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5 2024年2月28日 星期三

中共20大后 台海或进入关键期 美国威慑拒阻至关重要


台湾军队士兵站在F16V战机前,准备进行装载美制AGM-84鱼叉反舰导弹及AIM-120和AIM-9空空导弹的训练。(2022年9月16日)
台湾军队士兵站在F16V战机前,准备进行装载美制AGM-84鱼叉反舰导弹及AIM-120和AIM-9空空导弹的训练。(2022年9月16日)

尽管各种迹象显示,中国不会在近期对台动武,但是军事专家们指出,在中共二十大之后的今后几年,台海局势将进入一个罕见的窗口期。在这期间,由于美军正处于军力转型、武器装备更新换代、青黄不接时期,对中国的优势也随之相对减弱,而中国正值军力上升的高峰期,美军在今后关键的这几年中保持足够强大的威慑拒阻力、令中国不至冒然动武将是台海能否维持和平的关键。

台海的“脆弱空窗期”

美国前国防部副部长米歇尔∙弗卢努瓦(Michele Flournoy)最近指出,美军在台湾发生冲突时对抗中国的许多最有希望的装备要到2030年代才具备战斗力,而解放军的许多新的军力目前正在大规模上线,这段时期成了一个“脆弱空窗”之期,中国领导人可能会得出结论,他们最有可能在这段窗口期取得军事上的成功。

弗卢努瓦10月6日在政策研究智库“大西洋理事会”(The Atlantic Council)的研讨会上说,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目前要处理经济下滑、二十大人事安排等棘手的问题,眼下还顾不上台湾,但是他现在似乎已经指示军方做好在2027年之前攻打台湾的准备,我们已经看到中国加快开发和部署一些关键系统,特别是远程导弹的打击能力。

弗卢努瓦说:“所以我认为习近平看到我们的投资集中在2030年代可能会说,嗯,你知道,是的,我虽然更愿意在没有诉诸武力的情况下解决这个问题,但如果我必须使用武力的话,也许有一个窗口期,最好在美国及其盟友以恰当的态势和能力组合完全部署在该地区之前,因为提早行动成功的机会也更大。”

弗卢努瓦在上个月《外交事务》网站上的一篇文章说,五角大楼正在开发进攻和防御能力,但是这些能力需要数十年的时间来设计、建造和部署。

尽管中国在什么时候会发动对台战争本质上外人无从知道,有关议题各路专家也有很多独到见解,但是几位军方和情报界的最高级官员去年以来在不同场合罕见地一致指出今后几年的可能性,这其中包括中央情报局副局长科恩(David Cohen)和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将军(Mark Milley)。

科恩最近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透露,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已要求解放军说,他希望在2027年前具备以武力控制台湾的能力。此前,国家情报总监埃夫丽尔·海恩斯(Avril Haines)五月份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的听证会上也说,从现在到2030年,台湾面临的威胁是“严重的”。

来自美国军方对犯台窗口期的评估包括去年美军最高将领米利上将和时任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菲利普·戴维森(Philip Davidson)两人分别在国会听证会上的作证。米利去年6月在国会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作证时说,习近平已将发展攻占台湾的能力从2035年提前到2027年。戴维森也说,解放军可能在2027年前能够征服台湾。

现任印太司令部司令阿奎利诺(John Aquilino)今年3月在国会作证时说,他观察到的一件事是,习近平明确表示并要求其军队能够在2027年前实现并完成现代化,“如果我们回顾过去的10或15年,这个目标日期已经从2035年左右一直锲而不舍地向左移动。所以,2027年是一军事重任(military task)。”

大西洋理事会研究员克莱门汀∙斯塔灵(Clementine G. Starling)说,中央情报局副局长科恩最近说,习近平已经指示解放军在2027年之前做好占领台湾的准备,这比美国预计的要早的多。她10月6日主持对弗卢努瓦的专访时说:“在美国我们一直做的很多准备实际上是针对2030年代时期的威慑力,所以这个2027年的时间框架显然比我们实际做的准备要早得多。”

美国近年来为应对中国的挑战加紧研发了大批新型武器装备,但是绝大部分在近几年还不能量产服役。美国空军第六代“下一代空优战斗机(NGAD)”和接替B-2的B-21预计都要到2030年代初才能真正发挥效力。在海军方面,大批主力舰正在陆续退役,配备高功率探测器、高超音速武器,以及新一代高功率激光武器等的新一代导弹驱逐舰DDG(X)计划到2028财年才开工建造。

