例如,被约谈的四大卫视,一直被中国影视圈公认为所制播的综艺节目水平最高的,也因此,一传出要遭整顿,微博网民马上吵翻天。部分网民认为官方整改也不无道理,因为节目制作水平确实在下降,但更多网民则是发出不平之鸣,他们批评说,这些台的节目若都关了,那还能看什么?更有人质疑:“难道就看新闻联播和(电影)长津湖就是正能量了?(官方)能不能放过寻乐子的普通百姓?”

自今年以来,官方已经对中国娱乐圈的“饭圈文化“、“劣迹明星”跟“娘泡形象”艺人等现象接连重拳出手,现在连传统的综艺节目都要叫停,中国网民说,未来电视台承诺要制播的所谓“高质量节目”,以“引领人民群众的高质量精神文化生活”,还会好看吗?又会不会回到穷及无聊的政治样板戏节目呢?

中共监管不断 专家:冲击更甚贸易战

在整顿影视娱乐圈之前,中国对民营产业的整顿已经延烧一年之久。除了对金融科技巨头蚂蚁的打压,早在2021年一开年,官方针对房地产业下达“三条红线”严控融资,间接导致地产龙头恒大等多家建商陷入债务违约危机。另外,为了减轻中小学生课业压力及家长的教育费负担,中共于7月推出“双减政策”,也直接造成大量教培机构倒闭、教师失业。至于为了减碳环保而出台的“双碳政策”,更引发9月以来的全国大限电。在煤炭供应不足的情况下,地方政府急于达成减碳指标,只能频频拉闸限电。

位于香港的荷兰国际集团(ING)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彭蔼娆直言,中共这一系列的强力监管措施,包括打击互联网产业垄断、针对科技业祭出的数据隐私监管等,带给中国经济的复合冲击力道,比美中贸易战或新冠疫情所带来的伤害恐怕还要大。

香港的荷兰国际集团(ING)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彭蔼娆 (照片提供:彭蔼娆)
香港的荷兰国际集团(ING)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彭蔼娆 (照片提供:彭蔼娆)

彭蔼娆告诉美国之音:“因为每一个政策它都会有它对整个经济体的影响,而影响肯定不只(是)一个的,所以如果这些政策都在同一时间发出来的时候,其实这个影响会比较复杂。”

监管无视经济冲击 学者:缺乏横向联系

为何中共近一年来的监管重拳会这么集中,彷佛连环拳,让各行各业喘不过气来呢?彭蔼娆分析,中国有部分产业历经了野蛮式的成长阶段,确实存有结构性问题,例如,房地产市场出现泡沫,地产商又债务杠杆过高,这都是早晚要处理的不定时炸弹。她说,相较于全球仍深陷疫情之中,反观中国经济已逐渐走出疫情阴霾,因此,官方或许认为是出手整顿的好时机。

位于台北的中华经济研究院第一研究所所长刘孟俊则认为,无视经济冲击的连串改革举措,应归咎于中国政府内部缺乏横向联系,因为自习近平主政以来,一方面严厉打贪、整肃公务队伍,造成官员本位主义上升。例如,负责减碳或是教育减负、催生三孩的官员只关注自己要达成的硬性指标,而不在乎其所衍生的经济冲击。另一方面,刘孟俊说,习近平“小组治国”的模式强调党的领导而弱化国务院体系,导致专精经济的技术官僚话语权不高,而党职干部又往往是政治考虑压过专业判断,更加剧了问题的严重性。

制造业不能丢! 习近平推德国模式

尽管近期先后遭到整顿的教育培训、网络游戏乃至影视演艺圈,表面上看来关联不太,但刘孟俊分析,这些产业都属于服务业,也就是,不属于习近平所重视的实体经济,因此,整顿起来似乎没有太多后顾之忧。他说,这符合2020年10月习近平在《求是》杂志文章中,所提出的 “实体经济是基础,各种制造业不能丢”的思维。

台北的中华经济研究院第一研究所所长刘孟俊(照片提供:刘孟俊)
台北的中华经济研究院第一研究所所长刘孟俊(照片提供:刘孟俊)

