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6 2022年6月30日 星期四

乌克兰战争或为中国发挥国际影响力的罕见机会?


屏幕显示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朔尔茨在视频会议上商讨乌克兰危机问题。(2022年3月8日)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被认为是继911事件之后对全球战略安全领域的又一次重大挑战,战争正在演变成俄罗斯与整个西方世界之间的全方位的综合性冲突。在这一可能决定世界未来走向的历史关键时刻,中国如何应对危机日益称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战争虽然从很多方面来说殃及中国利益,令中国深陷两难,但是在另一方面,乌战也为中国提供了一个罕见的机遇,让中国可以利用其与俄乌两国都颇为紧密的双边关系及对俄罗斯的影响力为世界带来和平。但是,如果中国作出错误的选择,就将被视为帮凶并付出相应的代价。

观察人士指出,对中国来说目前是一个决定性的关键时刻,如果北京抓住时机,响应国际社会呼吁,在乌战问题上拉开和俄罗斯的距离,推动、甚至发起和平进程,中国就会获得国际赞赏,展示出前所未有的国际影响力。

中国领导人近年来不断强调,目前世界正在经历所谓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而目前乌克兰战争可能是这场变局中最大的风暴。到目前为止,中国似乎一直试图以中立的形象出现,但北京未来几周将面临一系列无法回避的选择,除了对俄经济制裁问题外,还包括是否会护着俄罗斯免受联合国未来对乌克兰暴行的调查等等,而北京的决定可能会对未来几十年的国际体系的轨迹产生巨大影响。

唯有中国能影响普京?

自危机爆发以来,西方国家一直呼吁中国向俄罗斯施压,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被很多人认为可能是唯一一个能够对普京施加有效影响的人物。

早在乌克兰战争还处在一触即发之际,澳大利亚国防部长彼得∙杜顿(Peter Dutton)在接受澳大利亚媒体采访时说,现在唯一能阻止普京的是习近平的一通电话。

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在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上就俄乌战争局势讲话。(2022年3月9日)
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在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上就俄乌战争局势讲话。(2022年3月9日)

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上星期也对西班牙《世界报》表示,欧洲和美国都无法充当俄乌冲突的调停人,只有中方能做到,而中国必须发挥作用。当被问及“为什么你觉得中国会做调解员”时,博雷利称:“因为别无选择。我们(欧盟)不能成为调解人,这是显而易见的。“ 他说,也不可能是美国。而一定是中国。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指出,乌克兰战争对欧洲乃至世界的未来构成巨大威胁,而现在只有一个国家可能有能力阻止它,这个国家”不是美国,是中国“。他指出,如果中国不是保持中立,而是宣布加入对俄罗斯的经济抵制——甚至仅强烈谴责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无端入侵并要求其撤军——可能就足以动摇普京。

中国跟俄罗斯和乌克兰都保持有良好的关系,在目前乌战各方之间、包括美俄、欧俄之间都严重缺乏信任的情况下,一个各方都能接受的调解人来引领谈判迫在眉睫,中国可能被认为是相对来说各方都可以接受的调解谈判伙伴。

到目前为止,中国尚未表现出有意在国际和平努力方面发挥更加积极的主导作用。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本星期二在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朔尔茨举行视频峰会时仅仅表示说要和德国和法国一起“支持”和谈,此前,中国外长王毅称,中方愿继续为劝和促谈发挥建设性作用,也愿在需要时与国际社会一道开展必要的斡旋。

观察人士指出,如果中国能够在和平谈判问题上扮演更加积极的角色,而不是仅仅和其他国家一道对和谈表示支持,对中国自身利益来说也不乏正面效应。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倡导一个所谓的多极世界,在乌克兰战争问题上彰显出中国不同于俄罗斯的立场将有助于证明中俄并非完全同属一个“新独裁轴心”联盟。

纽约外交关系协会资深研究员张彦(Ian Johnson)对美国之音说,乌战发生以来,世界可能越来越被看成是中国和俄罗斯同归在一个角落,美国和盟友在另一个角落,但是这种两极归类“不符合中国的利益”。

资料照:欧盟委员会外交事务发言人斯塔诺
资料照:欧盟委员会外交事务发言人斯塔诺

欧盟委员会外交事务发言人斯塔诺 (Peter Stano)星期一表示,欧盟希望看到中国在这场危机中发挥调解作用。他说: “鉴于中俄之间不言而喻的关系,中国有可能接触到莫斯科。我们希望中国利用其影响力来推动停火,并使俄罗斯停止对乌克兰平民前所未有的残暴炮击和杀戮。”

