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43 2024年2月22日 星期四

中国发布服务业纾困政策,要求外卖平台降低服务费


资料照:中国武汉露天集市(2020年,法新社)
资料照:中国武汉露天集市(2020年,法新社)

近日,中国国家发改委联合14部委印发《关于促进服务业领域困难行业恢复发展的若干政策》,提出了43项具体政策,希望帮助服务业领域困难行业渡过难关、恢复发展。

中国发布服务业纾困政策,要求外卖平台降低服务费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8:28 0:00

具体来看,政策措施主要包括三大方面:一是普惠性扶持纾困措施。包括延续服务业增值税加计抵减等财税政策、提高失业保险稳岗返还比例等就业扶持政策、分类实施房租减免政策等10项具体内容。二是针对性扶持纾困措施。针对餐饮、零售、旅游、公路水路铁路运输、民航等5个特殊困难行业,提出共计31项具体措施。三是精准实施疫情防控措施,强调要坚决防止和避免“放松防控”和“过度防控”两种倾向,对各级政府科学精准实施疫情防控措施提出具体工作要求。

“这个政策看起来还挺重要,但是起的效果其实不大,今年整个都是要减税降费,服务业说是重点扶持对象,可是零容忍时间太长了,这些政策做起来都没什么实质性效果,因为服务业都死得不行了”,中国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经济学家这样告诉美国之音。

经济学人智库经济分析师徐天辰 (照片由本人提供)
经济学人智库经济分析师徐天辰 (照片由本人提供)

位于北京的经济学人智库的经济分析师徐天辰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分析说:“政策的核心考虑就是保就业和保市场主体。服务业对于就业的占比是非常大的。而且整个经济趋势来说,服务业的比重会在整个经济领域不断上升。所以,如果服务业受到的冲击比较大,传导下去可能是就业的压力进一步增大。”

他认为,如今的服务业确实面临非常严重的困难:“第一原因就是疫情。当然服务业包括线上的像什么金融啊,电信啊, IT啊,他们受的影响比较小。但是跟人的流动性,或者线下活动相关的,他们受的冲击其实非常大。”

徐天辰提到的第二个原因是之前的严厉管控:“去年的政策,不光是宏观经济,还有监管的政策,其实都是偏紧的。比如说我们在科技行业,互联网行业,对于一些行业有整顿,对于这些行业的就业和增长都有比较显著的冲击。然后这个反过来也会导致对服务业的需求出现了下降。所以,结合这几个因素吧,导致服务业现在相对来说比较困难。”

要求外卖配送平台降费乃“慷他人之慨”?

纾困政策里面有一项内容尤其引起很多人的关注:“引导外卖等互联网平台企业进一步下调餐饮业商户服务费标准,降低相关餐饮企业经营成本。” 政策公布当日,中国最大的外卖平台提供商美团股价立刻下跌14.86%,饿了么的母公司阿里巴巴港股当天下跌2.85%,美股也于当晚跌去4.37%。

曾经在国内从商,如今旅居日本的时评人五岳散人认为,这项政策是一个“慷他人之慨”的举措。

时评人五岳散人 (照片由本人提供)
时评人五岳散人 (照片由本人提供)

他告诉美国之音:“美团每年外卖平台给他贡献的利润,只有8点多亿。虽然美团外卖覆盖面非常大,大概占中国外卖市场的60%。但是给美团的利润贡献不如其他的业务。他(政府)再让美团把这部分利润让出来的话美团就不能干了,肯定股市马上就下跌。美团牛逼在于他覆盖面广。如果把这部分业务弄成赔钱买卖,那覆盖面没了更麻烦。所以这是慷他人之慨,补贴你要自己花钱啊,那他用美团这部分,砍削商业机构的利润,自己不花钱,还能落个好名声。现在一般都妖魔化资本家嘛。”

根据美团公布的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餐饮外卖总体盈利8.76亿元,利润率为3.3%。早在疫情初期,中国国内各地的餐饮协会就曾发出呼吁要求美团和饿了么等平台公司减免佣金。2021年3月两会结束之后,发改委也印发《加快培育新型消费实施方案》,提出引导外卖等网络平台合理优化中小企业商户和个人的抽成、佣金等费用。美团和饿了么在5月双双推出“费率透明化试点”,把之前约为20%的固定佣金拆分为“技术服务费”和“履约服务费”,但是最终落到商户和消费者身上的花销,并没有显著变化。