大约一年前,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宣布建立奥库斯“三边安全伙伴关系”,美英两国将根据这一伙伴关系协议帮助澳大利亚建造核动力潜艇,但澳大利亚甚至也有可能一、二十年之内都没有新的潜艇。

澳大利亚国防部长理查德·马勒斯(Richard Marles)今年6月份表示,“极端乐观的”的估计是,澳大利亚任何新的核潜艇舰队最快在2030年前准备就绪,他警告说这可能使澳大利亚有一个长达10多年的“能力缺口”。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在2021年度报告中指出,美国和台湾领导人面临的威慑挑战在今后几年会变得更加严峻,未来五年内,美国计划退役一批老旧的作战平台,以期拥有一支规模更小、更现代化的部队,这在中国领导人看来可能是一个“机会之窗”,“在此期间,美军的干预能力最弱。”

报告说,美国拟在2026年退役48艘现役舰艇,256架飞机,其中包括一艘航空母舰、11艘巡洋舰和13艘潜艇。与此同时,中国将台湾置于中国控制之下的政治意愿则会继续坚定不移,而且,所有趋势都表明他们的军事能力将继续增长。

根据中国军队的现代化时间表,2027年为“确保实现建军百年奋斗目标之年”,到2035年基本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

日本防卫省旗下的智库“防卫研究所”在其2022年《中国安全战略报告》中指出,人民解放军的现代化时间表,将2027年、2035年、2050年设定为里程碑之年。在这些里程碑之年,不仅要关注中国的国防费增幅、新式武器装备列装等,还要注意人民解放军的联合作战构想,要“从多方面估算人民解放军的联合作战能力,这一点今后依然重要。”

美国国防部去年11月公布《中国军事与安全态势发展报告》说,如果中国能够如愿以偿,“解放军在2027年的现代化目标可以为北京在台湾突发事件中提供更可靠的军事选择。”

美军威慑力

尽管美军在台海冲突中可能获胜,但是包括兵棋推演在内的各类研究分析都认为,无论胜负如何,美国参战的代价将十分沉重,因此相对美军是否有能力保卫台湾来说,更重要的问题是,美国是否能够维持对中国的足够强大威慑和赫阻力,使其不敢冒然动武。

过去在国防部主管国家安全和防务政策制定的弗卢努瓦曾表示,鉴于中国已有在自己的后院部署比美国更多军力的能力,美国决策者需要更有创意地思考如何影响北京的攻台盘算。她在《外交事务》网站上的一篇文章说,“例如,如果美军有能力在72小时内可以令人信服地威胁要击沉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所有军舰、潜艇和商船,那么中国领导人可能会对例如封锁或进攻台湾三思而后行;他们不得不怀疑是否值得将整个舰队置于危险之中。”

中国航母辽宁号与中国海军的多艘驱逐舰和潜艇在南中国海举行演习。(2018年4月12日)
中国航母辽宁号与中国海军的多艘驱逐舰和潜艇在南中国海举行演习。(2018年4月12日)

华盛顿防务事务智库“国防重点”(Defense Priorities)的非常驻研究员彼得∙哈里斯(Peter Harris)指出,如何阻止中国入侵台湾?简而言之,就是必须让中国领导人相信,征服台湾的成本将超过收益。换言之,美国必须以如此严重的后果威慑中国。

但是,他在最近的一篇研究报告中指出,美国在提高其威慑可信度方面面临挑战。报告指出,美国无法采取哪怕是最基本的步骤来增强其威慑力的可信度。例如,美国不能与台湾签署共同防御协定,也不能公开向台湾部署常规或核力量,因为这样的举动大幅背离当前的政策,也更有可能引发而不是防止中国开战。

这位科罗拉多州立大学政治学的副教授在这篇题为“阻止中国入侵台湾:维持现状”(Deterring A Chinese Invasion of Taiwan: Upholding The Status Quo)的论文中说,美国实际上很难让中国相信,美国不惜在台湾卷入一场可能会变成核战的战争。

他对美国之音说:“在过去的七个月里,拜登政府明确表示,我们不会在乌克兰问题上与俄罗斯直接对抗,因为俄罗斯拥有核武器。中国也有核武器。当我们已经说了七个月,我们不会对俄罗斯如此,那么北京为什么会相信我们将与中国直接对抗,并甘冒第三次世界核大战的风险?”