刘孟俊说,在此脉络下,中共打击网络游戏产业,阻断科技人才玩资本游戏“赚快钱”的途径,目的是要让中国的人才专注在发展高端顶尖的制造业,因为这是中国在面临欧美技术封锁之际,最迫切需要“弯道超车”的方向。

此外,中共也要年轻人别再“躺平”或沉迷于各种视听娱乐,而是勤奋地走进生产车间,以免重蹈先进国家的产业空洞化危机,这一切都给了中共收缩监管的合理动机。

刘孟俊说:“他(习近平)想去凝聚整个社会的共识,小孩不要去沉溺于那个游戏,因为现在受到美国科技上的挑战,高端的制造业很重要,其实大家应该努力去投入,我觉得他是在做一个(政治)运动式的治理啦,改变社会的一个观念,带动他们往那个德国模式的发展”。

“德国模式”是近期关于中国经济战略的讨论中,最常被提出的类比,意指中国应该扬弃以服务业为重的美国模式,改学德国重视工匠精神、强调集体成果和注重长远利益的经济发展模式。

观察人士:中共强化社会控制

不过,也有观察人士认为,习近平的大动作监管还有另一层政治意涵。位于美国加州的独立媒体人王剑告诉美国之音,中共频频整顿彼此间关联不大的产业,目的在强化其对经济的控制。中共监管背后的意图就是不让互联网企业“长得太大”,以免控制不住。

王剑认为,以反垄断为例,中共只盯上民营的互联网企业,却对于垄断更加严重的国企置若罔闻,正好证明中共是打着经济口号,收紧对各个行业的政治管控,他说,这将导致中国从市场经济重回计划经济的老路。

重回计划经济?监管剥夺企业自主

尽管计划经济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就因无法掌握市场变动而遭到扬弃,但王剑分析,集权式的管控力,仍对习近平等领导班子深具吸引力,尤其近年来有了大数据等信息科技的助攻,中共更能遂行科技威权主义。

王剑告诉美国之音:“他们的目的并不是说要让这件事情变得更好,而是要让这件事情为我所控制,这才是他们想要的东西,但问题在哪里呢?计划体制之所以失败恰恰就是因为你控制,因为企业变成了一个木偶,自己的自主性给取消了。”

中国重回计划经济老路,外资并不看好。过去热衷投资中国网络经济的日本软银首席执行官孙正义8月10日公开表示:“将暂停在中国的投资”。

美国金融大亨索罗斯(George Soros)9月中也投书《华尔街日报》批评资产管理集团贝莱德向中国投入数十亿美元“是一个悲剧性的错误,不但对客户资金构成风险,也损害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的国家安全利益。”

专家:监管风暴不会因冲击经济而放慢

尽管受到各界的恶评以及面对中企所蒙受的损失,会让中共停下这一波改革整顿步伐吗?

三位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专家都认为,中共并不会因此而放慢这一波改革整顿的步伐。

彭蔼娆与刘孟俊皆认为,在中国经济仍有增长的前提下,现在确实是中国解决如恒大等结构性问题的理想时机,否则越拖延,对中国经济的长期发展就越不利。

王剑则认为,习近平明年顺利续任在即,他不需要为监管风暴承担政治后果,自然也就没有理由收手。但这一波波的整顿除了带来经济风险外,也让中国社会彷佛回到了文革的肃杀氛围。

王剑告诉美国之音:“你看到这个电视上的节目啊、墙上写的那些标语啊,那些画面啊。飞速地回到70年代的样子,虽然你看不到老百姓不满意,看不到民众的不满,他们的心声是在的,只不过被扼杀而已。”

然而,中共的整顿似乎尚未收到成效。严禁高杠杆借贷的房市少了生机,只会推升地产商的违约风险。彭蔼娆说,中国地产商所发行的债券将接连到期,至少到2025年前,他们的违约风险无从化解。

另一方面,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10月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从9月的49.6继续下滑至49.2,已经连续两个月低于50的荣枯线,代表制造业的景气开始出现衰退。面对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加大,分析人士说,靠经济成长来维持政权正当性的中共,是否真的有底气能持续强力监管,而无视其对经济的伤害,仍有待观察。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