位于北京百子湾的王超,之前有过不少年的酒店餐饮经营经验。他从今年初开始经营一家名为“布衣一食”的麻辣烫和冒菜餐饮店,只送外卖不做堂食,每天能从美团和饿了么两大平台接到大概50-70个订单。

王超告诉美国之音,他对餐饮品质尤其在意:“每一个餐品,出餐时间,送餐时间,我们都有一个很好的把控。一切都是由主厨操刀料理,所有食材的采购我们自己操作,包括汤的底料熬制都是自己做的,不是市场上卖的调料包。”

目前,王超需要付给平台的佣金大约为订单金额的22%。他说:“对于餐饮商家尤其是疫情阶段的话,22%还是比较重的。因为目前人工的工资,一些能源的消耗,以及最大占比的房租,都比较高。其实在我们餐饮业界,实际能拿到手里的利润也就20%左右。那么22%的平台佣金算是比较高,但是这得看有没有数量。如果说量很大的话,还是没有问题的。”

虽然政策已经发布,王超还在等待具体落实:“发改委这个文我也看到了,也注意到了,但是这个具体落实还需要一定时间。所以说我们也是在等待相关的一些部门,比如说美团啊饿了么啊,跟我们商户进行一些官宣。”

五岳散人认为,如果美团严格落实政策,外卖抽佣很可能变成赔钱的业务。

他说:“如果他要这么干的话,其实有两个后果。第一个,他响应号召,我就不挣钱了,我只要市场占有率,我可以在这么大的盘子,这么满的情况下,干其他事,那这是一种生存之道。还有一种生存之道是,因为美团大量的收费是要付给外卖骑手的。那美团就说,我少付你们几百万(骑手)的钱。所谓的灵活就业人士,其中这种外卖、快递,占比很大的。你要是用这种打土豪的方式,那最后伤害的还是这些人。”

零容忍原则下的纾困政策是否可行

《政策》中的“精准实施疫情防控措施”里提到,要坚决防止和避免“放松防控”和“过度防控”两种倾向,并且明确规定,“不得禁止低风险地区人员返乡;不得随意扩大中高风险地区范围”,以及“不得随意延长集中隔离观察期限”。

关于“精准防疫”,也就是说既要防疫,又不能影响社会运作,五岳散人认为,实施起来非常困难。

他说:“地方政府一是没动力,二是没能力。他从来就没有建立过真正意义上的公共服务体系,和志愿者柔性管控的这种模式。上面说你最好没有病例,有病例就会出问题,影响你的仕途。到底是我把你人关起来,最多受个申斥,受个小处分好,还是我这官丢了好呢,权衡一下,谁排在前就很正常了,就这么简单。他想执行这个政策,但是现实让他们不太可能真能做到这些事,很困难。”

徐天辰认为,发改委发布的这个纾困政策,是整体的一个政策趋势变化的一部分:“我们可以看到,国家其实在其他的不同的方面也采取了一些行动。比如说对于房地产,之前的监管现在有一些松动,包括降息。还有中国现在开始尝试混打疫苗,试图给居民更好的疫苗保护。各方面试图去重新提振经济的活力和需求。但是政策并不能立竿见影,所有的政策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来产生效果。”

王超告诉美国之音,外卖平台因为中国这边刚过完春节,再加上疫情,目前还没有很多人回北京,所以外卖暂时做不到太多订单,不过他并没有很发愁。他说:“现在政府信息比较透明,发改委的文出来之后,相应的方案应该会陆续出来,会有一个有利的政策。这个我并不担心,我还是比较乐观的。”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2/22【时事大家谈】金厦水域翻船事件,北京借机下大棋?中国准备在印太地区打一场“持久战”? 嘉宾: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副研究员舒孝煌博士;台湾制宪基金会董事宋承恩先生 主持人:平章

XS
SM
MD
LG