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9 2020年4月1日 星期三

复工潮头面面观:招工、打卡、空转、围观 (成渝篇)


四川成都展览中心建筑工地上空飞过的中国国航飞机。(2020年2月26日)

2019新冠病毒疫情在中国缓解后,复工复产正在全国各地展开。大潮中,民众各自的情况、观察和感受不尽相同。在四川成都和重庆,那里已普遍复工,街头车水马龙,甚至出现往日拥堵。

复工潮头面面观:招工、打卡、空转、围观 (成渝篇)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7:51 0:00

官媒四川在线报道,截止3月16日,银行、基金公司、证券、公交、电信服务、人力资源服务等行业全部复工。截止3月17日,全市27679家餐饮单位中,15950家复工,复工率57.62%。

成都居民黄晓敏自称是找工者中的少数,谈到当下复工潮,这位刚出狱的独立撰稿人对美国之音说:“我刚刑满出来,还没有自己的一个职业,但是为了谋生,为了生活,不停地寻找个人创业,个人就业机会。由于目前疫情的肆虐和不确定性,还是没有合适的出口和路径。作为我个人,情况就是这样。”

黄晓敏观察了眼下复工状况,他说:“像我这样的情况不是主流,但是我也看到,那些已经工作的,在国企和政府机关工作的,即使没有工作做,也都恢复了考班制,就是要去打卡;小的城镇乡镇企业,成都至少还有三分之一不能正常营业。像餐饮茶馆、小型门诊,受疫情影响和市场竞争的分化影响,一些都关门打烊,或者转让。我走了成都的一些街道,漫步一些现场观察,感到这类情况的比例也不小。该开门不开门,结果一看,什么‘转店’、‘转户’、‘关门’这样的情况屡见不鲜。包括我所住楼下那里我都看到,好像是大牌的企业,例如‘中国移动’的门面都关了两家。”

开工不足,企业员工因躲避疫情回乡,不能及时返回复工,可能是原因之一。对此,黄晓敏说:“有些店铺不能正常营业,可能是受劳工以及工人的影响,这些人不能从家乡返回,不能够正常进成都。我在网上接触到,浙江和江苏那边的人在网上问,进成都顺利不顺利?是不是要查验什么手续?要不要到当地政府办理什么手续?就此我还和他们进行了交流,说需要一些什么、什么样的手续,而当地又没有这样的一些机构出具这样的手续,因此就变成怕来了以后落不了脚,这种情况也有。”

复工潮中的年轻人状况如何?重庆居民王耀明对美国之音说:“我没有做工,正在老家玩,但是,我以前工作的地方,那里他们都复工了,大部分工厂已经复工。从反馈的情况看,应该说复工是复工了,但是,工作积极性暂时还没有那么高吧,因为还要戴口罩才能做事,进入园区还要有健康二维码,等等,很多东西就会有一定的限制嘛。”

黄晓敏周围也有一些年轻人,他说:“我周边住的几个二、三十岁的年轻娃娃,跟我差不多,天天待在家里,点外卖(吃)。不过,年前我看到他们还是‘早九晚五’,现在还是待在家里。虽然没有面对面交流,但是,我感觉到他们的生活也许不算是很正常吧。”

富士康公司在广东深圳招工的帐篷空空荡荡。(2020年2月21日)
富士康公司在广东深圳招工的帐篷空空荡荡。(2020年2月21日)

成都居民刘雪城说,他正在找工作,目前还没有找到,不过,既然大面积复工,有信心继续找,总能找到。四川当地媒体说,“人手不足”是复工中企业反映较多的问题,当局正在通过网上招聘,空中招聘,远程面试,帮助企业“聚才解困”。另外,政府对成都重点企业以及小微企业还提供补贴。

至于企业是否对雇员有补贴、奖励,以扩大复工复产,王耀明说:“我个人最新了解到的应该是没有,不过,公司,工厂,不少给你钱就算好的了(大笑)。

新华社说,四川全省98%的县已全面恢复道路客运服务。黄晓敏说,街头车水马龙现象中可能有局部“空转”:“成都这边,公共交通目前已经恢复了常态,私人轿车出现了拥堵。从这些现象看,成都市好像已恢复春节前的基本情况,交通流动量恢复了正常,而就业状况,待在家里的人,以及关门打烊的店铺没有太大变化的情况证明,这里面可能有一些空转的情况,另外,也许是压抑了两个月,(人们)出来放放风。”

关于疫后复工,王耀明说,“早不早都要复工啊,不复工,公司老板和工厂老板不给钱,而且还会降,人们的吃穿住行都会有影响,必须要复工,为了生活,肯定要去奔波,找工作,在这方面(中国的情况)跟美国那边可能有点不一样吧?美国的组织系统,慈善系统可能要完善一点?”

点到中美对比这个当下热门话题,官媒人民网3月19日历数了“国际媒体批评美国应对疫情不力”的种种表现。与此同时,美国国会和特朗普政府近期持续推出国家紧急政策,最新引起中国民众围观的是,多数美国成年人根据收入情况将很快收到1000美元上下、每个孩子500美元政府救济支票。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