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24 2022年1月20日 星期四

局内人与专家:中国技术是委内瑞拉和古巴控制数字通信的关键


资料照片:行人在哈瓦那街头用自己的智能手机浏览互联网。(2018年8月22日)

根据内部知情人士的说法和几项国际调查,中国的技术和专长使委内瑞拉和古巴得以对两国的数字通信进行令人窒息的控制。

美国倡导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称,委内瑞拉和古巴在封锁互联网方面比拉美其他任何政府都做得更多。该组织自2018年以来记录了拉美地区的“数字威权主义”。

委内瑞拉司法部计算机安全事务的前顾问安东尼·达奎因(Anthony Daquin)说,“任何相信委内瑞拉的电子邮件通信、推特、WhatsApp、脸书和Instagram存在隐私的人都是错的。所有这些工具”完全受政府干预。

2002年至2008年期间,达奎因参加了前总统乌戈·查韦斯(Hugo Chávez)派往中国的代表团,学习北京如何使用软件识别中国公民,并在委内瑞拉实施类似的系统。

这些努力的关键是2016年推出了由中国公司中兴(ZTE)开发的“国家通行证”(carnet de la patria)。虽然理论上是自愿的,但要获得各种各样的商品和服务,从医生预约到政府养老金,都需要持有这张通行证。

推出这种通行证被宣传为提高公共服务和供应链效率的一种方式,但批评者谴责它们是“公民控制”的一种形式。

达奎因说,中国近年来的作用是提供技术和技术援助,帮助委内瑞拉政府处理大量数据,并监控政府认为的国家敌人。

“他们有电视摄像系统、指纹、面部识别、互联网和聊天的文字算法系统,”他说。

达奎因说,委内瑞拉人可以不受政府监控地进行电子通信的为数不多的手段之一是加密通讯平台Signal,政府发现控制该平台的成本非常高。

这位前顾问表示,委内瑞拉的数字监控结构分为五个“环”,“第五环是最被信任的,由100%的中国人员督管”。

根据达奎因的说法,政府每天从监控人员那里收到报告,这些报告成为决定审查媒体、关闭互联网和任意逮捕的基础。

美国对中国公司提出的指控

几家中国科技公司在委内瑞拉很活跃,包括中兴通讯、华为(Huawei)和中国电子进出口公司(CEIEC)。后者于2020年被美国财政部制裁,原因是其在委内瑞拉的工作帮助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总统“限制互联网服务”,并“对政治对手进行数字监视和网络行动”。

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也在2020年发布了警告。这份名为《新的老大哥:中国和数字威权主义》的报告指责中国电信公司为世界各地的“数字威权主义”提供方便,并把委内瑞拉当作一个案例进行了研究。

具体来说,该委员会提到,中兴通讯有一个员工团队在委内瑞拉的国有电信公司CANTV的设施内工作,该公司负责管理国家通行证的数据库。

该文件引用了路透社的一项调查。路透社的报道称,CANTV的员工告诉他们,该通行证系统使他们可以监控大量的个人信息,包括“生日、家庭信息、就业和收入、拥有的财产、病史、享受的国家福利、在社交媒体上的活动、加入的政党以及一个人是否投过票。”

报道说,“马杜罗充分利用了中国的硬件和服务来控制委内瑞拉公民。”

简单粗暴与圆熟复杂的网络封锁

国际互联网协会(Internet Society)委内瑞拉分会主席路易斯·卡洛斯·迪亚兹(Luis Carlos Díaz)说,马杜罗政府阻止国内反对派使用互联网的努力是“非常粗暴的”。国际互联网协会是一个总部设在美国的非营利组织,旨在倡导互联网的开放发展。

他说,只要政府官员给门户网站运营商打个电话,就可以将一个网站或社交媒体封锁一段时间。

然而,在2019年,委内瑞拉屏蔽了洋葱路由器(The Onion Router,简称TOR)。这是全球使用的最复杂的系统之一,可以让互联网用户保持匿名并绕过审查。该平台通过一个全球的服务器网络来引导信息,因此无法识别信息的来源。

迪亚兹说,与委内瑞拉其他经常性的封锁不同,屏蔽洋葱路由器确实需要更高水平的知识。

“在那,我们发出了警报,因为情况非常严重,” 他对美国之音表示。“它意味着委内瑞拉政府正在使用类似中国使用的技术来屏蔽拥有洋葱路由器的用户,它是一种用来规避审查的工具。”

洋葱路由器的封锁持续了一个星期。迪亚兹说,他对是否是委内瑞拉政府自己做的这件事表示怀疑,因为它缺乏进行如此圆熟复杂的行动所需的训练有素的人员。

中国在古巴的角色

古巴的互联网基础设施也是用购自中国的设备建立起来的。瑞典组织Qurium2020年初发表的报告说,他们在古巴互联网发现了华为的eSight网络管理软件。据这家组织说,软件的目的是帮助过滤网络搜索。

古巴异议人士说,登陆被岛国古巴的政府封杀的页面的唯一方式是通过虚拟私人网络(VPN)。VPN会让系统误以为用户是在另一个国家。

记者鲁兹·埃斯科巴尔(Luz Escobar)说,使用VPN的手段是“进入任何被管控的网站的唯一方式”。她把网页内容转换成PDF模式或者通讯稿,把它们通过电子邮件送给14yMedio的用户。这是一家独立的数字媒体机构,当局禁止他们将自己的内容上传到互联网。但是她谈到这种反审查手段时说,在古巴“没有几个人掌握这种技巧”。

以志愿者为基础、检测世界各地网络审查的开放网络干涉观察组织(OONI)在2017年对古巴的互联网内容审查进行了调查。该组织说,他们得以确定一家中国公司开发了古巴用于公共Wi-Fi门户的软件,“因为他们留下了用中文写的源代码评论”。

OONI的项目牵头人阿图罗·菲拉斯托(Arturo Filastó)说:“我们还发现华为设备被广泛使用。”他曾前往古巴并测试了由政府提供的不同的Wi-Fi接点。

美国之音请求被问题涉及的三国——古巴、委内瑞拉和中国的政府实体置评,但是在发稿前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中国继续教导有“威权倾向”的政府

自由之家在2021年有关互联网审查的一份报告中说,委内瑞拉官员以及来自包括沙特阿拉伯和叙利亚在内的其他36个国家的代表参加了中国政府就新闻媒体和信息管理举办的培训和研讨会。

报告得出结论认为,中国组织的诸如2017年世界互联网大会这样的论坛,“将其规范传输给威权倾向的政府”。

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网络国策倡议(Cyber Statecraft Initiative)的信息安全专家贾斯汀·谢尔曼(Justin Sherman)对美国之音说,华为和中兴这样的中国公司“介入了世界各地而不仅是委内瑞拉,为政府、情报机构和警察机构制作互联网审查监控项目”。

谢尔曼说,不清楚中国公司向威权政府出售监控技术是不是完全为了利润。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2020年的报告主题是,除了出售技术服务外,中国还有自己的利益,要在全世界延伸它的“数字威权主义”政策。

(本文源自美国之音拉美部的报道。)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陆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