哈里斯强调,他不是说美国不可能进行军事干涉,而是北京领导人很难相信、或者至少是怀疑美国保台的可信度和决心,怀疑美国有“令人信服的理由”。

哈里斯在论文中指出,鉴于各国只有在攸关自身重大利益的情况下才会开战——尤其是那些可能“演变成核战”的战争,北京的决策者有充分的理由怀疑台湾安全攸关美国的核心利益。这一事关美国利益、战略意图和可能的后果和反应的基本判断很难为一些大声宣示所改变。

美国“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CSBA)的中国安全问题研究员杰克·比安奇(Jack Bianchi)说,中国正在发展一套强大的战区范围核力量,足以穿透先进的防空和导弹防御系统并打击移动目标。

他在写给美国之音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尽管美国拥有优越的战略核武库,但北京可以利用其战区核武器和运载平台来威胁美国的盟友和伙伴,并令人对美国的核安全保障产生质疑。换言之,盟国和合作伙伴可能会越来越多地质疑华盛顿是否会以及如何回应北京对韩国、日本、台湾等地的目标使用核武器。”

美国总统拜登提名接掌美战略司令部的空军上将柯顿(Anthony Cotton)最近警告说,美国的战略计划必须考虑中国加速的核计划。科顿在他的提名听证会上说,中国核能力已经被认为从“最低限度核威慑力”开始有所转变。他说:“我们看到他们的核武力量的惊人扩张。在我看来,这并不反应最低限度威慑力。”

长期以来,威慑战略一直是支撑美军优势的重要理念之一,旨在迫使对方判断采取行动的成本远高于收益,从而决定放弃采取该行动。在台湾问题上,让中国明白它在台海战争中必败无疑的威慑被称为“拒止性威慑”(deterrence by denial),相对的另一种威赫策略 -- “惩罚性威慑”(deterrence by punishment)是指试图说服中国,使其相信即使获胜成本也会远远超过任何可能的收益。

布鲁金斯研究员梅兰妮·西森(Melanie Sisson)在不久前的一份政策简报中说,基于美国国家利益考虑,拒止性威慑的成本和风险在台湾问题上并不合理的,相比之下,惩罚性威慑则是务实的。她说,尽管有许多极具说服力的理由让台湾保持民主、并保持与西方的密切关系,“但这并没有重要到以至于值得奉行这样一个战略,其失败的直接后果是与拥有核武器的对手进行一场高新技术高端战争。” 相比之下,惩罚威慑的策略是务实的。即使失败,它也为美国政策制定者保留了选择权——它既不立即发动战争,也不排除随后决定参战,保卫或驱逐侵略者。

西森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她力主“惩罚性威慑”主要是因为“拒止性威慑”很可能并不可行,另一个原因是该策略代价高昂并且会带来很多风险。她说:“我认为它增加了实际上可能导致冲突而不是避免冲突的可能性。第三个原因是,我认为归根结底,美国在台湾地位问题上的利益并不值得冒与中国开战的风险,而这是拒止性威慑战略的一部分。”

西森说,这并不是说美国不对台湾的地位无动于衷,而是说可以更好地利用威慑来达到同样的目标,而美国的成本和风险要小得多。

同时兼任美国国防部顾问的西森说,美国应制定包括外交、经济、以及军事等行动在内的一个一揽子计划,向北京明确表示如果武力犯台将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国防部副部长、现任战略咨询公司“西方执行官顾问”(WestExec Advisors)管理合伙人的弗卢努瓦在上星期大西洋理事会组织的专访中说,目前是美国名副其实的“国家安全时刻”。她说:“几十年后我们将回首这一刻,看到地缘政治构造板块正在我们脚下移动,世界正在重新调整。” 她称台海局势是最有可能成为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候选者,美国现在需要进行一些不同的投资,需要超越国内政治,以达到威慑结果。

“因为没有人愿意与中国开战。这对所有有关各方都将是毁灭性的,甚至对赢家也是如此,当然对全球经济以及美国人民、朋友和盟友的安全与繁荣也将是毁灭性的。” 弗卢努瓦说。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