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10 2020年4月1日 星期三

生活渐入正轨,警惕尚未放松


2020年3月17日上海市一戴着口罩女孩在公园地上练习书法。

除疫情中心城市武汉和湖北之外,中国绝大部分省、市、自治区,已经开始大面积复工复产。这些地方的民众生活现状如何?他们的生活是否真正回归“常态”?是否还有担心和恐惧?上海和广西等地的民众,对美国之音讲述了自己生活和工作的现状。

生活工作逐步转入正轨

2020年3月18日上海街景 (美国之音受访者拍摄)
2020年3月18日上海街景 (美国之音受访者拍摄)

上海某外资银行职员夏天说:“现在我们的情况基本上比较正常。我们是循序渐进地开放。一开始大家都是在家里工作,慢慢地20%、50%、75%的员工去办公室上班,所以目前我们是75%的人员复工。

“最初在办公室工作的同事,是因为工作必须在办公室里银行系统上操作。我们的工位是让大家分散、间隔开来坐。其他可以在家里办公的同事,都在家里办公,所谓远程办公。”

上海慧澳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苏基杰说:“我们早就上班了,2月12号就上班了。我们因为是在办公楼里,要向办公楼管理部门申请,然后再到街道,再到区里去批;因为他们要平衡人数。

“我们的办公楼在静安寺附近。我们一栋楼大概二十几层,现在复工的公司还不是很多,因为要分批复工。雇员都是上海本地人、没有人出行的公司复工比较早;一些公司雇员是从外地过来的就会复工比较晚。”

上海体育学院教师武小庆说:“我大年初三那天就从老家回到上海了,然后就一直呆在家里,基本上没怎么出门,因为听电视上宣传说疫情还挺严重;但是上海的情况还可以,没有那么厉害。

“现在已经开始在家里上班了,给学生上网课;天天准备资料、下载下来。一般我会直播大约半小时至四十分钟的样子,然后给学生布置任务、组织讨论等等。除了直播之外,有时候也在一些学习平台上与学生交流。”

2020年3月19日广西北海超市 (美国之音受访者拍摄)
2020年3月19日广西北海超市 (美国之音受访者拍摄)

广西北海市民众沈婷婷说:“我是在广西北海,广西南部海边的一个小城市,这边也差不多都恢复正常了。铺面、商场,还有一些公共场所都开了。就连我们广西人喜欢去的早茶、晚茶地方也开了,虽然现在人还不是太多,但是逐渐都是在恢复正常。

“学校好像还没有开学。公园里人已经多起来了,街上车辆和行人已经和疫情前有点像了;感觉拥挤的程度还比不上以前。原来我们住的这一片非常拥堵,但是现在人流没有那么多;但是比封城的那时候已经好太多了。其它社会活动也差不多在恢复。”

生活工作方式与疫情前大不同

尽管武汉和湖北省以外的省份民众生活已经逐步恢复正常;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民众均表示,生活、工作和社交等各项活动,仍然与疫情发生前大不相同。

上海某外资银行职员夏天说:“最大的不同就是,所有的人都带着口罩,大家都很注意,街上看不到不戴口罩的人。进入办公室目前只开放一个入口,有体温检测,凭工作证和通行证才能进到大楼。对外部的访客目前不开放。”

2020年3月18日上海一办公楼入口体温检测处 (美国之音受访者拍摄)
2020年3月18日上海一办公楼入口体温检测处 (美国之音受访者拍摄)

上海慧澳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苏基杰说:“还是有差别。第一点就是,戴口罩的规定还是比较严,我们每天上班进楼里,都是要测体温。马路上这段时间私家车比较多,因为大家都感觉开车去上班比较安全。公共交通现在搭乘的人还是比较少。

“餐厅和饭馆虽然也是在逐步恢复营业,但是在外面用餐的人还比较少。我们一般都自己带饭。另外,学校都还没有开学,学生都在家上网课,也就减少了家长外出接送的需要。老年人也出门少了。”

上海体院教师武小庆说:“就我们来说,因为我们通常生活比较简单,所以没有感觉到什么太大区别。不过,出去玩儿的时候,心里要稍微想想,因为现在政府还是要求尽量不要聚集。

“我们周末去过一趟河边的小公园,情况还好,游人也挺多的,但是大家都带着口罩。大家也都是在家里憋坏了!

“超市我不太去,基本上依靠快递,因为上海这边的快递也很发达,买东西一般就去网上买了,所以出门的机会很少。”

虽渐入正轨,警惕未放松

中国国家防疫部门星期四的报告说,新增境外输入病例34例,是两周来日新增数目最高的一次。北京新增境外输入病例最多,达到21例,大部分来自西班牙和英国。中国民众普遍担心,海外疫情的恶化,会在中国引发二次感染高峰。

苏基杰说:“大家还是希望等到形势能够彻底稳定下来。在上海来说,大家都还是比较守规矩的,就担心疫情卷土重来,那就麻烦了。”

广西北海市居民沈婷婷说:“我自己还是会有些担心的。现在的防控措施还是挺严的。之前我们这里出小区都要通行证;每户每天只能出去一个人。现在虽然不这样了,但是小区还只是开了一个门,其它的门都封上了。出入小区和公共场所,还是要查体温、戴口罩,然后扫码进去。我观察,民众的警惕还是没有放下来。

“经济方面的情况也是这样。现在我们这里很多餐馆,虽然是开了,但是很多餐馆都是不能堂食,只能打包走。这也说明,大家的心理防线还是没有放松。”

上海某外资银行职员夏天说:“心理上还是会比较注意。比如说,我现在不会去电影院,考虑到这是个密闭空间。其实风险不见得有多么高,但是自己总是会比较注意。

“吃饭的话,虽然现在餐馆很多都复工了,有外卖打包或者有半成品让你带回家去加工的那种。我本人还是倾向不要在外面吃饭,毕竟自己还是要尽量降低风险。”

武小庆说:“也不是担心有什么危险,但毕竟现在按照要求,还是尽量不要聚集的。所以社交方面的活动基本上没有,都是通过电话、微信联系和交流。到饭店去面对面地吃饭、喝茶什么的,现在还没开始,估计还要等些时间。

“现在还没有收到通知,说学校什么时候开学,还在等待。大学估计开学会比较晚。有的省份中小学已经、或者在酝酿开学了,估计要等到湖北‘清零’以后吧。现在又赶上国外一部分人回来,所以情况又不像前两天那么乐观了。”

政府、企业出台救助政策

2020年3月18日上海街道上拥堵的车辆 (美国之音受访者拍摄)
2020年3月18日上海街道上拥堵的车辆 (美国之音受访者拍摄)

美国之音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上海市的政府和企业已经出台了针对企业和员工的防疫和救助措施。在上海某外资银行任职的夏天说,公司为了让员工减少与更多移动人群的接触,防止感染病毒,要求员工避免使用公共交通工具,为员工报销上下班通勤的出租车费。

上海慧澳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苏基杰说:“上海这里政府也提供了很多政策。比如,我们这几个月公司的房租都给免掉了,这给我们减轻了很大的压力;另外,税收也降低了很多。”

此外,苏基杰说,对于员工的社保,公司也都可以延缓缴纳。这些政策给他们减轻了很多压力。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