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8 2020年9月26日 星期六

“没有免费午餐”—— 中国在东南亚的疫苗外交


各国都在加紧研发新冠疫苗

随着中国研发的COVID-19新冠疫苗进入三期实验,北京及其大型制药公司开始许诺有战略利益的国家使用疫苗的优先权。在南中国海问题上与中国有领土争议的东南亚国家成为了北京疫苗外交的一个重点。

中国外交部在7月承诺将为菲律宾提供疫苗的优先使用权。中国大型制药公司科兴生物(Sinovac)在8月与印度尼西亚国有制药公司PT Bio Farma签订协议,将未来每年为印尼提供2.5亿只疫苗。9月初,杨洁篪访问缅甸,承诺中国疫苗研制成功后愿意优先同缅甸分享。

“对于这个地区很多国家来说,不管他们在南中国海或是其他问题上对中国有什么不满,新冠疫情是首个要解决的问题”,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东南亚问题专家格雷戈里·波林(Gregory Poling)对美国之音说。

“他们可能觉得北京咄咄逼人,或是不愿意在冲突中保持缄默,但是如果中国疫苗是他们唯一能够获得的疫苗,那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波林补充道。

“我非常担心中国选择疫苗最惠国”,美国乔治城大学全球公共卫生法教授拉里· 高斯廷(Lawrence Gostin)对美国之音说,“这些国家需要付出很高的代价…而救命的疫苗不该涉及政治和影响力考量。”

新冠肆虐东南亚

东南亚国家对于新冠疫情的控制并不理想。根据统计,印尼和菲律宾是该区域确诊人数最多的国家,分别有20万和近25万确诊病例。两国政府在疫情开始时都应对不力,也招致了当地民众的批评。

新加坡目前有近6万确诊病例。而公共卫生条件不佳的缅甸,最近也出现了新冠疫情的爆发性增长。

“有效疫苗的价值不可估量”,高斯廷说,“这将是近代史上最重要的医学资源。拯救生命,重启经济。“

在全球新冠疫苗研究中,美国、中国、英国都处于领跑者行列。目前,中国有两种灭活疫苗以及一种腺病毒载体进入三期临床试验。中国说,科兴的CoronaVac疫苗已经被证明足够安全,并说高危的公共卫生从业者已经接种此疫苗。但与此同时,中国在巴西、印尼和其他地方的大型临床试验还需要个把月才能得出科学结论。

美国和英国也有数个潜在的有效疫苗进入三期。不过在东南亚,只有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和美国制药厂商Arcturus Therapeutics联合研发的疫苗进入了人体试验阶段。

饱受新冠折磨的印尼和菲律宾缺乏研发疫苗的条件,他们知道自己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国外。然而,包括美国、英国、日本在内的发达国家政府已经提前与各大药企签订购买协议,美国卫生部长阿扎尔则表示只有在本国疫苗需求全部满足后才会考虑与他国分享疫苗。

“即使他们想要购买疫苗,他们也得排队,东南亚国家的选择似乎只有中国和俄罗斯”,波林说。

搁置争端 先拿疫苗

中国境内的新冠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相比其他国家,中国可能有更多的迂回余地来与其他国家分享疫苗。

尽管新冠肆虐,今年北京对于南中国海的主权声索咄咄逼人,招致美国和相关声索国的不满。美国国务卿蓬佩奥7月宣布中国在该区域开采资源的做法是非法的。8月,澳大利亚代表团在一份对联合国的正式声明中也使用了这样的字眼。

特朗普政府8月底宣布对24家公司实施制裁,这些公司参与了九段线内中国建设人工岛的项目。

与此同时,东盟国家在今年早些时候也采取了更加强硬的立场,印尼联合其他国家,希望推进涉及南中国海的《中国东盟行为准则》。越南作为轮值主席国,公开批评中国在该区域引起冲突的行为。

波林说,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并不认为越南能够优先得到中国疫苗。

“越南已经预订了一大批的俄罗斯疫苗,这告诉你河内对于需要依赖北京的想法有多么排斥”,他说。

此前,人们期望印尼能够在东盟与中国在南中国海问题的磋商中起主导作用。然而,随着印尼国内新冠疫情的爆发---在过去10天,该国的病例从不到两万例增长到20万例----地缘政治被放到了一边,“寻找有效疫苗已经成为了最重要的任务”,帕拉马迪那大学(Universitas Paramadina)外交学院院长西斯卡·巴巴旺宁迪亚斯(Dr. phil. Shiskha Prabawaningtyas) 对美国之音说。

她补充,印尼政府和媒体似乎都对中国的疫苗采取比较欢迎的观望态度。

“包括社交媒体在内的传媒似乎都更加聚焦在(中国)疫苗具体什么时候能研制成功并投入使用”,西斯卡说,“中国也希望通过将疫苗输出到东南亚国家而占据未来的疫苗生产线。”

菲律宾方面,该国总统杜特尔特由于对疫情处理不利而在国内饱受批评。他在7月发表全国电视讲话时说,已经请求习近平优先考虑将疫苗分享给菲律宾,同时他说不会在南中国海问题上与中国冲突。“中国称对西菲律宾海拥有主权,我们也表明拥有主权,但是他们有武器,我们没有,就这么简单”,杜特尔特说。

波林说,从这些例子可以看出来,获取中国疫苗是要有地缘政治方面的代价的。

“我认为中国外交官不会去说,你们要支持我们的立场来换取疫苗,但是期待值就是这样。如果你想要优先获得疫苗,那么你必须不能踩到中国的红线,而南中国海就是其中之一。”

缅甸也是一个需要关注的国家。缅甸即将在今年11月举行大选,“中国希望目前的执政党、国务资政昂山素季(Aung Sang Suu kyi)领导的缅甸全国民主联盟能够胜出”, 缅甸活动人士,智库坦帕迪巴研究所(Tampadipa Institute)所长钦佐温(Khin Zaw Win)说。他补充道,这届政府与中国的关系良好,包括中缅经济走廊这些项目都基本落实,中国希望继续扩大其在缅甸的影响力。

“一个成功的疫苗只会加强这层关系”,钦佐温说。

但是他补充,大部分民众对于中国疫苗和中国提供疫苗的动机都充满不信任,与此同时,缅甸会为疫苗的优先使用权付出代价,这包括进一步扩大与中国的经济往来。

所有领跑的中国制药企业都拥有自己的制药设施。国有的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每年能够生产2亿只疫苗。目前,北京没有公布与其他国家达成协议的细节。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全球卫生高级研究员黄严忠肯定了中国愿意与其他国家分享疫苗的做法,但是他说,中国高调的疫苗外交是有风险的。

“我认为一方面来说,这跟美国的疫苗民族主义相比,中国至少向第三世界国家,或者一带一路国家提供了疫苗”,他对美国之音说,“但是这样做也有一定的风险。在这些国家无法进行舆论控制,一旦这些疫苗在这些国家出现了严重的不良反应,或者说被认为不够有效,当地如果出现争议,这实际上对中国的国际形象会造成不良影响。”

波林则认为,马尼拉是最可能出现反中情绪的地方。

“南中国海带来的反中情绪,以及杜特尔特由于新冠应对不利支持率降到低点,如果中国的疫苗外交真的适得其反或造成公众愤怒,这大概率会发生在马尼拉",他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