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6 2022年7月2日 星期六

中国男足再度败北 习近平体育强国梦能靠冬奥吗?


2006年世界杯期间北京街头足球形状的广告

就在中国政府寄望以北京冬奥奠定中国体育强国的前夕,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本星期在世界杯锦标赛预赛中,以1:3败于越南队,戳破了习近平的足球梦,也点燃了许多中国球迷的怒火和嘲讽。掌握众多资源的中国国足为何“裹足”?其多年不振的表现是否成了中国体育发展甚至社会问题的隐喻?

中国新年第一天,中国男足负于越南队,再无悬念地告别了本届卡塔尔世界杯。这是中国男足连续第五次“早退”于四年一次的世界杯,也是“62年首负越南”。

前中国男足明星、中国国家队迄今为止进球最多的后卫范志毅通过个人微博指出,“只有我们率先从小环境入手开始做出改变,中国足球才能重回正轨。”

旅居德国的专栏作家长平。(照片由本人提供,摄影 Ina Fassbender)
旅居德国的专栏作家长平。(照片由本人提供,摄影 Ina Fassbender)

旅居德国的专栏作家长平对美国之音说,有人认为,中国无法集中力量把(男子)足球做好,“因为它更加复杂……球场小社会,社会大球场。事实上,男足体现社会很多问题,比如说官僚体制、腐败、男性沙文主义等等。”

男足踢破习近平的足球梦?

习近平上台后,中共官媒多次报道“习近平的足球梦”,宣传他“对中国体育发展多么上心关心用心”,其中举出的例子多是习近平对中国男子足球的关心,包括他提出的“三个愿望”之一,是中国足球队进世界杯。事实上,中国女国足多次进入世界杯半决赛,1999年获得过亚军,还在1996年获得过奥运亚军。

官媒描述,习近平一路走来,在世界各地讲述自己的足球梦,这包括荷兰、法国、德国、美国,瑞士,英国,阿根廷,墨西哥,还有自己的母校八一学校,等等。

2015年2月27日,习近平在主持召开的十八届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次会议上,更是审议并通过了《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中共官媒当时称,这是唯一一份就单一运动项目由深改小组审议并通过的方案。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全国政协新年茶话会上发表讲话。(2021年12月31日)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全国政协新年茶话会上发表讲话。(2021年12月31日)

美国《纽约时报》曾经撰文称,足球“集中体现了习近平的民族抱负”;习近平是中国最大的球迷,因此“培养下一个罗纳尔多或者梅西成为中国的国家计划”;“被国家意志加持了的中国足球”是“中国的登月计划”;年轻的运动员训练时“满怀着足球的荣耀和财富的希望”。

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学者荣剑在推特上评论说,“国足掌握到的资源之多,其他体育项目根本无法比,钱多+最高关注+加强党的领导+队员入党”,但还是一事无成,“因为违背客观规律!客观规律是马克思主义最常用的词。看看那些宏大的烂尾项目,最后都不行了,因为违反客观规律。国足成了国家的隐喻”。

另有网友说,“一切吹牛自大、自我想象、话语加持、文化建构、符号塑造及其他各类与现实不符的妄念与幻想全部瓦解,甚至无法寄生……”

“中国战略分析”杂志共同主编邓聿文对美国之音说:“在我的印象中,中国足球好像从来没有雄起过,它输给谁都不奇怪。”

运行于专制下的中国体育

就在中国国足惨败的同一天,中国官媒人民网刊登一篇题为“筑梦北京冬奥,建功体育强国”的报道,报道开篇即引用习近平的一段话,“建设体育强国,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一个重要目标”。国足不行,那么习近平的体育强国梦能否通过举办奥运来达成?