观察人士指出,美国历来是欧洲的“安全保障者”,现在欧洲希望中国出面调停制止战争,这意味着在美中两国深陷激烈地缘政治竞争之际,中国将前所未有地在欧洲展示自身的影响力。

伦敦国王学院学者奇诺·里奥尼指出在《亚洲时报》撰文称,如果中国成为调停者,对西方来说既有弊又有利。他说,虽然这将提高阻止战争的可能性,但是如果中国引领有关各方实现新和平,这将成为北京的重大外交和公关胜利,同时也将成为美国的挫折。

里奥尼指出,很明显,北约和美国只能试图威慑俄罗斯,但无法与之谈判,而中国可能是唯一能够阻止俄罗斯入侵的国家。他说,事实上,媒体中也有报道说,在过去的几个月里,美国官员也曾与中国官员接触,要求他们阻止普京。这位中国问题专家提醒说,如果中国发起在北京举行和谈,这将具有非常强大的象征意义,”可能让人想起1978年和1993年的戴维营或奥斯陆协定,并可能破坏美国作为全球秩序守护者的形象。“

然而,在另一方面,政治观察人士也指出,除了意愿之外,中国是否有能力也值得怀疑。里奥尼也质疑中国对俄罗斯的影响力到底有多大。他说,对普京来说,乌克兰是重中之重,莫斯科可能会将中国的努力视为干涉。他说:“因此,只要冲突没有蔓延到乌克兰以外——例如,蔓延到欧洲或地中海——中国对克里姆林宫的影响力将是有限的。”

朋友和利益的选择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曾将普京称为他“最好的知心朋友”。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入侵乌克兰之前前往北京与习近平会晤,两国高调宣布了“友好没有止境,合作没有禁区”的所谓的坚若磐石的紧密关系。北京冬奥会一结束,俄罗斯开始入侵乌克兰。普京的中国之行被认为拿到了中国对他的坚定支持,导致其大胆冒险开战。而随着中国被很多人认为是俄罗斯的帮凶,世界也似乎被进一步推入两个对立的阵营,一边是中国与俄罗斯结盟,另一边是美国极其伙伴。

然而,最近的一系列迹象显示,中国或许意识到,这样的两极世界这并不符合中国的长远利益。

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高级研究员何瑞恩(Ryan Hass)说,虽然很多人认为,中俄都必须被视为共同的敌人。但是,自动默认这样的结论还为时过早。他在布鲁金斯学会官网上撰文指出,现在是美国展开他所谓的“安静外交”的时刻。

何瑞恩建议说,中央情报局局长比尔∙伯恩斯将是领导美国开展此类外交的理想人选。伯恩斯谙熟对俄事务,也颇受北京尊重。

到目前为止,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已经两次主动跟中国外长王毅通电话,讨论乌克兰问题。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高级研究员、普利策新闻奖得主张彦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高级研究员、普利策新闻奖得主张彦

国际战略问题专家张彦(Ian Johnson)说,美国一直在尝试提出一些美中可以合作的领域,人们常常说我们有很多共同点,可以在很多领域进行合作,但是说来说去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打击恐怖主义和气候变化。他对美国之音说,所以也许在乌战问题上的合作能成为一个更重要的领域。但是,他同时指出,很难知道中国是否愿意与美国合作。他说:“我的感觉但是中国的外交政策仍然非常关注中国自己的具体问题,比如台湾,人权和贸易,中国倾向于不参与不直接影响到中国的问题。”

曾任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事务主任的何瑞恩说,华盛顿和北京在未来几个月的决定可能会对未来几十年的美中关系乃至国际体系的轨迹产生巨大影响。

美国汉普郡大学和平与世界安全研究名誉教授迈克尔·克拉尔(Michael Klare)说,中国在发挥调解人作用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目前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他对美国之音说,加强与俄罗斯的关系对北京来说是一种负担,如果不谴责俄罗斯,不拉开跟俄罗斯的距离,中国将被视为普京的帮凶并付出相应的代价。但如果北京抓住时机,与莫斯科脱钩并采取行动制止战争,发起和平谈判,国际社会就会正面积极看待中国,中国就将获得国际支持和赞赏。

中国长期以来一直竭力塑造一个负责任的大国的形象。克拉尔对美国之音说,如果中国被视为俄罗斯的同谋,“这将意味着它永远不会再被视为负责任的世界大国。”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本星期表示,没有哪个国家会比中国对俄罗斯侵略乌克兰的暴力有更大的影响力,而欧洲目前的危机使中国处于一个作出"选择的时刻"。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录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VOA卫视最新视频

专访香港活动人士敖卓轩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5:09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