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31 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中国取代美国领导亚洲?专家:亚洲会出现多元领导


中国北京天安门广场

川普总统结束亚洲之行,继续强调其“美国第一”和“美国优先”的政策,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中国会趁机取代美国,成为亚洲的主导力量。然而,来自美中两国的专家都认为,中国要填补美国在亚洲的权力空白,并没有那么容易,亚洲有其他的选择。

川普的不确定性给中国提供了确立领导地位的机会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近日举行“中国力量”年会,在年会上,专家们专门就“中国是否会利用川普政府的不稳定来稳稳确立在亚洲的领导地位”进行辩论。辩论的结果是,专家们认为,中国确立在亚洲的领导地位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美国离开亚洲后,亚洲最有可能出现的是多元领导。

值得一提的是,在辩论开始前的调查中,70%以上的与会者认为,中国一定会利用川普政府的不确定性来确立自己在亚洲的领导地位,但是,辩论结束后,只有33%的人相信中国可以确立在亚洲的领导地位。

陈定定是中国广州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教授,也是智库海国图智研究院的院长。他在研讨会上为中国将成为亚洲领导的立场辩护,不过,他的立论是,中国可以成为亚洲的领导,但是亚洲的领导不止一个。

陈定定认为,川普政府的政策在全球、在亚太地区,甚至在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双边关系中都造成了不确定性,而这种不确定性损害了美国在全球的形象和地位,从而给中国带来了一定的机会。

他说:“美国从亚洲退出,如果是持续性的话,确实会为亚洲的其他国家留下施展的余地,但是中国不是唯一的国家。其他国家,亚洲的大国日本、印度以及其他国家都可以采取措施确立他们在亚洲和其他地区的地位。”

他解释说,中国能否确立在亚洲的主导地位其实取决于多种因素,包括中国国内的问题、亚洲其他国家的发展、日本、印度以及东盟(ASEAN)作为一个整体、以及中国在亚洲崛起的长期轨迹等。

亚洲的领导会是多元的

他认为亚洲可能出现多元领导的一个例证就是日本取代美国获得了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领导地位。

在日本的推动下,在越南岘港出席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会议的11个亚太区国家的贸易部长,将TPP改名为《全面且先进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PTT),并与上周达成框架协议。

华尔街日本专栏作家安德鲁·布朗尼(Andrew Browne撰文说,TPP 得以保留是对一个简单化概念的挑战,即认为美国主导的亚洲秩序将让位于中国主导的亚洲秩序。

陈定定说,亚洲的任何一个有能力和有意图在亚洲和其他区域确立主导地位的国家都可以这么做。他说:“亚洲的领导权是多元的,不仅仅局限在某个国家,不仅局限于美国,也不仅仅局限于中国。所以,谁是发挥领导作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利益是公共的、集体的以及包容的,这其中中国当然也有机会。”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中共19大报告中为中国未来的长期发展确立的目标。习近平表示,到2050年,将把中国建成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领先的“现代化强国”。

陈定定说,未来中国应该要从“负责任的大国”,变成“负责任的领导”,以谋求自己和其他亚洲国家的共同利益为自己的目标。

中国还无法满足亚洲“领导”的标准

美国智库保尔森基金会的副主席方艾文(Evan Feigenbaum)说,中国崛起,亚洲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引擎,资本的来源都是不争的事实,虽然中国是这其中的重要部分,但是,亚洲的改变并不以中国为中心。

他也以美国退出TPP为例强调,美国在经济上退出亚洲后,是日本和澳大利亚站了出来,成为“搭桥”的国家。

他说,中国要成为亚洲的领导国家,必须满足以下几条标准,但是在他看来,中国并不能满足这样的标准。

他说: “第一,你的经济可以让你变成战略大国;第二,你需要一个大的战略理念,最大限度地发挥经济、军事和外交力量,从而实现你的宏大战略目标;第三,你有一个大家都希望模仿和超越的模式,并且这个模式也能够被复制和超越;第四,作为领导,你必须有追随者,没有追随者,你不是领导,只是孤家寡人;第五,你必须有能力把你的对手赶出去;第六,你有能力争夺主导地位。”

方艾文一一解释了这几条标准。他说,中国经济确实在增长,与亚洲的其他国家的经济融合程度也很高,但是,这种经济上的融合并没能克服安全上的背离。经济与安全的二元背离几乎出现在中国与所有亚太国家的关系中。所以,中国的经济力量并没有演变成战略力量。

在第二条标准上,方艾文说,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以及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都存在问题。他说,从第三点来说,中国“威权政治下的经济发展模式”在别的国家并不容易复制。

第四,中国的周边国家并不是中国的盟友,甚至也不是追随者。中国不仅被大国包围:例如,日本、印度和美国、也被中等国家环绕。中国周边有别国的远洋海军、有拥核国家、有经济上不需要依赖中国的国家。方艾文认为,从全世界范围看,中国的吸引力与中国的金钱有关。他说:“没有钱,就没有中国的领导地位”。

最后一点,他说,中国并不能把美国从亚洲赶出去, 无论是从地理、历史、经济重要性以及战略现实角度来说,美国都不会离开。他还说,事实上,中国周边所有国家都希望美国以某种形式继续留在亚洲。因此,中国也没有能力争夺最后的主导权。

他说:“只要美国在亚洲有盟友、有前沿部署的军队、有公司在,有领先的技术、投资和贸易,有好的政策,中国就不可能发挥领导作用,因为他们有很多的竞争者。”

他最后说,亚洲将会成为“多元的”亚洲。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最大的挑战是,日本和澳大利亚等国是不会接受中国的“独裁”统治的,而美国最大的挑战是“亚洲可能成为亚洲人的亚洲”。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