参加北京冬奥会的中国冰球队运动员在赛前练习时倾听教练讲话。(2022年1月30日)
参加北京冬奥会的中国冰球队运动员在赛前练习时倾听教练讲话。(2022年1月30日)

专栏作家长平认为,中国体育有很多问题,“不行的方面很多,尽管奥运会可以拿到许多金牌。在主流体育项目上,中国很多都很弱,比方说棒球、冰球、网球、高尔夫球、田径,都不算强项。中国的强项,羽毛球、乒乓球、跳水、体操、射击、柔道,这些虽不能说是非主流项目,但是,都是在很大程度上更容易通过政治控制的项目。”

他认为,中国取得长足发展的,都是前苏联体制创造出来的那些项目,“相对来说,能够通过政治控制的项目,集体创造力不是特别重要,只要抓到几个或者一个天才,使劲儿训练,甚至不是天才,只要反复练习,比如举重,可能就能取得不错的成绩。但是,足球需要各方面发展,尤其需要创造力和热情。”

此外,极权政体滋生腐败也众所周知。英国广播公司曾经撰文分析,称中国体育界早已启动各种商业化和市场化模式,但在官僚体系下的市场化商业运作,反而产生种种腐败;中国极权体制下的体育机制“带来种种问题……层层叠叠官僚的不透明机制,产生了种种不公平甚至腐败的现象,导致中国体育发展瓶颈……”。

中国男子国足更是摆脱不了体制的桎梏。美国体育研究人员威廉姆·黑格(William Hague)在杜克大学的足球政治论坛上撰文称,中国政府大量注资中超联赛,而且投资于它的未来。

《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在2021赛季,中超联赛的16家参赛俱乐部中,10家俱乐部的主要持有人以房地产为主业,8家的主要持有人为国有企业,而且,正在进行的股权多元化改革,让“中国职业足球版图添上了更为强烈的国资色彩”。

体育研究人员威廉姆·黑格说,“中超联赛与来自世界其他地区的人才竞争的方式是偷窃。中国没有像欧洲国家那样培养顶尖人才的历史或比赛知识。他们将不得不通过几乎无底的预算来窃取人才,并将人才和知识吸引到这个国家。”

公开信息显示,中国主要的联赛数年前从欧洲和南美洲引入外国球星,支付的年薪一度为数千万美元,“是全世界足球运动员的最高薪水”,被英国广播公司称为“中国足球的泡沫经济”,尽管中国后来公布新规定,将顶级联赛球队的外籍球员年薪限制在300万欧元之内。

习近平“足球革命”的深意

三名西方学者,J.A.曼根、彼得·霍顿和克里斯丁·塔格索德共同编写的《软实力,足球,霸权:中国梦》。(亚马逊网页截屏 Amazon.com)
三名西方学者,J.A.曼根、彼得·霍顿和克里斯丁·塔格索德共同编写的《软实力,足球,霸权:中国梦》。(亚马逊网页截屏 Amazon.com)

由三名西方学者,J.A.曼根(J.A.Mangan),彼得·霍顿(Peter Horton)和克里斯丁·塔格索德(Christian Tagsold)共同编写的《软实力,足球、霸权:中国梦》一书指出,习近平的“足球革命”是独一无二的,这是将“全球博弈最广泛的政治化和地缘政治化。他的目的是扩展‘中央王国’的全球软实力投射,现代东方帝国要取代古老西方帝国……对于中国来说,足球是一种投射软实力的傲慢工具。”

专栏作家长平说,2008年欧洲锦标赛期间,土耳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帕慕克,谈到足球在土耳其民族主义中的建构,认为土耳其一些民族主义者利用足球作为一台制造民族主义的机器,制造仇外情绪,专制观念。

长平说:“足球比赛在各国掀起的狂热情绪容易被政府利用。这点我认为习近平也有同样的想法,他是看到这点的,所以,很希望能够把足球发展起来,从而鼓动民族主义情绪。足球在中国有这样的市场。”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录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VOA卫视最新视频

焦点对话:专访陶杰:说好的香港“50年不变” 为何说变就变?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43:54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